中国楹联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总共2292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16722|回复: 58

【联理争鸣】字类系统的词义学诠释〔修订一稿。续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8-24 10: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read_mode!
字类系统的词义学诠释 湖南益阳孙则鸣   对仗修辞要的是一种对称的形式美。实现对称的途径很多,古人主要是通过相同字类相对来实现。本文将借鉴现代词义学知识,对字类系统作出现代化的诠释。      一、词义学里的几个概念。   〔一〕从意义来源角度考察,词义可分为结构意义和指称意义〔又叫词汇意义或概念意义〕两种。现代虚词一般只有结构意义,而实词具有指称意义。实词又可分表物词和表征词;表物词能独立指称客观事物,包括名词和代词。表征词只表达客观事物的动态或静态的特征,包括动词、形容词、数量词和副词。〔注1〕   〔二〕词义的相互关系主要有四种:同义〔包括等义和近义〕,反义,类义和上下义。   “类义指的是某类相似之处的事物、性状、动作等的意义。例如:‘红’、‘蓝’、‘黄’、‘白’、‘黑’等都有表示颜色的意义。‘父亲’、‘母亲’、‘叔叔’、‘伯伯’、‘妹妹’、‘哥哥’等,都有表示称谓的意义。”〔注2〕上下义指上下级类属关系。如“颜色”和“称谓”为上位义词,“红蓝黄白黑”和“父母叔伯兄妹”为其下位义词。又因词大都多义,类义关系也具有交叉性和灵活性。如“教授”既可与“副教授、讲师、助教”形成“职称”类义词,也可以与“研究员、高工”等构成“高知”类义词。   同义和反义是类义的两个极端,二者同中有异,异中见同,共同隶属于类义。以“热、暖、冷”为例,“热”和“暖”温差不大为同义,“热、暖”和“冷”温差很大为反义;“热、暖、冷”又都是从属于“温度”的类义词。这虽然是个极端例子,却可类推。   同义词和反义词之间还有大量中间状态的类义词,例如同属于“树”的“松树、柳树、枣树”,同属于“运动”的“骑马、射箭、划船”,它们是处于同义与反义中间的类义关系,所占的比例最大。〔注3〕     二、字类就是典型的类义系统。   只要把上面的“词”改成“字”就基本上适应于字类。有的语法教材称类义词为对义词〔注4〕;对义就有意义对称的含义,上位义就是它们的“类似点”。   字类归类的目的单纯狭窄,只要能在感知上造成大致对称的印象即可,故分类标准比自然科学的类义词更灵活宽松。其一,它的上下义不局限于最直接的类属关系;层次不同而能给人以对称印象的也被归为一类,例如“叫”与“吼、嘶、啼、啸”是上下位关系,在对仗里却被归为一类;其二,它的类义关系与词性没有必然联系;当“类似点”十分鲜明时,词性乃至虚实死活都可以超越。举几个典型例子:   ①回日楼台非甲仗,去时冠剑是丁年。〔温庭筠《苏武庙》〕。副词“非”和动词“是”均有“判断”义〔“非”为语助字,“是”为虚活字〕;②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杜甫《登高》〕动词“无”和副词“不”都有“否定”义,名词“边”和动词“尽”都有“边际”义〔“无”“尽”为虚活字,“不”为语助字,“边”为实字。〕③独角兽,比目鱼;眇眼蛇,四脚猫;无毛鼠,千足虫。形容词“独”有“一”义,动词“比”有二义〔《说文》:二人为从,反从为比。〕,动词“眇”〔独眼〕有“一”义,动词“无”有“零”义,它们与数词“四”“千”,均为数目字。这些类义字尽管词性和虚实死活不同,不但可对,而且是工对。这虽然是极端的例子,其原则却是可以类推到所有字类的。   更通俗地说,只要共有某种相同义项的字就是类义字。   如果只求字字工对,便无需任何语法或虚实死活之类的理论指导,因字求类即可。因字字工对只能是理想境界,实际创作需要有更宽松的法则,这就是古代虚实死活理论的由来。      三、字类的虚实死活概说。   工对的类似点往往是具象鲜明、层次较低的下位义。提高类似点的层次,使之更抽象而增强概括性,就形成了以“有无虚实死活”为纲的多层次的类义系统,如图所示:   图1      按:①有指称意义的字称为有义字,只有结构意义而无指称意义的字称为无义字;②部分字类身兼双职或多职,这是因字义的多重性导致,后面将有详论。       四、词类和字类的区别。   词类和字类表面上完全相同,却有本质的区别。词类是语法的分类,它把把组字成句功能相同的词归为一类。字类是修辞学的分类,它把能形成对称美的类义字归为一类,而不考虑其语法功能。   区分词类也需要类义关系作辅佐;它首先归纳出类义系统,然后把语法功能相异者剔除出去。例如“喜欢、高兴、厌恶、厌倦”都是表“心理活动”的类义词,因“喜欢、厌恶”可带宾语被归入动词,而“高兴、厌倦”不能带宾语,就被排除出去〔归入形容词〕。因此,词类披着类义系统的外壳,实已经蜕变为纯粹的语法功能系统了。字类和词类还有其它区别,可参见拙文《浅论对仗对称的基本单元》〔注4〕   字类和词类的大致对应关系为:语助字——虚词,名称字——名词,指代字——代词,活字——动词,性状字——形容词+副词+拟声词,数目字——数词,方位字——方位名词。上述词类只要把被语法功能筛出去的那一部分补充回来,也就变成了字类。      五、虚实死活与对仗的宽严   〔一〕最宽对称法度。词类大类是两分法,它根据语法功能的区别为实词和虚词。字类是三分法,它根据可对性分为实字、虚字和语助字。最宽松对仗法则为:虚对虚,实对实,语助对语助。     〔二〕次宽对称法度:语助对语助,实对实,活对活,死对死。   1、语助字过于抽象,通通可以互对,故不再细分亚类。2、实字含名称字和指代字。名称字最具象,故其细分的亚类最多〔后面再论〕。3、活字具象程度不如死字,前人不再细分亚类。介词和动词都属于活字。介词多为动词虚化而来,往往难以区分,只要后面带有宾语者,一律以活字论之即可。4、死字包括性状字、数目字和附着在其它字词后面的方位字。性状字大致对应形容词、副词和拟声词,它们都是表客观事物的静态特征的字词,无原则地可以互对相对;副词大都是形容词虚化而来,二者最难区分,我们一律以性状字视之,可免除词性辨析之苦。   〔三〕两栖字类。语助字意义抽象空灵。实字和虚字内部只要是意义比较抽象空灵者〔包括抽象指代字,判断字,副字,介字,方位字〕,大都可以与语助字相对。下面择要说明:1、方位字三栖于名称实字、虚死字与语助字之中;2、判断字有的是动词,如“为、若、谓、曰、如、似、系、是”,有的是副词,如“非、乃、即,唯”,一律以判断字视之即可,用不着细究词性;3、虚实对〔又称双字对〕,包括同义连用字、反义连用字、联绵字和叠字,它们可虚可实,词性不定。虚实对主要倚仗结构形成对称美,故虚实可以互对。4、数目字连用可视为同义连用字,故常与其它虚实对对仗,例如:峡内淹*留*〔动〕客,溪边四*五*家。〔杜甫《溪上》〕锦里烟*尘*〔名〕外,江村八*九*家。〔杜甫《为农》〕△近接西*南*〔方〕境,长怀十*九*泉。〔杜甫《秦州杂诗》〕      六、字类小类的细分法则。   前人归纳的小类,《词林典腋》三十七类,《诗腋》三十六类,王力在此基础上归纳为十一大类二十八小类。它们主要是名称字。这些字类的归纳有许多缺陷,主要有两点:1、归类不全,挂一漏万;2、缺乏科学严谨归类的法度,不能类推;3、如同门类相对是工对的依据,然而很多不同门类相对同样很工。我们必须着重探讨规律和简易而严谨的法则,只有这样才能驾繁驭简,摆脱照本宣科的局面。   王力正确指出:“范畴越小就越工整。”这里的范畴就是指类义的范畴。范畴大小取决于上下义层次的高低。类意义越抽象,层次就越高,对仗也越宽松;类意义越具象,层次就越低,对仗也越工整。对称美的欣赏主要诉诸形象思维,具象语言的作用举足轻重,分类最细;抽象语言只能作为辅佐,分类最粗。故语助字只归一类,而实字里的名称字分类最细。王力所归纳的名称字上下义关系和类义关系大致如图所示:   图2      从此图可以清楚看出:①作为类似点的上位义越具象,层次就越低,对仗就越工整;②不同小类所共有的上位义距离越近越工,越远越宽。   2、现有小类应当可以继续细分。我们在图2里对人伦门作了示范性的细分。又如地理门可下分为陆地门和水域门;陆地门可下分城镇门、乡村门……余可类推。   继续细分小类的作用不可忽视,如人伦门里的“父、兵”、“臣、农”、“妻、僧”相对就很难说是工对;真正的工对应当是范畴更小的“父子、君臣、夫妻、僧佛”相对。   3、既然“范畴越小越工整”,其它虚字也应当可以细分,其细分也必然有加强工整的功能。①性态字至少可以归纳出三个亚类:内在性质门〔如:好、坏、冷、热、伟大、勇敢、聪明、平常……〕,外表状态门〔如:长、短、大、小、平坦、整齐……〕和颜色门;②活字至少可以细分三个亚类:动作变化门、心理活动门和判断门。古人虽然没有从理论上如此细分,在实际创作中却是如此求工的。   4、同义字和反义字是类义字的特款,其范畴必然很小。因合掌的避忌,除等义字不宜对之外,所有近义对和反义对一定是工对;特别是反义对,不但范畴小,且有感情色彩的强烈对比,是极有特色的工对,特受诗家青睐。可以认为反义对是活字、性状字、方位字形成工对的最主要形式。   5、昔人字类的归纳决不是唯一方法。因字有多义,采用不同义项作为类似点,就可以归入不同的门类。以“日月”为例,论位置属天文;论季节中的作用又归入时令门。又如天文的“霜、雪、霰”与地理的“冰”就可以归为“固态水类”;天文的“烽、火”与地理的“城、池、关、塞、”就可归为“战争防御体系类”,它们相对应当最工。余可类推。   6、无论何种工对,必须以具有某种“类似点”为基础。王力曾经指出,歌舞、声色、心迹、老病、诗酒、金玉、人地、人物、兵马等等,尽管不同门类,由于经常连用,如果用为对仗,也被认为最工。其实根本原因不在于经常连用,它们必然有其他角度的“类似点”:“歌舞”“声色”属于“娱乐类”,“诗酒”属于“文人雅事类”,“兵马”属于“战争装备类”,“金玉”属于“首饰类”,“老病”都是人体的不良状态,“人地”属于“天人合一的哲学观点”,“心迹”则是因为心事常常留下形迹,也有类似点。      六、细分小类更简捷的法度。   在理解上述法度之后,我们完全可以抛开固有的门类束缚,也不考虑什么语法结构和虚实死活,完全临时根据每个字〔或字截〕的意义,寻找有相同上位义项的字眼属对即可,其类似点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选定,例如:时间、地点、固体、液体、地名、否定、心理活动、文艺形式、网络、工业、军事……均可作为属对的依据。前面已有很多示范,再如“问西湖何日移来”对“登高阁方才悟得”〔 题秀峰湖湖心亭〕此联“何日”对“方才”,词性和虚实死活都对不上号,其实它们都表“时间”,故可属对。如此理解,将驾繁驭简,字类的辨析将变得十分简单。   唯有不能字字工对的情况之下,我们才考虑虚实死活。后者是其它文章讨论的范畴了。此外,还有一种超越类义关系的更灵活的法度——字面对,它牵涉到对仗理论里的“象似性原则”,我将另文专论。〔注5〕      注解: 〔注1〕以上论述可参见彭泽闰、李褒嘉《语言理论》〔中南大学出版社2000年出版〕第268至269页。 〔注2〕电大现代汉语讲义编写组编写的《现代汉语讲义》上册〔中央电大出版社1985年出版〕第192页。 〔注3〕以上论述可参见华邵《语言经纬》〔商务印书馆2003年出版〕第325至337页、曹炜《现代汉语词义学》〔学林出版社2001年出版〕第103至115页。 〔注4〕见:http://www.duilian.cn/bbs/dispbbs.asp?boardID=52&ID=38242&page=1 〔注5〕因篇幅关系,本文有较大删削,详论请参见:http://www.zhgc.com/bbs/dispbbs.asp?boardID=2&ID=118637&page=1 tid=192103 

!attach_nopermission_notice!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发表于 2008-8-28 17: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酒债寻*常*〔形〕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

这个应该是借"寻常" 的量词意去对数词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28 21: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寂寞西风在2008-8-28 17:59:11的发言:

酒债寻*常*〔形〕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

这个应该是借"寻常" 的量词意去对数词的~~

王力的确是这么解释的。这么解释当然不算错。但是我们应当明白,同义连用字可以和两个数目字连用相对形成工对,是一种普遍现象;所谓“同义连用字”也并非“等义字”,实际上是“近义字”,比如“人民”“登临”“淹留“烟尘”“西南”等等,而数目字连用〔如七十、四五、八九)与它们性质相同,也应当是同义连用字;所谓“借对”是给工对寻求依据之用,没有其它任何实质上的作用;同义连用字相对已经是工对了,何必再多加一条借对的理由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8 22: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我们应当明白,同义连用字可以和两个数目字连用相对形成工对,是一种普遍现象;所谓“同义连用字”也并非“等义字”,实际上是“近义字”,比如“人民”“登临”“淹留“烟尘”“西南”等等,而数目字连用〔如七十、四五、八九)与它们性质相同,也应当是同义连用字;

这个观点我是同意的.但"所谓“借对”是给工对寻求依据之用,没有其它任何实质上的作用"这个观点不同意.但本着求同存异一的原则,抛开这个不同意,我认为在这个地方举这个例子还是不合适.因为用你的观点可以解释,用"借对"的观点,同样可以解释.这样就失去了这个句子在这里作为论据的作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29 13: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原则有了共识就很好,小分歧就存疑吧。

再有,为了避免争议,把这个例子删掉是比较好。

握手。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8-29 17:46:50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30 20: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孙逐明在2008-8-26 16:06:44的发言:
  ⑤双字对
  绝大部分字类全部是类义字,唯有一种字类,主要倚仗结构形成对称美,它们是同义连用字、反义连用字、联绵字和叠字,古人称之为双字对。双字对有的全实,如“人民、天地、蜻蜓、天天”有的全虚,如“美丽、登临、磅礴、慢慢、看看”。它们的结构与语法结构关系不大,主要是因字义的相互关系组合而成。请注意三点:
  其一、有人把双字对看成自对,当然也不无道理。但是,同义连用字和叠字若看成自对,会形成对仗最忌讳的“合掌”,在这里却是字类自身得以成立的必要条件,所以它们与一般自对是有区别的,还是看成独立的字类为妥,可以避免论述中的尴尬。
  其二、双字对无论词性是否相同,俱可相对。例如:
  △仕隐追*随*〔动〕,颓景相怜如一日;师生骨*肉*〔名〕,名山可许附千秋。〔吴鼒《挽吴谷人联》
  △正*邪*〔形〕自古同冰*炭*〔名〕,毁*誉*〔动〕于今判伪*真*〔形〕。〔岳飞墓联〕
  △四面荒芜权向此间来坐*坐*〔动〕,一肩行李果缘何处去匆*匆*〔形〕。〔江苏南京雨花台联
  △皓月凝辉,竹影婆*娑*〔形〕留画意;明湖摇翠,桨声欸*乃*〔拟〕壮诗情。〔湖北武昌东湖可竹轩联〕  
  其三、数目字连用相当于同义连用字,故它经常与其它同义字连用相对。杜甫最擅长此道。如:
  △峡内淹*留*〔动〕客,溪边四*五*家。〔《溪上》〕
  △锦里烟*尘*〔名〕外,江村八*九*家。〔《为农》〕
  △近接西*南*〔方位名〕境,长怀十*九*泉。〔《秦州杂诗》〕
  
  
  〔待续〕

古人称之为双字对?

那个古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30 21: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谈双字对

谈双字对    作者:刘友竹  录自:《南国楹联》2004年第1、2期合刊



对仗是近体诗格律的基本要素之一。其手法有很多讲究,其中之一是“双字对”。昔人所谓“双字对”,就是一联合结构(或称并列结构)的合成词相对。*王力《汉语诗律学》称“连用字对”,亦可。在“遣辞必中律”的杜甫的律诗中,此类对仗甚多,如“兵戈——草木”,“风尘——涕泪”,“龙蛇——燕雀”,“离别——艰危”,“高下——有无”等。
双字对包括联绵字的,如“俜伶——邂逅”,“蛱蝶——芙蓉”,“缥缈——峥嵘”,“翡翠——麒麟”等。
双字对还包括叠字对,如“娟娟——冉冉”,“萧萧——滚滚”,“郁郁——悠悠”,“泛泛——飞飞”等。
正对须词性相同,而双字对可以不分词性。如杜律中“浣栉——琴书”,是动词对名词;“云雨——短长”,是名词对形容词;“欢娱——少壮”,是动词对形容词。
吾人作诗,忌讳用其他结构(偏正式、主谓式、动宾式)的词汇与联合结构的词汇相对。有一件骚坛事颇有趣。宋、元间人方回选编《瀛奎律髓》,有杜甫《秋野》五首,其第二首之颈联是“吾老甘贫病,荣华有是非”。方回云“‘吾老’系单字,‘荣华’系双字,亦可对否?”冯班云:“‘吾’字是不妥,或当时偶失检点,或后世传写之误。”方回提出问题,冯班进行解释,均不无道理。及查南宋人赵次公注释本,“吾老”原作“衰老”;清人仇兆鳌《杜诗详注》在“衰”下注云:“一作吾。”于是疑问得以冰释,“衰老”对“荣华”,很工整。“吾老”是主谓式合成词,当然不能与联合式合成词“荣华”相对。
可惜,这种常见的使用频率极高的对仗手法尚未受到普遍重视和正确运用,刊物中的失对现象俯拾即是,下面是随便从几份近期的省级以上诗刊中摘出的病例:
“金玉——杏花”,“鬼蜮——良心”,“珍珠——激浪”,“淡泊——浮名”,后猪均为偏正式词汇,不能与前面的联合式词汇相对。
“风云——地震”,“岁月——书迷”,后者均为主谓式词汇,不能与前面的联合式词汇相对。
“惊人——翰墨”,“怜才——老病”,前者均为动宾式词汇,不能与后面的联合式词汇相对。
希望大家都来重视并逐步纠正这类失对现象。


*本句的提法有误:“昔人所谓‘双字对’,就是一联合结构(或称并列结构)的合成词相对”这句话不完整,其实也应包括联绵字在内,而联绵字只是单纯词——双音但仅表达单一意义的词,故虽双音节却称字不称词。Kent注

http://bbs.4yt.net/showtopic.aspx?topicid=37221&page=en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30 21: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联绵词可以互相对仗,也可以与联合式合成词(即“双字”)相对。

按联绵词是并列结构的单纯词,福州三山诗社《折枝法式》称之为“相粘的排比”。杜诗中有很多联绵词相对的例子,如“伶俜—邂逅”,“蛱蝶—芙蓉”,“缥缈—峥嵘”,“翡翠—麒麟”等。但杜集中也有很多联绵词对联合式合成词的例子,如“趋走一氤氲”,“淹留一寂寞”,“烽燧一骆驼”,“榉柳~枇杷”等。

杨文继《七竹折枝摭谈》把联绵词称作“连词排比”,指出“要以同类相对,不能与联合结构的合成词相对。”但是,这条禁令既不符合前贤的范例,也背离今人的创作实践,缺乏实际的可操作性。在我所看到的诗钟专著所举的诗钟作品中,只找到一条纯粹的联绵词对仗,即《团·见》(五唱):“盘中苜蓿团朝日,叶底芙蓉见早霜。”而大量存在的都是联绵词与联合式合成词相对,例如:“牛马—凤凰”,“销沉—恍惚”,“鸳鸯—龙虎”,“嫦娥—桃李”,“恩怨一婆娑”,“粉黛—蓬莱”,“骚愁—蟾蜍”,等等。

http://www.zhsc.net/Article/sssk/klsc/200803/2008030408052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31 09: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孙逐明在2008-8-30 21:25:19的发言:

谈双字对

谈双字对    作者:刘友竹  录自:《南国楹联》2004年第1、2期合刊



对仗是近体诗格律的基本要素之一。其手法有很多讲究,其中之一是“双字对”。昔人所谓“双字对”,就是一联合结构(或称并列结构)的合成词相对。*王力《汉语诗律学》称“连用字对”,亦可。在“遣辞必中律”的杜甫的律诗中,此类对仗甚多,如“兵戈——草木”,“风尘——涕泪”,“龙蛇——燕雀”,“离别——艰危”,“高下——有无”等。
双字对包括联绵字的,如“俜伶——邂逅”,“蛱蝶——芙蓉”,“缥缈——峥嵘”,“翡翠——麒麟”等。
双字对还包括叠字对,如“娟娟——冉冉”,“萧萧——滚滚”,“郁郁——悠悠”,“泛泛——飞飞”等。
正对须词性相同,而双字对可以不分词性。如杜律中“浣栉——琴书”,是动词对名词;“云雨——短长”,是名词对形容词;“欢娱——少壮”,是动词对形容词。
吾人作诗,忌讳用其他结构(偏正式、主谓式、动宾式)的词汇与联合结构的词汇相对。有一件骚坛事颇有趣。宋、元间人方回选编《瀛奎律髓》,有杜甫《秋野》五首,其第二首之颈联是“吾老甘贫病,荣华有是非”。方回云“‘吾老’系单字,‘荣华’系双字,亦可对否?”冯班云:“‘吾’字是不妥,或当时偶失检点,或后世传写之误。”方回提出问题,冯班进行解释,均不无道理。及查南宋人赵次公注释本,“吾老”原作“衰老”;清人仇兆鳌《杜诗详注》在“衰”下注云:“一作吾。”于是疑问得以冰释,“衰老”对“荣华”,很工整。“吾老”是主谓式合成词,当然不能与联合式合成词“荣华”相对。
可惜,这种常见的使用频率极高的对仗手法尚未受到普遍重视和正确运用,刊物中的失对现象俯拾即是,下面是随便从几份近期的省级以上诗刊中摘出的病例:
“金玉——杏花”,“鬼蜮——良心”,“珍珠——激浪”,“淡泊——浮名”,后猪均为偏正式词汇,不能与前面的联合式词汇相对。
“风云——地震”,“岁月——书迷”,后者均为主谓式词汇,不能与前面的联合式词汇相对。
“惊人——翰墨”,“怜才——老病”,前者均为动宾式词汇,不能与后面的联合式词汇相对。
希望大家都来重视并逐步纠正这类失对现象。


*本句的提法有误:“昔人所谓‘双字对’,就是一联合结构(或称并列结构)的合成词相对”这句话不完整,其实也应包括联绵字在内,而联绵字只是单纯词——双音但仅表达单一意义的词,故虽双音节却称字不称词。Kent注

http://bbs.4yt.net/showtopic.aspx?topicid=37221&page=end

昔人称之为双字对?

那个昔人?

实在看不出孙先生引用的这个资料能说明什么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31 09: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3、活字
  虚字中的活字具象程度不如死字,故活字不再细分亚类。
  请注意,介宾结构可对动宾结构,介词和动词都属于活字。介词多为动词虚化而来,往往难以区分,例如:  
  △一勺励清心,酌水谁含出〔动〕世想?半生盟素志,听泉我爱在〔?〕山声。〔铁良《题万古长青台》〕
  △孙郎使天下三分,当〔?〕魏  家人。〔庆恕《八旗会馆》〕  
  上面标“?”号的字,一般人很难识别它们是动词还是介词〔按,实际上是介词〕。对仗只考虑能否对称,只要后面带有宾语者,一律以活字论之,岂不省事?
好象应该是:

章太炎挽孙中山:“孙郎使天下三分,当魏德初萌,江表岂曾忘袭许?南国是吾家旧物,怨灵修浩荡,武关无故入盟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31 09: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风铃在2008-8-31 9:19:24的发言:

昔人称之为双字对?

那个昔人?

实在看不出孙先生引用的这个资料能说明什么问题。

双字对只是一个称谓,我曾经称之为“虚实门”,后来考虑到沿用旧称比较好,这才换成了双字对;曾经有人这么叫过,并非我的杜撰,我借用这个名称,不过是便于论述而已;此外,这只是一篇论文,有必要对每一个词的来历也得作详细的考据吗?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8-31 10:06:01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31 09: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风铃在2008-8-31 9:27:41的发言:

3、活字
  虚字中的活字具象程度不如死字,故活字不再细分亚类。
  请注意,介宾结构可对动宾结构,介词和动词都属于活字。介词多为动词虚化而来,往往难以区分,例如:  
  △一勺励清心,酌水谁含出〔动〕世想?半生盟素志,听泉我爱在〔?〕山声。〔铁良《题万古长青台》〕
  △孙郎使天下三分,当〔?〕魏  家人。〔庆恕《八旗会馆》〕  
  上面标“?”号的字,一般人很难识别它们是动词还是介词〔按,实际上是介词〕。对仗只考虑能否对称,只要后面带有宾语者,一律以活字论之,岂不省事?
好象应该是:

章太炎挽孙中山:“孙郎使天下三分,当魏德初萌,江表岂曾忘袭许?南国是吾家旧物,怨灵修浩荡,武关无故入盟秦!

这是录入的笔误,谢谢指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 11: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①回日楼台非甲仗,去时冠剑是丁年。〔温庭筠《苏武庙》〕。
  副词〔语助字〕“非”表否定判断,动词〔虚活字〕“是”表肯定判断,二者均有“判断”义,故可对。

----非对是,其实是工对,

另外,任何两个字都是可对的,所以可对其实是不用什么说明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 11: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孙逐明在2008-8-30 21:30:35的发言:

三、联绵词可以互相对仗,也可以与联合式合成词(即“双字”)相对。

按联绵词是并列结构的单纯词,福州三山诗社《折枝法式》称之为“相粘的排比”。杜诗中有很多联绵词相对的例子,如“伶俜—邂逅”,“蛱蝶—芙蓉”,“缥缈—峥嵘”,“翡翠—麒麟”等。但杜集中也有很多联绵词对联合式合成词的例子,如“趋走一氤氲”,“淹留一寂寞”,“烽燧一骆驼”,“榉柳~枇杷”等。

杨文继《七竹折枝摭谈》把联绵词称作“连词排比”,指出“要以同类相对,不能与联合结构的合成词相对。”但是,这条禁令既不符合前贤的范例,也背离今人的创作实践,缺乏实际的可操作性。在我所看到的诗钟专著所举的诗钟作品中,只找到一条纯粹的联绵词对仗,即《团·见》(五唱):“盘中苜蓿团朝日,叶底芙蓉见早霜。”而大量存在的都是联绵词与联合式合成词相对,例如:“牛马—凤凰”,“销沉—恍惚”,“鸳鸯—龙虎”,“嫦娥—桃李”,“恩怨一婆娑”,“粉黛—蓬莱”,“骚愁—蟾蜍”,等等。

http://www.zhsc.net/Article/sssk/klsc/200803/20080304080521.html

单纯词是不谈结构的,只有合成词才谈结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 11: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单纯词
开放分类: 现代汉语
由一个语素单独构成的词叫做单纯词。这种语素是自由的不定位语素,其中以单音节为主,也有双音节的和多音节的。例如:马、崎岖、橄榄、蝴蝶、咖啡、扑通、姥姥。
单纯词 整个词只能表示一个意思,不能拆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2 16: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风铃在2008-9-2 11:36:02的发言:

单纯词是不谈结构的,只有合成词才谈结构。

这段文章并不代表我的观点,我引用它不过是说明“双字对”并非我的杜撰。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9-2 16:47:08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2 16: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风铃在2008-9-2 11:23:02的发言:

①回日楼台非甲仗,去时冠剑是丁年。〔温庭筠《苏武庙》〕。
  副词〔语助字〕“非”表否定判断,动词〔虚活字〕“是”表肯定判断,二者均有“判断”义,故可对。

----非对是,其实是工对,

另外,任何两个字都是可对的,所以可对其实是不用什么说明的。

先生难道没有看到我的论文里对于无论词性如何,只要是反义词一定是工对的论述吗?

任何两个字可对不等于在具体环境中无条件地可对,要是无条件地可对,还需要制定什么对仗法则?

风铃先生经常在这种原则性问题的论述中出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2 16: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风铃在2008-8-31 9:19:24的发言:

昔人称之为双字对?

那个昔人?

实在看不出孙先生引用的这个资料能说明什么问题。

“那个昔人?”——象这种挑剔,有什么意义?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9-2 16:36:32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 18: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是我对先生引用的资料有许多疑惑,

看不懂,还不许问问么?

呵呵。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9-2 18:43:12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2 21: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怎么不可以问呢?只是觉得你有些钻牛角尖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6 23: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稿已经修订完毕。请大家多提宝贵意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9 00: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9 21: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帮你转过来:


以下是引用孙逐明在2008-9-9 13:59:37的发言:
胡先生自我坦白:“我从来没有学过逻辑学。”难怪胡先生看不懂我的文章,老问这等幼稚的问题。

你的那个什么智囊团黄袍马甲不也在劝你学学逻辑学么?你还是先老老实实把逻辑学学通,再来讨论不迟,不然总是这么丢人现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1 21: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字是修辞学的分类,词是语法学分类。这是孙老师说,在此为何又混为一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1 21: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古人细分字类的小类主要集中在名称字上。《词林典腋》录字类三十七类,《诗腋》录三十六类,王力在此基础上归纳为十一大类二十八小类。

孙老师不必引用王力的分类,王力指的词的分类,不是你指的“字”的分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1 21: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词类是字类的一部分
------------------
以第五版现汉词典为例,能否说出词类之外的字类是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1 21: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已经到了信口开河的地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7 10: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字”、“词”之争对此文而言不过是枝节而已。此文的根本观点是指出了“类义”与对仗的联系:同类即可对,类越近则对越工。把这个“类义”称为“字类”也罢,称为“词类”也罢,都不会改变这个实质性的东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7 11: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时习之在2008-9-17 10:57:48的发言:
其实“字”、“词”之争对此文而言不过是枝节而已。此文的根本观点是指出了“类义”与对仗的联系:同类即可对,类越近则对越工。把这个“类义”称为“字类”也罢,称为“词类”也罢,都不会改变这个实质性的东西。

时兄所言,一针见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7 13: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孙逐明专究声律的专家释疑:五,七言联,方家是以诗律为对为好,还是以2,4,6对仗的对偶方式成对为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7 14: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山药蛋在2008-9-17 13:54:31的发言:

请孙逐明专究声律的专家释疑:五,七言联,方家是以诗律为对为好,还是以2,4,6对仗的对偶方式成对为好?

专家实在不敢当,谈谈个人看法。

我个人以为对联是民俗性很强的文体,它应当吸取古典声律的合理内核,而有所发展。

律式对联的法度应当可严可宽;愿严者可以完全按诗律属对,愿宽者就按二四六分明,即常说的“节奏点”句内平仄交替,对句平仄相反〔交替即相反〕,即可。

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的合理内核,请参见拙文《 汉语新诗格律概论》、《古典诗词格律新论》、《平仄理论中的误区》。

此外,我以为对联可以有律式联,也可以有拗式联,还可以有声律自由联,可根据联意的需要以及个人审美情趣而选择。关于这一点,我将在《古典诗词格律新论》里作进一步的阐述。

一己之见,供参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27 18: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字类系统的词义学诠释
湖南益阳孙则鸣

  对仗修辞要的是一种对称的形式美。实现对称的途径很多,古人主要是通过相同字类相对来实现。本文将借鉴现代词义学知识,对字类系统作出现代化的诠释。
  
  一、词义学里的几个概念。
  〔一〕从意义来源角度考察,词义可分为结构意义和指称意义〔又叫词汇意义或概念意义〕两种。现代虚词一般只有结构意义,而实词具有指称意义。实词又可分表物词和表征词;表物词能独立指称客观事物,包括名词和代词。表征词只表达客观事物的动态或静态的特征,包括动词、形容词、数量词和副词。〔注1〕
  〔二〕词义的相互关系主要有四种:同义〔包括等义和近义〕,反义,类义和上下义。
  “类义指的是某类相似之处的事物、性状、动作等的意义。例如:‘红’、‘蓝’、‘黄’、‘白’、‘黑’等都有表示颜色的意义。‘父亲’、‘母亲’、‘叔叔’、‘伯伯’、‘妹妹’、‘哥哥’等,都有表示称谓的意义。”〔注2〕上下义指上下级类属关系。如“颜色”和“称谓”为上位义词,“红蓝黄白黑”和“父母叔伯兄妹”为其下位义词。又因词大都多义,类义关系也具有交叉性和灵活性。如“教授”既可与“副教授、讲师、助教”形成“职称”类义词,也可以与“研究员、高工”等构成“高知”类义词。
  同义和反义是类义的两个极端,二者同中有异,异中见同,共同隶属于类义。以“热、暖、冷”为例,“热”和“暖”温差不大为同义,“热、暖”和“冷”温差很大为反义;“热、暖、冷”又都是从属于“温度”的类义词。这虽然是个极端例子,却可类推。
  同义词和反义词之间还有大量中间状态的类义词,例如同属于“树”的“松树、柳树、枣树”,同属于“运动”的“骑马、射箭、划船”,它们是处于同义与反义中间的类义关系,所占的比例最大。〔注3〕  
  二、字类就是典型的类义系统。
  只要把上面的“词”改成“字”就基本上适应于字类。有的语法教材称类义词为对义词〔注4〕;对义就有意义对称的含义,上位义就是它们的“类似点”。
  字类归类的目的单纯狭窄,只要能在感知上造成大致对称的印象即可,故分类标准比自然科学的类义词更灵活宽松。其一,它的上下义不局限于最直接的类属关系;层次不同而能给人以对称印象的也被归为一类,例如“叫”与“吼、嘶、啼、啸”是上下位关系,在对仗里却被归为一类;其二,它的类义关系与词性没有必然联系;当“类似点”十分鲜明时,词性乃至虚实死活都可以超越。举几个典型例子:
  ①回日楼台非甲仗,去时冠剑是丁年。〔温庭筠《苏武庙》〕。副词“非”和动词“是”均有“判断”义〔“非”为语助字,“是”为虚活字〕;②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杜甫《登高》〕动词“无”和副词“不”都有“否定”义,名词“边”和动词“尽”都有“边际”义〔“无”“尽”为虚活字,“不”为语助字,“边”为实字。〕③独角兽,比目鱼;眇眼蛇,四脚猫;无毛鼠,千足虫。形容词“独”有“一”义,动词“比”有二义〔《说文》:二人为从,反从为比。〕,动词“眇”〔独眼〕有“一”义,动词“无”有“零”义,它们与数词“四”“千”,均为数目字。这些类义字尽管词性和虚实死活不同,不但可对,而且是工对。这虽然是极端的例子,其原则却是可以类推到所有字类的。
  更通俗地说,只要共有某种相同义项的字就是类义字。
  如果只求字字工对,便无需任何语法或虚实死活之类的理论指导,因字求类即可。因字字工对只能是理想境界,实际创作需要有更宽松的法则,这就是古代虚实死活理论的由来。
  
  三、字类的虚实死活概说。
  工对的类似点往往是具象鲜明、层次较低的下位义。提高类似点的层次,使之更抽象而增强概括性,就形成了以“有无虚实死活”为纲的多层次的类义系统,如图所示:
  
  
[upload=jpg,字类系统.jpg]UploadFile/2008-9/20089309263632860.jpg[/upload]

  
  图1
  
  按:①有指称意义的字称为有义字,只有结构意义而无指称意义的字称为无义字;②部分字类身兼双职或多职,这是因字义的多重性导致,后面将有详论。 
  
  四、词类和字类的区别。
  词类和字类表面上完全相同,却有本质的区别。词类是语法的分类,它把把组字成句功能相同的词归为一类。字类是修辞学的分类,它把能形成对称美的类义字归为一类,而不考虑其语法功能。
  区分词类也需要类义关系作辅佐;它首先归纳出类义系统,然后把语法功能相异者剔除出去。例如“喜欢、高兴、厌恶、厌倦”都是表“心理活动”的类义词,因“喜欢、厌恶”可带宾语被归入动词,而“高兴、厌倦”不能带宾语,就被排除出去〔归入形容词〕。因此,词类披着类义系统的外壳,实已经蜕变为纯粹的语法功能系统了。字类和词类还有其它区别,可参见拙文《浅论对仗对称的基本单元》〔注4〕
  字类和词类的大致对应关系为:语助字——虚词,名称字——名词,指代字——代词,活字——动词,性状字——形容词+副词+拟声词,数目字——数词,方位字——方位名词。上述词类只要把被语法功能筛出去的那一部分补充回来,也就变成了字类。
  
  五、虚实死活与对仗的宽严
  〔一〕最宽对称法度。词类大类是两分法,它根据语法功能的区别为实词和虚词。字类是三分法,它根据可对性分为实字、虚字和语助字。最宽松对仗法则为:虚对虚,实对实,语助对语助。  
  〔二〕次宽对称法度:语助对语助,实对实,活对活,死对死。
  1、语助字过于抽象,通通可以互对,故不再细分亚类。2、实字含名称字和指代字。名称字最具象,故其细分的亚类最多〔后面再论〕。3、活字具象程度不如死字,前人不再细分亚类。介词和动词都属于活字。介词多为动词虚化而来,往往难以区分,只要后面带有宾语者,一律以活字论之即可。4、死字包括性状字、数目字和附着在其它字词后面的方位字。性状字大致对应形容词、副词和拟声词,它们都是表客观事物的静态特征的字词,无原则地可以互对相对;副词大都是形容词虚化而来,二者最难区分,我们一律以性状字视之,可免除词性辨析之苦。
  〔三〕两栖字类。语助字意义抽象空灵。实字和虚字内部只要是意义比较抽象空灵者〔包括抽象指代字,判断字,副字,介字,方位字〕,大都可以与语助字相对。下面择要说明:1、方位字三栖于名称实字、虚死字与语助字之中;2、判断字有的是动词,如“为、若、谓、曰、如、似、系、是”,有的是副词,如“非、乃、即,唯”,一律以判断字视之即可,用不着细究词性;3、虚实对〔又称双字对〕,包括同义连用字、反义连用字、联绵字和叠字,它们可虚可实,词性不定。虚实对主要倚仗结构形成对称美,故虚实可以互对。4、数目字连用可视为同义连用字,故常与其它虚实对对仗,例如:峡内淹*留*〔动〕客,溪边四*五*家。〔杜甫《溪上》〕锦里烟*尘*〔名〕外,江村八*九*家。〔杜甫《为农》〕△近接西*南*〔方〕境,长怀十*九*泉。〔杜甫《秦州杂诗》〕
  
  六、字类小类的细分法则。
  前人归纳的小类,《词林典腋》三十七类,《诗腋》三十六类,王力在此基础上归纳为十一大类二十八小类。它们主要是名称字。这些字类的归纳有许多缺陷,主要有两点:1、归类不全,挂一漏万;2、缺乏科学严谨归类的法度,不能类推;3、如同门类相对是工对的依据,然而很多不同门类相对同样很工。我们必须着重探讨规律和简易而严谨的法则,只有这样才能驾繁驭简,摆脱照本宣科的局面。
  王力正确指出:“范畴越小就越工整。”这里的范畴就是指类义的范畴。范畴大小取决于上下义层次的高低。类意义越抽象,层次就越高,对仗也越宽松;类意义越具象,层次就越低,对仗也越工整。对称美的欣赏主要诉诸形象思维,具象语言的作用举足轻重,分类最细;抽象语言只能作为辅佐,分类最粗。故语助字只归一类,而实字里的名称字分类最细。王力所归纳的名称字上下义关系和类义关系大致如图所示:
  
 
[upload=jpg,名称字小类类义系统.jpg]UploadFile/2008-9/20089309273243227.jpg[/upload]
  图2
  
  从此图可以清楚看出:①作为类似点的上位义越具象,层次就越低,对仗就越工整;②不同小类所共有的上位义距离越近越工,越远越宽。
  2、现有小类应当可以继续细分。我们在图2里对人伦门作了示范性的细分。又如地理门可下分为陆地门和水域门;陆地门可下分城镇门、乡村门……余可类推。
  继续细分小类的作用不可忽视,如人伦门里的“父、兵”、“臣、农”、“妻、僧”相对就很难说是工对;真正的工对应当是范畴更小的“父子、君臣、夫妻、僧佛”相对。
  3、既然“范畴越小越工整”,其它虚字也应当可以细分,其细分也必然有加强工整的功能。①性态字至少可以归纳出三个亚类:内在性质门〔如:好、坏、冷、热、伟大、勇敢、聪明、平常……〕,外表状态门〔如:长、短、大、小、平坦、整齐……〕和颜色门;②活字至少可以细分三个亚类:动作变化门、心理活动门和判断门。古人虽然没有从理论上如此细分,在实际创作中却是如此求工的。
  4、同义字和反义字是类义字的特款,其范畴必然很小。因合掌的避忌,除等义字不宜对之外,所有近义对和反义对一定是工对;特别是反义对,不但范畴小,且有感情色彩的强烈对比,是极有特色的工对,特受诗家青睐。可以认为反义对是活字、性状字、方位字形成工对的最主要形式。
  5、昔人字类的归纳决不是唯一方法。因字有多义,采用不同义项作为类似点,就可以归入不同的门类。以“日月”为例,论位置属天文;论季节中的作用又归入时令门。又如天文的“霜、雪、霰”与地理的“冰”就可以归为“固态水类”;天文的“烽、火”与地理的“城、池、关、塞、”就可归为“战争防御体系类”,它们相对应当最工。余可类推。
  6、无论何种工对,必须以具有某种“类似点”为基础。王力曾经指出,歌舞、声色、心迹、老病、诗酒、金玉、人地、人物、兵马等等,尽管不同门类,由于经常连用,如果用为对仗,也被认为最工。其实根本原因不在于经常连用,它们必然有其他角度的“类似点”:“歌舞”“声色”属于“娱乐类”,“诗酒”属于“文人雅事类”,“兵马”属于“战争装备类”,“金玉”属于“首饰类”,“老病”都是人体的不良状态,“人地”属于“天人合一的哲学观点”,“心迹”则是因为心事常常留下形迹,也有类似点。
  
  六、细分小类更简捷的法度。
  在理解上述法度之后,我们完全可以抛开固有的门类束缚,也不考虑什么语法结构和虚实死活,完全临时根据每个字〔或字截〕的意义,寻找有相同上位义项的字眼属对即可,其类似点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选定,例如:时间、地点、固体、液体、地名、否定、心理活动、文艺形式、网络、工业、军事……均可作为属对的依据。前面已有很多示范,再如“问西湖何日移来”对“登高阁方才悟得”〔 题秀峰湖湖心亭〕此联“何日”对“方才”,词性和虚实死活都对不上号,其实它们都表“时间”,故可属对。如此理解,将驾繁驭简,字类的辨析将变得十分简单。
  唯有不能字字工对的情况之下,我们才考虑虚实死活。后者是其它文章讨论的范畴了。此外,还有一种超越类义关系的更灵活的法度——字面对,它牵涉到对仗理论里的“象似性原则”,我将另文专论。〔注5〕
    
注解:
〔注1〕以上论述可参见彭泽闰、李褒嘉《语言理论》〔中南大学出版社2000年出版〕第268至269页。
〔注2〕电大现代汉语讲义编写组编写的《现代汉语讲义》上册〔中央电大出版社1985年出版〕第192页。
〔注3〕以上论述可参见华邵《语言经纬》〔商务印书馆2003年出版〕第325至337页、曹炜《现代汉语词义学》〔学林出版社2001年出版〕第103至115页。
〔注4〕见:http://www.duilian.cn/bbs/dispbbs.asp?boardID=52&ID=38242&page=1
〔注5〕因篇幅关系,本文有较大删削,详论请参见:http://www.zhgc.com/bbs/dispbbs.asp?boardID=2&ID=118637&page=1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9-30 9:27:57编辑过]

!attach_nopermission_notice!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31 19: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类义关系在网上的《现代汉语》里面称之为“对义关系”。上下义关系则称之为“类属关系”:

  http://www.yyxx.sdu.edu.cn/chinese/index.htm

  第四章 词 汇\第四节 词义类聚\五、对义词与类属词  五、对义词与类属词  

  
  1、对义词  

  对义词是表示一系列同位概念的词。如“金”、“银”、“铜”、“铁”、“锡”是一组对义词,它们表示的概念同属于“金属”的下位概念,即在“金属”的下位概念中,它们是平等并列的。“红”、“黄”、“蓝”、“白”、“黑”,“松树”、“杨树”、“柳树”、“桃树”等,“塔松”、“针叶松”、“阔叶松”等,都是对义词。  

  对义词无论表示的概念在一个什么样的层次上,都必须是同级的概念,而不能跨越不同的层次。“红”既不能和“颜色”也不能和“粉红”形成对义词的关系。当然,逻辑上毫不相干的词更不能形成对义词,如“红”和“红眼”、“红人”、“走红”等不能构成对义词类聚。对义词的逻辑基础是在同一个上位概念外延之内的同一个层次的种概念。  

  
  2、类属词  

  表示概念中类属关系的词。又称上下位词。如“颜色”与“红、黄、蓝、白、黑”形成类属词的关系,“颜色”是类概念,“红、黄、蓝、白、黑”是“颜色”的种概念。“金属”与“金、银、铜、铁、锡”,“年龄”与“老年、中年、青年、少年、童年、幼年”,“花”与“菊花、桃花、玫瑰花、杜鹃花”,都属于类属词的意义类聚。  

  类属词表示的概念必须是具有上下级层次的类属关系,既不能处在同等层次,也不能跨越几个层次,而必须是紧紧相连的上下层次。“菊花”和“桃花”在同一层次,是对义词而不是类属词,“菊花”与“植物”虽然不在同一层次,但依然不能形成类属词的关系,因为两者不是最直接的种类关系。所以,类属词的逻辑基础应该是最直接的类属概念。类属词的类属关系可以是一对多的关系,也可以是一对一的关系。“花”与“菊花、桃花”等一系列的词形成类属词关系,也与其中的每一个词分别形
  
  
  所谓“对义”,应当有意义对称的含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31 20: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仗里的类义关系以及上下义关系界限比词义学更宽松模糊,这是应当注意的地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5-10 16: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孙老师,别来无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6 23: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先生好久不见,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2 16: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大家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2-13 09: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字类系统的词义学诠释》是我两年前的旧作。关于字类是类义系统的基本观点,我仍然坚持不变。唯字类的具体分类,随着研究的深入,现在有了新的看法,将在正在撰写的《写对子太容易——古典对偶法则简明手册》一文里阐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2-13 10: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应作者要求,解除固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7-15 00: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这是对字类系统最精彩的论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11 01: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应长期固顶,当然也期待孙先生对此方面研究的新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6 10:2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1楼陆天泓的帖子 陆总好! 正在研读《缥湘对类》和《对类》,将引用古典对类理论经典著作的经典实例证实我的分析,也会对某些论述不周的地方进行修改。 此外,将对于形成工对的条件也写一篇文章,观点与大家常见的观点有出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6 10:3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朱光潜说得好:科学的第一要务在接受事实,其次在于说明因果,演绎原理,至于维护与攻击,犹其余事。 对仗是古已有之的修辞手法,古人一千多年的创作实践都是根据古典对类理论写作的,所以对仗法则的第一要务就是要接受古人创作实践的事实,然后尽量用现代人容易接受的方式归纳出更简洁的法度,并说明因果,演绎原理。 而联律界对于对类理论的t踏踏实实的研究远远不够。 现代人新创的语法分析法当然也其不可忽视的价值和实用价值,但是我们必须牢牢的掌握一个原则:采用现代理论归纳的法则,只能服从古人的实际创作实践,不能要求代古人的创作实践服从现代人归纳的法则,这种削足适履的作法我是不赞同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14 17:02:19 | 显示全部楼层
孙逐明老先生说: 字类的类义关系与词性没有必然联系。词性相同者固然容易形成类义关系,而词性不同者同样也可以。当“类似点”十分鲜明时,连虚实死活都可以超越。举几个典型例子:   ① 回日楼台非甲仗, 去时冠剑是丁年。〔温庭筠《苏武庙》〕。   副词“非”表否定判断,动词“是”表肯定判断,二者均有“判断”义,为类义字。按:“非”为语助字,“是”为虚活字。 ======================================= 三羊批语: “是、非”都是“动、副”双栖词! =======================================   ② 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杜甫《登高》〕   动词“无”和副词“不”都有“否定”义,名词“边”和动词“尽”都有“边际”义,为类义字。按:“无”“尽”为虚活字,“不”为语助字,“边”为实字。 ====================================== 三羊批语: “无边、不尽”,都是定语。定语体现形容词词性。没有必要死扣“单钓将”!这个问题,理同“读书声、天下事”。“读书”与“天下”,只有间接对仗(依句),不能直接(离句)对仗。更忌讳断章取义“单钓将”归纳推理出:“读、天”是动词对名词! ======================================   ③ 1、 问西湖何日移来,秀水青峰,宜浓宜淡; 登高阁方才悟得,天边云际,无我无人。〔《题秀峰湖湖心亭》〕   名词性词组“何日”与副词“方才”都表“时间”,故可对。 2、 问西湖何日移来,秀水青峰,宜浓宜淡; 登高阁方才悟得,天边云际,无我无人。〔 题秀峰湖湖心亭〕   此联其它属对都好分析,唯“何日”对“方才”,词性和虚实死活都对不上号,其实它们都表“时间”,故可属对。如此理解,将驾繁驭简,字类的辨析将变得十分简单。 ======================================= 三羊批语: “方才”也名词。什么“其实它们都表“时间”,故可属对”,以“何地”换“何日”,难道不能对仗吗?“何地”不表“时间”,你孙逐明老先生,能说不可对仗吗?! 问西湖何地移来,秀水青峰,宜浓宜淡; 登高阁方才悟得,天边云际,无我无人。(三羊改句) =======================================   ④ 独角兽, 比目鱼;眇眼蛇,四脚猫;无毛鼠,千足虫。   形容词“独”有“一”义,动词“比”〔《说文》:二人为从,反从为比。〕有二义,动词“眇”〔独眼〕有“一”义,动词“无”有“零”义,它们与数词“四”“千”,均有“数目”义,故可对。它们的虚实死活也不尽相同。 =================== 三羊批语: “独、比”都是形容词词类。“眇、四、无、千”词类不同,依句形容词词性! ===================   这些字尽管词性和虚实死活不同,由于是类义字,不但可对,而且是工对,。   这虽然是三个极端的例子,其原则却是可以类推到所有字类的。   更通俗地说,只要共有某种相同义项的字就是类义字。单凭字义和简单逻辑常识就可以轻松地区分归纳类义字。 =================== 三羊总评: 纸上谈兵,歪理邪说一串串; 联中析句,云山雾罩错千千。 想当年,叶落提出“同中求异”,三羊提出异议,认为应该求大同存小异。“同中存异”是适当允许宽容,“异中求同”是前提之上工整。你的“同中求异”到底是什么,三羊现在才明白,就是在合格的对仗句子里,非得弄出个“同中求异”来,“同”中不见“异”,你是决不罢休。你分析零星对联是这样,你分析《唐诗三百首》,也是这样恶搞!三羊再次用名人名言提示语你。 许三多说:您这样,没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6 17:44: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观点将有许多重要修正,请参阅“《缥湘对类》学习笔记系列”,本人的观点均以“《缥湘对类》学习笔记系列”为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17 14:2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字类的外延远比词类要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5 19:4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孙郎使天下三分,当*魏德初萌,江表岂曾忘袭许。南国是吾家旧物,怨〔动〕灵修浩荡,武关无故入盟秦
学到一联,不信东风唤不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24 08:47: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专业路过,值得信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29 20: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材料,收藏,慢习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29 20: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中国楹联论坛 ( 沪ICP备11042154号

GMT+8, 2018-9-24 13:2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