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楹联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总共2264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60191|回复: 504

读《春在堂楹联录存》杂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8-20 20: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read_mode!

                          读《春在堂楹联录存》杂记

    不久前得到刘太品先生所赠的《名家联集丛编》,内有《春在堂楹联录存》。曲园先生为我素所景仰,兼又同姓且里居甚近,因而计划边读边记,写下些东西来。内容则或注释,或考证,或评点,或兼而有之,总之是杂乱无章,因而名为杂记。
                            新安孙莲叔观旭楼联
    莲叔有小楼可观日出,署曰“观旭”。余甲辰岁曾宿其中,适大风竟夕,遂题此联。故人马讌香孝廉极赏之,故至今犹未忘也。
    高吸红霞,最好五更看日出;
    薄游黄海,曾来一夕听风声。

    俞樾在《春在堂随笔》中对“新安孙莲叔”有记载:“休宁孙殿龄,字莲叔,家世富饶。生十五六而孤,拥资百万。”“余甲辰岁始至新安,莲叔一见如故,长于余一岁,有异姓昆弟之约。余未通籍前,馆新安汪氏者五年,距莲叔所居霞塘二十里而近,时相过从。每宴客,必招余往,张筵演剧,灯火通宵,亦少年游冶之一乐也。粤寇之乱,莲叔避居山中,猝遇寇至,死之。”这则记载对了解此联的背景提供了必要的资料。一是这个观旭楼是安徽休宁县霞塘的百万富翁孙殿龄家的(新安是徽州府在宋元时期的名字);二是此联创作的年份“甲辰”是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而不是光绪三十年(1904年),文中的“余未通籍前”,“少年游冶”以及孙死于“粤寇之乱”都是明显的证据。
    “故人马讌香”不知何许人。“孝廉”是举人的别称。
    上联写“观旭”;下联写当时实事,并以作者自己融入联中。对仗工处极工,随意处也极随意,很值得玩味。

                               孙莲叔红叶读书楼联
    此莲叔读书处也。楼凡三折,故其家人呼之曰“曲尺楼”。客至辄留宿其上。
    仙到应迷,有帘幙几重、阑干几曲;
  客来不速,看落叶满屋、奇书满床。
    此联当作于俞樾“馆新安汪氏者五年”期间,即1844年至1848年之间。
    上联写实,状其“曲尺”;下联切楼名。下联后八字句中平仄不交替,值得注意。因为以俞樾之才,如果要做到平仄交替,当不为难(比如改为“奇书满榻,落叶满楼”),而没有做到,似乎提示了他认为这样写是没有问题的。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8-21 9:32:24编辑过]

发表于 2008-8-21 09: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悟颇多,顶。前联意境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0 20: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特强大,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1 00: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若原文與雜記的字體或大小有別,並空行,更便於閱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1 03: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力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1 10: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宋词里有律句为主的词牌,也有拗句为主的词牌,它们的旋律风格有异,适合不同的意境。对联也“应当如此”。俞樾以及很多名家的创作,已经证明“已然如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1 11: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21 12: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风铃在2008-8-21 11:21:00的发言:

薄游黄海,曾来一夕听风起。

高吸红霞,最好五更看日出。

改成这样也可以。
   

姑且不论俞樾不可能用今韵,这样改后也还是有问题的。因为风声可以听一夕,而风起是不能听一夕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1 14: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21 15: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安汪村关庙联
    庙在汪村水口,并祀张雎阳,上有文昌阁。
    威名满华夏,真义士、真忠臣,若论千载神交,合与雎阳同俎豆;
    戎服读春秋,亦英雄、亦儒雅,试认九霄正气,常随奎璧焕光芒。

    此联也当作于1844年至1848年之间。
    张雎阳指唐朝著名忠臣,死守雎阳的张巡。俎豆是古代的两种祭器,常用以代指祭祀。文昌即文昌帝君,传说是主管人间科举的。奎璧指二十八宿中的奎宿与壁宿,据说是主管文运的(按此处“璧”当作“壁”)。
    上下联分从武、文两个方面写关羽,上联照应张巡,下联照应文昌,所谓面面俱到,确切不移。

                                     河南汝州关庙联
    吾乡人之商于汝者,以此庙为公所。丙辰年余行至此,乡人乞题。
    庙貌遍尘寰,此间地接许昌,请看魏国山河徒留荒草;
    轺车遵汝水,使者家居苕霅,愿与故乡父老同拜灵旗。
    这里的丙辰年无须考证,因为俞樾一生只经历了一个丙辰年,就是咸丰六年(1856年)。此时的俞樾正在河南作学政。学政的全称是提督某某全省学政,其职能大致相当于省教育厅长,但是和布政司、按察使一样,都是方面大员,并不是总督、巡抚的下属。
    轺车指使者所乘的车,常用以代指使者。学政是朝廷直接派出的,也常被称为学使。苕霅指太湖流域的苕溪和霅溪,均流经俞樾家乡德清。
    上联紧扣庙的所在地汝州“地接许昌”的特点,形成关庙与“魏国山河徒留荒草”的强烈对比;下联因为此庙已经成了在汝州的德清商人的“公所”(会馆),所以基本上是会馆联与庙宇联的综合写法。
    上下联末四字似可与前面点断。
    这两联都是题关庙的,但是各切其地、其事,既不能互易,也不能移作他处关庙联。什么叫切题,相信读了这两联应该大有启发。

点评

为什么古联都这么工稳而又气势恢宏,如重锤锻打钢铁?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2-15 17:4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22 18: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州积功堂联
    乃掩骼埋胔之公所也。司事者乞题。
    积累譬为山,得寸则寸,得尺则尺;
    功修无幸获,种豆得豆,种瓜得瓜。
 
    此联当作于咸丰七年(1857年)俞樾被罢官,次年移居苏州之后。但俞樾在苏州居住多年,具体年份已难查考。
    此联语言平实,但语意精警,联首嵌字也相当自然。后两句用成语形成的自对颇值得注意,平仄失调或者可以用集句从宽来解释,竟连重字都没有避,是很少见的。

                             舅氏平泉姚公挽联
    公于诸甥中极赏余有天才之叹,以第四女女焉。又尝著《畴经》,衍九畴为八十一畴,命余成其书。至今不果。无以见公地下矣。
    宅相托空谈,恕盛德如公,后起自应能继美;
    馆甥承谬爱,愧畴经付我,至今犹未有成书。

    这位平泉姚公是浙江临平人,既是俞樾的舅舅,也是他的岳父。俞樾在《春在堂随笔》中说:“余自四岁由德清南埭故居迁居临平,垂卅年,可谓久矣。”可以想见俞樾不仅与这位舅舅关系密切,而且与后来的妻子姚夫人也必然是青梅竹马。可惜未能查得其生卒年,因而也不能确定此联的创作时间,但是从题下注文内容看,注文应是俞樾晚年整理联稿时补写的。
    注文中第二个“女”字是以女儿嫁给某人为妻的意思。“九畴”指“洪范九畴”(见《尚书•洪范》)。
    联语是挽联的常规写法,没有特别出彩之处,但是几处局部对仗的工整还是很见功力的。唯“恕”字殊不能解,莫非是“思”字之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2 18: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戎服读春秋

曲园经学大师,也用野史的资料,不知道梁茝林先生看见了~会是个什么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3 11: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下联该是苏州漱碧山庄联吧,严重喜欢这联,等时先生精彩点评

  潘玉泉观察索题。不知其为谁氏之庄也。

  丘壑在胸中,看垒石疏泉,有天然画意;
  园林甲吴下,愿携琴载酒,作人外清游。

不过也见过这样的版本

丘壑在胸中,看叠石疏泉,有天然画意;
园林甲吴下,愿携琴载酒,作人外清游。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8-23 11:42:32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23 15: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州漱碧山庄联
    潘玉泉观察索题。不知其为谁氏之庄也。
    丘壑在胸中,看垒石疏泉,有天然画意;
    园林甲吴下,愿携琴载酒,作人外清游。

    潘玉泉详下一联。观察是道台的别称。
    很有趣的一点是,俞樾“不知其为谁氏之庄也”,也就是说他没有到过这个漱碧山庄,而且这个漱碧山庄也没有什么知名度。看来此联是俞樾按照一般苏州园林的特点,加上对漱碧山庄这个名字的想象或者还有潘玉泉的一些简单的口头介绍而写的。因此他巧妙地避免进行细致的景物描写,上联称赞园林的设计者,下联称赞园林,表示自己希望去游玩。真正的写景只有“垒石疏泉”四个字。苏州园林普遍有假山,而既然名为漱碧山庄,有水是必然的,这样写完全可以保证不会说错话。但是这样写也有弊端,就是由于无题可切,几乎可以挂在很多苏州园林里了。

                            潘玉泉观察五十寿联
    观察乃相国文恭公之第四子。此联丁禹生中丞极赏之,然观察谦不敢当。悬未久,即撤去。
    以名父子,生宰相家,有德业事功,文章气节;
    当中兴年,祝无量寿,是英雄儒雅,富贵神仙。

    潘玉泉观察即苏州著名的状元宰相潘世恩(他是乾隆五十八年状元,曾任体仁阁大学士、军机大臣,文恭是他死后的谥号)的第四子潘曾玮,字宝臣,号玉泉,生于1818年。因此此联应该作于1867年,其时太平天国已经被消灭,北方的捻军也已是强弩之末(第二年就被消灭了),正是“同治中兴”时期(所以下联用了“当中兴年”)。丁禹生中丞即当时正在苏州任江苏巡抚的丁日昌。中丞是巡抚的别称,巡抚一般兼兵部侍郎、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右副都御史相当于古代的御史中丞,所以常称巡抚为中丞。
    此联中规中矩,切其家世,也切当时形势,但是颇有吹捧过度之病(这也几乎是应酬联的通病)。潘曾玮的道台是捐来的,虽然也有些著作,也并不以文章驰名,这样的十六个字是绝对当不起的。怪不得要“悬未久,即撤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3 17: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邱壑在胸中,看叠石疏泉,有天然画意;
园林甲吴下,愿携琴载酒,作人外清游。
——
题江苏省苏州漱碧山庄
  作者自注:潘玉泉观察索题。不知其为谁氏之庄也。编者注:寒碧山庄,在苏州市阊门外。清·嘉庆五年刘氏在明代车园旧址重新建筑,占地50余亩。又称刘园。刘留同音,后称留园。中部为池塘,临水设置山石楼阁。东部多厅、堂、轩、斋,间以奇峰巨石。西部为一大假山,绕以清溪;山多枫树,登山可饱览虎丘、灵岩、天平等苏州各山景色。园中小桥、长廊、漏窗、龙墙,依势起落,相互交错,阁、堂、厅、斋,布局紧凑,富于变化,为我国古代造园艺术的杰作,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上联写景。丘壑在胸中,是说山庄的设计者在胸中早有邱壑的轮廓,叠石疏泉,无不天成的深远的意境。语出黄庭坚诗:胸中元自有丘壑,故作老木蟠风霜。下联抒情。表示自己对漱碧山庄这甲天下园林的由衷喜爱,希望饮酒弹琴作远离世俗的逍遥游。吴下,指现在的江苏一带。人外清游,谓远离世俗,游山玩水,典出南朝·齐谢朓《往敬亭路中联句》:幸藉人外游,盘桓未能徙。此联清新有趣,携琴载酒尤富个性。

 

 

盛康《留园义庄记》云:同治“十有二年癸酉复于苏州阊门外花步街购得刘氏寒碧山庄,易名为留园”,改称留园是因刘园之名久传,即仍其音面易其字,并寓吴下名园俱遭兵灾,是园独留之意。盛大加修治。光绪二年俞樾怍记,称“凉台燠馆,风亭月榭,高高下下,迤逦相属。”

另一资料:留园修建于明天顺四年(公元1460年)。原为明代徐时泰的东园,清代归刘蓉峰所有,改称寒碧山庄,俗称刘园。清光绪二年又为盛旭人所据,始称留园.留园是万历年间太仆徐泰时建园,时称东园,嘉庆时归观察刘恕,名寒碧庄,俗称刘园。同治年间盛旭人购得,重加扩建,修葺一新,取留与刘的谐音改名留园。科举考试的最后一个状元俞樾作《留园记》称其为吴下名园之冠

综上,我猜想漱碧山庄就是寒碧山庄,也就是后来的留园。那么时先生说“这个漱碧山庄也没有什么知名度。看来此联是俞樾按照一般苏州园林的特点,加上对漱碧山庄这个名字的想象或者还有潘玉泉的一些简单的口头介绍而写的。”是不是有点出入呢?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8-23 17:06:17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23 20: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说漱碧山庄也没有什么知名度当然也是出于猜想,猜想的依据是如果此园林知名度高,那么俞樾就应当知道是谁家的了。

另外俞樾不是科举考试的最后一个状元。俞樾既没有中过状元,更不是参加最后一届科举考试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3 21: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留园在苏州阊门外,留园是明万历年间太仆徐泰时建园,时称东园,清嘉庆时归观察刘恕,名寒碧庄,俗称刘园。同治年间盛旭人购得,重加扩建,修茸一新,取留与刘的谐音改名留园。科举考试的最后一个状元俞樾作《留园记》称其为“吴下名园之冠”。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与拙政园、北京颐和园、承德避暑山庄并称中国“四大名园”。1961年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7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完全受到了苏州留园解说词的误导,现在仔细查了,俞樾作《留园记》没错,但是他只是进士,不是最后一个状元。至于我和时先生的猜想,我想我保留我的意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24 10: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网上找到了俞樾的留园记,全文如下(好像有几个错字):

出阊门外三里而近,有刘氏寒碧庄焉,而问寒碧庄无知者,问有刘园乎,则皆曰有。盖是园也,在嘉庆初为刘君蓉峰所有,故即以其姓姓其园,而曰刘园也。咸丰中余往游焉,见其泉石之胜、花木之美、亭榭之幽深,诚足为吴中名园之冠。及庚申辛酉间大乱,臶至吴下名园,半为墟莽。而阊门之外尤甚。曩之阗城溢郭,尘合而云连者,今则崩榛塞路,荒葛冒途,每一过之,故蹊新木,辄不可辨。而所谓刘园者则岿然独存。同治中,余又往游焉。其泉石之胜、花木之美、亭榭之幽深,盖犹未异于昔,而芜秽不治,无修葺之者。免癸燕麦,摇荡于春风中,殊令有今昔之感。至光绪二年,为比陵盛旭人方伯所得,乃始修之。平之,攘之,剔之,嘉树荣而佳卉茁,奇石显而清流通,凉台澳馆,风亭月榭,高高下下,迤逦相属。春秋佳日,方伯与宾容觞咏其中,而都人士女亦或掎裳连袂而往游焉,于是出阊门者又无不曰刘园刘园云。方伯求余文为之记。余曰:仍其旧名乎,抑肇锡以嘉名乎。方伯曰:否,否。寒碧之名至今未熟于口,然则名之易而称之难也。吾不如从其所称而称之。人曰刘园,吾则曰留园,不易其音而易其字,即以其故名而为吾之新名。昔袁子才得隋氏之园而名之曰随,今吾得刘氏之园而名之曰留,斯二者将毋同?余叹曰:美矣哉斯名乎,称其实矣!夫大乱之后、兵燹之余,高台倾而曲池平不知凡几,而此园乃幸而无恙,岂非造物者留此名园以待贤者乎?是故,泉石之胜留以待君之登临也。花木之美留以待君之攀玩也,亭台之幽深留以待君之游息也,其所留多矣,岂止如唐人诗所云“但留风月伴烟萝”者乎?自此以往,穷胜事而乐清时,吾知留园之名常留于天地间矣!因为之记,俾后之志吴下名园者有可考焉。

    从记中内容看,俞樾称其为寒碧庄和刘园,也知道它先后的主人,并且在咸丰和同治年间都去游过。如果刘园就是漱碧山庄,俞樾显然不应该“不知其为谁氏之庄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4 12: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时习之在2008-8-24 10:13:58的发言:

在网上找到了俞樾的留园记,全文如下(好像有几个错字):

出阊门外三里而近,有刘氏寒碧庄焉,而问寒碧庄无知者,问有刘园乎,则皆曰有。盖是园也,在嘉庆初为刘君蓉峰所有,故即以其姓姓其园,而曰刘园也。咸丰中余往游焉,见其泉石之胜、花木之美、亭榭之幽深,诚足为吴中名园之冠。及庚申辛酉间大乱,臶至吴下名园,半为墟莽。而阊门之外尤甚。曩之阗城溢郭,尘合而云连者,今则崩榛塞路,荒葛冒途,每一过之,故蹊新木,辄不可辨。而所谓刘园者则岿然独存。同治中,余又往游焉。其泉石之胜、花木之美、亭榭之幽深,盖犹未异于昔,而芜秽不治,无修葺之者。免癸燕麦,摇荡于春风中,殊令有今昔之感。至光绪二年,为比陵盛旭人方伯所得,乃始修之。平之,攘之,剔之,嘉树荣而佳卉茁,奇石显而清流通,凉台澳馆,风亭月榭,高高下下,迤逦相属。春秋佳日,方伯与宾容觞咏其中,而都人士女亦或掎裳连袂而往游焉,于是出阊门者又无不曰刘园刘园云。方伯求余文为之记。余曰:仍其旧名乎,抑肇锡以嘉名乎。方伯曰:否,否。寒碧之名至今未熟于口,然则名之易而称之难也。吾不如从其所称而称之。人曰刘园,吾则曰留园,不易其音而易其字,即以其故名而为吾之新名。昔袁子才得隋氏之园而名之曰随,今吾得刘氏之园而名之曰留,斯二者将毋同?余叹曰:美矣哉斯名乎,称其实矣!夫大乱之后、兵燹之余,高台倾而曲池平不知凡几,而此园乃幸而无恙,岂非造物者留此名园以待贤者乎?是故,泉石之胜留以待君之登临也。花木之美留以待君之攀玩也,亭台之幽深留以待君之游息也,其所留多矣,岂止如唐人诗所云“但留风月伴烟萝”者乎?自此以往,穷胜事而乐清时,吾知留园之名常留于天地间矣!因为之记,俾后之志吴下名园者有可考焉。

    从记中内容看,俞樾称其为寒碧庄和刘园,也知道它先后的主人,并且在咸丰和同治年间都去游过。如果刘园就是漱碧山庄,俞樾显然不应该“不知其为谁氏之庄也”。

暂时算时先生说服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24 17: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许信臣抚部七十寿联
    抚部善谈名理,能以《周易》、《大学》、《中庸》说释典。余戊辰年主其家旬日,抚部每夕出谈,娓娓可听也。
    前词苑、后封疆,频年养望湖山,绿野优游共推老福;
    内儒书、外释典,每夕纵谈名理,青灯滋味还似儿时。

    许信臣即咸丰年间曾担任过江苏巡抚的许乃钊(1799—1878),字信臣,号贞恒,浙江钱塘(今杭州)人。抚部是巡抚的别称(因巡抚一般兼兵部侍郎)。此联当作于1768年(这年正是戊辰年,可见题下注文也是后加的)。
    释典指佛家典籍。词苑指许曾在翰林院任职,封疆指许曾担任封疆大吏(巡抚)。
联中“绿野”用裴度退休后筑绿野堂的典故,切人而有些逾分,看来一般应酬联的通病俞樾也难以免俗。

                                  吴母朱太夫人七十寿联
    太夫人乃平斋观察之继母。其孙广庵刺史亦成进士,宦吴中矣。夫人以五月八日生。余与平斋交,因进此联为寿。
    有子宦三吴,喜从前治谱流传,已见桐孙能济美;
    后佛生一月,愿自此慈容矍铄,长将蒲酒祝延龄。

    平斋观察指吴云(1811~1883),字少甫,号平斋。安徽歙县人(一作浙江归安人)。但是吴的官衔是苏州知府(联中“有子宦三吴”就是说的这个),这里称观察(道台),或者有误,或者吴另有虚衔。吴云六岁丧母。十岁丧父,则其继母嫁其父的时间应该在1816~1820年之间,推测此联当作于1870年前后。
    古代妇女往往没有自己的事业,因此给妇女贺寿的联往往只好从她们的父亲、丈夫、儿子身上着笔。上联就是从太夫人的儿子和孙子都在江苏做官来写的。下联则从生日是五月八日,恰好比佛诞日四月八日晚一个月上着笔,而“蒲酒”则是从生日接近端阳节联想到的,也算得是很具巧思的了。”桐孙”是对他人孙辈的美称,以对“蒲酒”极大地改善了工整程度,可见前人对对仗的讲究。
    以上三副寿联,都是整寿,但是俞樾都没有在“知非”、“古稀”等字面上作文章,也是值得注意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25 10: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寂寞西风在2008-8-22 18:38:19的发言:

戎服读春秋

曲园经学大师,也用野史的资料,不知道梁茝林先生看见了~会是个什么感觉~~~

《三国志》裴松之注引《江表传》“羽好左氏传,讽诵略皆上口。”可见关羽是读过春秋左传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5 10: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俞樾没有在“知非”、“古稀”等字面上作文章,是值得注意,但我觉得这三副寿联都很平实,并没有太出彩的地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25 17: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冯室徐恭人挽联
   
恭人乃冯少渠明府之室,有贤德,且善词章,工书法。其子听涛茂才曾从余游,颇有声。乃母教也。
    为名门大妇,为剧县小君,而疏食,而布衣,尽洗庸庸脂粉气;
    以官箴勖夫,以家学课子,是令妻,是贤母,长留落落孝慈声。
      冯少渠只知道是浙江仁和(杭州)人,做过知县(明府是知县的别称),其他情况不详。“其子听涛茂才”即俞樾在杭州诂经精舍的学生,“俞门八俊”之一的冯崧生(字听涛)。茂才是秀才的别称,东汉时因避刘秀的名讳把秀才改为茂才。剧县指县情复杂,政务繁忙的县。小君本是周代对诸侯之妻的称呼,但是因为周代一个小的诸侯国也就相当于一个县那么大,所以后来对县官的妻子也称小君。
      上联说勤俭持家,下联说相夫教子,古代挽妇女的联也大都只能这样写。但此联挽的气氛过淡,只有“长留”二字稍稍有一点挽的味道,或可算是不足之处。
  
                             李太夫人七十寿联
    太夫人生六子。长君筱泉中丞方抚吾浙,次公少荃相国以大学士、肃毅伯督两湖,家门之盛甲海内。己巳二月三日,为太夫人七十生日。余与相国为甲辰乡榜同年,而又承中丞知爱,延主讲席,故为二联,一致中丞,一致相国也。
    起居八座,亦多寿、亦多男,先百花生日,祝慈荫长春,凤舞鸾歌,遍浙水东西、洞庭南北;
    文昌六星,有上相、有上将,以万石家风,佐熙朝景运,玉昆金友,比荀龙减二、贾虎增三。
    花下板舆来,自皖而两浙、而三吴、而潇湘洞庭,数千里瞻拜慈云,凤鸟舞、鸾鸟歌,颂无量寿佛;
    床头朝笏满,有子为宰相、为节度、为观察转运,五百年特钟间气,玉策贤、金策圣,作中兴名臣。
      这位李太夫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李鸿章(字少荃)之母。己巳是1869年,此时的李鸿章已经消灭了捻军,以协办大学士的身份担任湖广总督(联中的上相、宰相就是指他),而其兄李瀚章(字筱泉)则担任浙江巡抚(联中节度指他),其弟李鹤章官做到甘肃甘凉道(联中观察指他),另一个弟弟李昭庆官做到盐运使(联中转运指他)。另外两个弟弟是李蕴章、李凤章,就没有多少值得夸耀的了。“乡榜同年”指俞樾与李鸿章是同一年考中举人的。“延主讲席”是指李瀚章请俞樾到杭州主持诂经精舍的事。
      “百花生日”是二月十二日,因为李太夫人的生日是二月三日,所以说“先百花生日”。“万石家风”用东汉石奋与四个儿子都官至二千石,被称为“万石君”,而石奋父子为人都非常恭谨的典故。“玉昆金友”是对他人兄弟的赞美,典出前凉辛攀兄弟三人被称为“三龙一门,金友玉昆”。“荀龙”指东汉荀淑有八个儿子,“时人谓之八龙”,因为李家只有六兄弟,所以说“减二”,“贾虎”则指东汉贾彪三兄弟“并有高名”,被世人称为“贾氏三虎”。“间气”是说世上的大人物是“钟”了天上的“气”而生的,由于这种大人物是不常有的,即“间世而生”的(所以联中说“五百年),所以称为“间气”。“玉策”和“金策”都是古代皇家用以记载大事的,这里是说李家兄弟已经作为“中兴名臣”被记入皇家典籍了。
    作为应酬联,这两联并无新意,且也有过度吹捧之嫌,但是在使事用典,切地切时,对仗处理等方面都显示出了俞樾很深厚的功力。

点评

看不懂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2-15 17:5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6 07: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位李太夫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李鸿章(字少荃)之母。己巳是1869年,此时的李鸿章已经消灭了捻军,以协办大学士的身份担任湖广总督(联中的上相、宰相就是指他),而其兄李瀚章(字筱泉)则担任浙江巡抚(联中节度指他),其弟李鹤章官做到甘肃甘凉道(联中观察指他),另一个弟弟李昭庆官做到盐运使(联中转运指他)。另外两个弟弟是李蕴章、李凤章,就没有多少值得夸耀的了。“乡榜同年”指俞樾与李鸿章是同一年考中举人的。“延主讲席”是指李瀚章请俞樾到杭州主持诂经精舍的事。
      “百花生日”是二月十二日,因为李太夫人的生日是二月三日,所以说“先百花生日”。“万石家风”用东汉石奋与四个儿子都官至二千石,被称为“万石君”,而石奋父子为人都非常恭谨的典故。“玉昆金友”是对他人兄弟的赞美,典出前凉辛攀兄弟三人被称为“三龙一门,金友玉昆”。“荀龙”指东汉荀淑有八个儿子,“时人谓之八龙”,因为李家只有六兄弟,所以说“减二”,“贾虎”则指东汉贾彪三兄弟“并有高名”,被世人称为“贾氏三虎”。“间气”是说世上的大人物是“钟”了天上的“气”而生的,由于这种大人物是不常有的,即“间世而生”的(所以联中说“五百年),所以称为“间气”。“玉策”和“金策”都是古代皇家用以记载大事的,这里是说李家兄弟已经作为“中兴名臣”被记入皇家典籍了。

 

我看这两联的时候,“百花生日”“小君”“荀龙减二、贾虎增三”都没查,自己估摸着猜猜,看了时先生的解释,和猜想的还是有出入的,看来做事还是认真点好。和先生比汗颜。

[em04][em04][em0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26 16: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又 代许信臣前辈作
    入鼎鼐,出封疆,看膝前将相成行,武达文通,佐一代中兴大业;
    月初三,春未半,祝堂上佛仙齐寿,玉牙金齿,开八旬漫衍遐龄。
      “鼎鼐”代指宰相,因为宰相有“调和鼎鼐”的职责。清朝无宰相,通常称大学士为宰相。“开八旬”指过了七十岁,开始第八个十年了。例如白居易在满六十岁时写的诗就有“年开第七秩,屈指几多人”的说法。
      上联称赞其出将入相,文武双全的儿子们;下联切生日并祝长寿(遐龄),用“开八旬”切七十大寿,是古代为妇女祝寿常见的写法。

                             张仲甫先生八十寿联
    先生为前庚午孝廉,至己巳岁行年八十,明年重赋鹿鸣矣。精神渊著,且通内典。所著书甚多,而《春秋属词辨例》六十卷尤为巨制,乱后毁其版,拟重刻之,然非容易也。
    万卷拥书城,精神满腹,著作等身,积卅年雪案萤窗,尤于麟经有得;
    两回游泮水,净土潜修,名场倦踏,看明载苍颜鹤发,重歌鹿鸣而来。
      张仲甫先生即曾任福建巡抚的张师诚(梁章钜、林则徐都曾在其手下当过幕僚)之子张应昌(字仲甫)。张应昌生于1790年,到“己巳岁”(1869年)正好八十岁。他是嘉庆庚午科(1810年)的举人(别称孝廉)到明年就满六十年了。科举时代在考试放榜后,要为新考中的秀才、举人、进士举行庆祝活动,这时照例会邀请尚在世的六十年前的考中者参与,秀才称为重游泮水,举人称为重宴鹿鸣,进士称为重宴琼林。对受邀者而言这是一种极大的荣耀。
      “雪案萤窗”化用“囊萤映雪”的典故。“麟经”指《春秋》,因为孔子著《春秋》,绝笔于获麟。“净土”指佛教(佛教有净土宗),切张的“且通内典(佛家经典)”。
      上联写张的文章著作;下联写张的淡于名利,从已经重游泮水,再预想明年重宴鹿鸣的荣耀。
      此联在对仗的细节上非常讲究,尤其是“萤”、“麟”、“鹤”、“鹿”四个动物类字。

点评

好多典故!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2-15 17:5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6 21: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又 代许信臣前辈作
    入鼎鼐,出封疆,看膝前将相成行,武达文通,佐一代中兴大业;
    月初三,春未半,祝堂上佛仙齐寿,玉牙金齿,开八旬漫衍遐龄。
      “鼎鼐”代指宰相,因为宰相有“调和鼎鼐”的职责。清朝无宰相,通常称大学士为宰相。“开八旬”指过了七十岁,开始第八个十年了。例如白居易在满六十岁时写的诗就有“年开第七秩,屈指几多人”的说法。
      上联称赞其出将入相,文武双全的儿子们;下联切生日并祝长寿(遐龄),用“开八旬”切七十大寿,是古代为妇女祝寿常见的写法。

请教时先生这里的“玉牙金齿”是想表达地位高,口齿尊贵的意思吗?另:既然名场倦踏,还有必要两回游泮水,继续期待重歌鹿鸣而来吗?显然对这个名利场很看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26 21: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玉牙金齿的出处我没有查到,期待知道的高明之士赐教。

名场倦踏是说他很早就辞官归里,专心著述了。至于重游泮水和重宴鹿鸣,不过是一种荣誉性的活动,而且联中表达的也是别人的羡慕,并不表示他本人是否很向往。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8-26 21:42:05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6 23: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金齿”还能查到来历:汉·焦赣 《易林·大壮之乾》:“金齿铁牙,寿考宜家。年岁有储,贪利者得,离其忧咎”《焦氏易林注·卷九(行唐尚秉和节之注)》:“《大壯》中爻兌,兌爲齒牙,乾爲金鐵,故曰金齒鐵牙。伏艮爲壽考、爲家,乾爲年歲、爲富,故有儲、故利得。乾爲吉慶,故离咎憂。”意思是金铁质的牙齿,长命百岁,对家室有利,年岁有积储,爱财之人有所收益,远离灾祸和忧虑。但是这个“玉牙”在下翻遍了能找到的资料,一无所获。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8-27 16:59:59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7 09: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受益匪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27 18: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吴母朱太夫人挽联
    太夫人为平斋观察之母,广庵刺史之祖母。生于五月八日,卒于六月九日。
    有造福三吴之子,又有造福三吴之孙,先后讴歌盈茂苑;
    迟浴佛一月而生,再迟浴佛一月而卒,去来踪迹在灵山。

   
        这位吴母朱太夫人前面已经有寿联,就不用多说了。其子吴云当过苏州知府,其孙“广庵刺史(广庵当是字或号,但不知何名)”中进士后在苏州府所属的太仓直隶州任知州(直隶州与古代设刺史的州虽然不同,但名字却同,所以就也以刺史相称了),这就是上联所本。下联则完全是在生日和忌日上做文章,说她是从西方极乐世界来的,又回西方极乐世界去了。
        此联前两句是一种比较特殊的自对,而且“福”、“佛”不避同仄,值得注意。

                             李薇生太守六十寿联
    太守于九月四日生,其先德曾任安徽廉访。有阴德也。
    借黄花九秋,祝黄堂千秋,菊部好翻新乐府;
    承高门驷马,居高官五马,柏台行绍旧家声。

   
        李薇生的情况不详,按惯例薇生当是字或者号。“太守”指知府。“先德”是对别人已经去世的父亲的尊称。“廉访”是按察使(臬台)的别称。
联中“黄堂”和“五马”都是指知府(太守)。“菊部”指戏班子。“柏台”原指御史台,清代也指按察使。两者相对工巧之极。
        此联既切生日在秋天,又切寿星与其父的官衔;既祝寿(祝黄堂千秋),又预祝升官(柏台行绍旧家声,知府升一级是道台,再升就是臬台),可谓面面俱到。前面的自对部分巧妙地使用重言,后面的七言句对仗也极工整。而自对句不顾及句中平仄的交替,是值得注意的地方。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8-27 18:01:51编辑过]

点评

“高门驷马,居高官五马”作何解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2-15 17:5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7 19: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薇生太守六十寿联
    太守于九月四日生,其先德曾任安徽廉访。有阴德也。
    借黄花九秋,祝黄堂千秋,菊部好翻新乐府;
    承高门驷马,居高官五马,柏台行绍旧家声。
   
        李薇生的情况不详,按惯例薇生当是字或者号。“太守”指知府。“先德”是对别人已经去世的父亲的尊称。“廉访”是按察使(臬台)的别称。
联中“黄堂”和“五马”都是指知府(太守)。“菊部”指戏班子。“柏台”原指御史台,清代也指按察使。两者相对工巧之极。
        此联既切生日在秋天,又切寿星与其父的官衔;既祝寿(祝黄堂千秋),又预祝升官(柏台行绍旧家声,知府升一级是道台,再升就是臬台),可谓面面俱到。前面的自对部分巧妙地使用重言,后面的七言句对仗也极工整。而自对句不顾及句中平仄的交替,是值得注意的地方。

 

 

个人很喜欢曲园先生这联。按照“其先德曾任安徽廉访”这句话理解,“廉访”应该是一种官阶,继续看“承高门驷马”,显然是说门第显赫,这“廉访”能不能算门第显赫呢?或是祖上显赫?没太看懂,请先生指点一下。

[em27][em27][em2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27 20: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廉访”是按察使(臬台)的别称。
----------------------------------------

已经说了啊。按察使是管一个省的司法、治安、驿传等事务的,是省里的三把手,仅次于巡抚和布政司(藩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7 20: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时习之在2008-8-27 20:04:36的发言:

“廉访”是按察使(臬台)的别称。
----------------------------------------

已经说了啊。按察使是管一个省的司法、治安、驿传等事务的,是省里的三把手,仅次于巡抚和布政司(藩台)。

这就叫显赫了?看来我把显赫看的太高了。我以为至少像李鸿章这样才叫显赫[em04][em04][em0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28 16: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江苏臬署联
    同年应敏斋任江苏廉访,以署中楹联无佳者,属为更易。辄拟数联诒之,亦未知其果用否也。聊识于此。
    听讼吾犹人,纵到此平反,已苦下情迟上达;
    举头天不远,愿大家猛省,莫将私意入公门。
    右大门联。上联乃旧句对联,余所易也。

      应敏斋即应宝时,字可帆,号敏斋,浙江永康人,是俞樾的乡试同年。应宝时任江苏按察使是在同治九年(1870年),这几联当作于此时。
      联后注文“上联乃旧句对联,余所易也。”标点似有误,应作“上联乃旧句,对联余所易也。”就是说上联是原有的,下联是俞樾新作替换的。
      “听讼吾犹人”化自《论语》记载的孔子的话:“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意思是说审案子我也和别人差不多,我的希望是不发生案子。
      按察使的主要职责是负责一省的司法,按察司衙门(臬署)的主要工作就是审案子。上联要求审案的官员明白“听讼,吾犹人也”的道理,尽量避免冤案的发生,因为即使最后能够平反,也已经晚了。下联警告审案的官员不要徇私枉法,否则天理不容。
      全联以意胜,对仗则较为宽松。

    读律即读书,愿凡事从天理讲求,勿以聪明矜独见;
    在官如在客,念平日所私心向往,肯将温饱负初衷。
    右大堂联
      这也是一副以劝勉立意的联。苏轼诗有“读书万卷不读律,致君尧舜知无术”之句,是把读书和读律对立起来的,而且是反话。上联则把两者融合起来,说对于司法官员来说,读书和读律是一回事,办事要按天理,不要自持聪明而固执己见。下联则希望把做官当作客看待,要记住以往的初衷,不要因为贪图“温饱”而改变。全联全不用典,语言平实而有劝勉深意。虽然内容几乎可以针对任何官员,但是有“读律”二字在,又切得住题。
      上下联第二句第三字又一次出现同仄,值得注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8 16: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时习之在2008-8-28 16:26:37的发言:

                            江苏臬署联
    同年应敏斋任江苏廉访,以署中楹联无佳者,属为更易。辄拟数联诒之,亦未知其果用否也。聊识于此。
    听讼吾犹人,纵到此平反,已苦下情迟上达;
    举头天不远,愿大家猛省,莫将私意入公门。
    右大门联。上联乃旧句对联,余所易也。

   
      应敏斋即应宝时,字可帆,号敏斋,浙江永康人,是俞樾的乡试同年。应宝时任江苏按察使是在同治九年(1870年),这几联当作于此时。
      联后注文“上联乃旧句对联,余所易也。”标点似有误,应作“上联乃旧句,对联余所易也。”就是说上联是原有的,下联是俞樾新作替换的。
      “听讼吾犹人”化自《论语》记载的孔子的话:“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意思是说审案子我也和别人差不多,我的希望是不发生案子。
      按察使的主要职责是负责一省的司法,按察司衙门(臬署)的主要工作就是审案子。上联要求审案的官员明白“听讼,吾犹人也”的道理,尽量避免冤案的发生,因为即使最后能够平反,也已经晚了。下联警告审案的官员不要徇私枉法,否则天理不容。
      全联以意胜,对仗则较为宽松。

    读律即读书,愿凡事从天理讲求,勿以聪明矜独见;
    在官如在客,念平日所私心向往,肯将温饱负初衷。
    右大堂联
      这也是一副以劝勉立意的联。苏轼诗有“读书万卷不读律,致君尧舜知无术”之句,是把读书和读律对立起来的,而且是反话。上联则把两者融合起来,说对于司法官员来说,读书和读律是一回事,办事要按天理,不要自持聪明而固执己见。下联则希望把做官当作客看待,要记住以往的初衷,不要因为贪图“温饱”而改变。全联全不用典,语言平实而有劝勉深意。虽然内容几乎可以针对任何官员,但是有“读律”二字在,又切得住题。
      上下联第二句第三字又一次出现同仄,值得注意。

学习~~

[em17][em1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29 16: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且住为佳,何必园林穷胜事;
    集思广益,岂惟风月助清谈。 

    小坐集衣冠,花径常迎三益友;
    清言见滋味,芸窗胜读十年书。
    右便坐联

      第一联上联首句出自颜真卿《寒食帖》:“寒食只数日间,得且住为佳耳。”也还罢了。下联首句化自诸葛亮对下属的“教”:“夫参署者,集众思,广忠益也。”真是贴切之极。
第二联“三益友”出自《论语》:“孔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胜读十年书”集自程颐引用的古人诗句“共君一夜话,胜读十年书。”
      题“便坐”(大致相当于会客室吧)的联就和题大门、大堂的有完全不一样的立意。着眼于办公场所的俭朴,着眼于对客人的赞扬,着眼于谈话要有利于工作,很值得思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9 19: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时习之在2008-8-29 16:00:23的发言:

    且住为佳,何必园林穷胜事;
    集思广益,岂惟风月助清谈。 

    小坐集衣冠,花径常迎三益友;
    清言见滋味,芸窗胜读十年书。
    右便坐联

   
      第一联上联首句出自颜真卿《寒食帖》:“寒食只数日间,得且住为佳耳。”也还罢了。下联首句化自诸葛亮对下属的“教”:“夫参署者,集众思,广忠益也。”真是贴切之极。
第二联“三益友”出自《论语》:“孔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胜读十年书”集自程颐引用的古人诗句“共君一夜话,胜读十年书。”
      题“便坐”(大致相当于会客室吧)的联就和题大门、大堂的有完全不一样的立意。着眼于办公场所的俭朴,着眼于对客人的赞扬,着眼于谈话要有利于工作,很值得思考。

这两联都喜欢。学习时先生这段话:题“便坐”(大致相当于会客室吧)的联就和题大门、大堂的有完全不一样的立意。着眼于办公场所的俭朴,着眼于对客人的赞扬,着眼于谈话要有利于工作,很值得思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30 16: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许仁山阁学挽联
    阁学为余甲辰同年,在翰林则为前辈矣。嗣子奉其丧自京师归,余以此联挽之。
    伤心丁卯桥边,蒌翣归来从此过;
    屈指甲辰榜上,文章遭际似君稀。
      许仁山名彭寿,字仁山,浙江钱塘人。他是俞樾甲辰科乡试同年,但是中进士,入翰林比俞樾早一科。按照翰林院的规矩,新翰林对比自己早一科的翰林要称“前辈”(早三科的称“老前辈”)。许彭寿官至内阁学士(阁学是简称),死于同治五年(1866年),此联当作于1866年或更晚一些。
      “丁卯桥”在镇江,当时既没有铁路、公路,也还不通海运,许彭寿的灵柩多半是通过运河水运回杭州的,如此则镇江正是必经之地。“蒌翣”原指棺材的装饰物,这里代指灵柩。
      此联前一句的对仗工巧之极,令人叹为观止。

                            朱绩臣处士五十寿联
    处士乃采孙孝廉之父,有五子。正月十一日其生日也。
    有丹桂五株,共大椿不老;
    先元宵四日,祝明月长圆。

      朱绩臣不知何许人。“处士”指不做官的士人。“大椿”用庄子“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之典。
      上联化用五代冯道诗“灵椿一株老,丹桂五枝芳。”既切有五子,又兼祝寿。下联从生日近元宵着笔,引出“明月长圆”,可谓善祷善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30 16: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时习之在2008-8-30 16:03:40的发言:

                            许仁山阁学挽联
    阁学为余甲辰同年,在翰林则为前辈矣。嗣子奉其丧自京师归,余以此联挽之。
    伤心丁卯桥边,蒌翣归来从此过;
    屈指甲辰榜上,文章遭际似君稀。
      许仁山名彭寿,字仁山,浙江钱塘人。他是俞樾甲辰科乡试同年,但是中进士,入翰林比俞樾早一科。按照翰林院的规矩,新翰林对比自己早一科的翰林要称“前辈”(早三科的称“老前辈”)。许彭寿官至内阁学士(阁学是简称),死于同治五年(1866年),此联当作于1866年或更晚一些。
      “丁卯桥”在镇江,当时既没有铁路、公路,也还不通海运,许彭寿的灵柩多半是通过运河水运回杭州的,如此则镇江正是必经之地。“蒌翣”原指棺材的装饰物,这里代指灵柩。
      此联前一句的对仗工巧之极,令人叹为观止。

                            朱绩臣处士五十寿联
    处士乃采孙孝廉之父,有五子。正月十一日其生日也。
    有丹桂五株,共大椿不老;
    先元宵四日,祝明月长圆。

   
      朱绩臣不知何许人。“处士”指不做官的士人。“大椿”用庄子“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之典。
      上联化用五代冯道诗“灵椿一株老,丹桂五枝芳。”既切有五子,又兼祝寿。下联从生日近元宵着笔,引出“明月长圆”,可谓善祷善颂。

学习[em22][em23][em2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30 17: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时先生帖子,受益多多[em2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31 11: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听讼吾犹人

“人” 似乎不应作“别人” 而是“当事人”

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

听当事人陈诉 我的心情和他一样 因此必要给以公正裁决 使其心安而平息诉讼

    听讼吾犹人,纵到此平反,已苦下情迟上达;
    举头天不远,愿大家猛省,莫将私意入公门

这样此联语脉情理更自然贯通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8-31 11:26:16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31 11: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祝堂上佛仙齐寿,玉牙金齿,开八旬漫衍遐龄

玉牙金齿 从前后句看 似乎是“好牙口 老当益壮” 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31 11: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造福三吴之子,又有造福三吴之孙,先后讴歌盈茂苑;
    迟浴佛一月而生,再迟浴佛一月而卒,去来踪迹在灵山。

这下联切入点选的好 引的更绝妙

时先生选联皆善 讲解纤毫备细 网联有时先生 福气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31 12: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吸红霞,最好五更看日出;
    薄游黄海,曾来一夕听风声。


这联前句用字响亮 境界超拔 后句配不起 幸能收拢 略存余想 而已

如上下倒转 则全联顿失先声夺人的效果 靡弱甚多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8-31 12:07:14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31 15: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太夫人八十寿联
    太夫人乃友山方伯之母。方伯官刑曹二十年,出守秦中,迁四川廉访使,由广东、安徽。方伯移姑苏,而太夫人行年八十矣。方伯与家兄同年,因献此联为寿。
    京国奉慈舆,而秦而蜀而皖粤诸邦,又向三吴开寿寓;
    元宵张夜宴,有子有孙有曾玄继起,行看五代共华堂。
    又
    慈云从京国而来,为秦蜀皖粤诸大邦万家生佛;
    爱日至苏台更永,与中丞廉访两贤母三寿作朋。
    时丁雨生中丞、应敏斋廉访均有寿母。
      “友山方伯”指张兆栋,字友山,山东濰县人。张兆栋《清史稿》有传,说他“道光二十五年进士,铨刑部主事,累迁郎中。出知陕西凤翔府。”“超授四川按察使。咸丰(时习之按:当作同治,从当时左宗棠“治军嘉应”可知)四年,调广东,迁布政使。”“历安徽、江苏”,“(同治)九年,擢漕运总督。”与俞樾的注文大致相同。唯注文中的“官刑曹二十年”有误,而“由广东、安徽。方伯移姑苏”标点不当,应作“由广东、安徽方伯移姑苏”。“方伯”是布政使(藩台)的别称。“家兄”指俞樾之兄俞林,字壬甫,道光23年举人,是张的乡试同年。江苏省的一、二、三把手的母亲在同一年做整寿,下属们的荷包可就有点吃紧了。
        联的内容也只平常,但是其巧妙地组织材料和处理局部对仗却颇有可观。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8-31 15:08:49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31 15: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纳兰狗剩:我是挨着写的,你却以为是选着写的。可见得曲园先生的联总体水平是很高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31 15: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先生辛苦,费心了[em2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31 16: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两联读起来很特别。现代人很难写出这样的联。先生居然能纠出咸丰和同治朝的误?这得花多少时间啊。佩服的同时忽然觉得心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31 17: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其实不难的,一是他1845年才中进士,坐直升飞机也不可能1854年就当布政使;二是1854年左宗棠还在湖南当幕僚呢,怎么可能在广东嘉应州治军?只有同治4年(1865年)左宗棠正好追剿太平军余部入广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31 20: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读完,对曲园先生和时先生都由衷佩服啊

想看得远,得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过这巨人肩膀,怕也是非一般人站得上去的了~

楹联终究是适用文体,个人感觉庆贺类最难最苦,而所见庆贺类,寿联洋洋大观,其他相对较少,寿联中又多是年长之人,且大多功成名就。

不知道时先生有否余暇开一篇庆贺类联选析,重点在一般老百姓生日庆贺,以及新婚,出嫁,得子,升迁,迁新居等等。清联里面,工联语的多是朝廷官员及其幕僚,这类赠贺似不多见,或者可求诸民国?

[em0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中国楹联论坛 ( 沪ICP备11042154号

GMT+8, 2017-10-19 15:2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