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楹联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总共2296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129|回复: 5

《楚望楼联语》的艺事成就及人情之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5 21: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read_mode!

《楚望楼联语》的艺事成就及人情之美

陈庆煌

前言

联语这一种表情达意、题物赠人的文学样式,经历代文人的努力,已发展相当成熟,并留下丰富的作品,足以蔚成一门学问,因而湖南中南大学纔会有楹联硏究所的创立。在近代制联名家中,个人以为应推阳新成惕轩先生(一九一二—一九八九)的〔楚望楼联语〕最具特色[1]

成先生一生所撰联语,本当超过二千对,但因一毁于迁播,再毁于洪流,更严于去取,故今﹝楚望楼联语〕为数仅五百四十七对。其中以挽联最多,有二百六十副,占全集百分之四十八;其次是寿联,有一百三十四副,占全集百分之二十四。其他则为:赠联六十五副、题志三十八副、纪念三十副、贺联十一副、集句九副。兹先论其艺事成就如下:

楚望楼联语的艺事成就

对仗精工

联语系以对仗为首要条件,「仗」字的意义盖自「仪仗」而来,仪仗乃两两相对,故两两相对的辞语称为对仗。成先生为一代骈文大师,骈文是以对句为骨架,对仗即骈文的灵魂,自然早为此中高手。本人在〔台阁文学的集大成—论楚望楼骈文属对之工巧〕文中[2],曾归纳有十九种共二十六类的对仗方法,今拜观其〔楚望楼联语〕[3],精巧工致,自不在话下,如:

〔寿总统府赵资政夷午〕

名通佛国三千界;

寿并衡山七二峰。

〔挽陈副总统辞修〕

自黄埔建军伊始,密赞机衡,盘石屹无移,宜其为苍生安危所寄;

举青田诚意相方,交辉名业,大星惊忽陨,何以纾元首宵旰之忧?

〔挽陈先生含光〕

逝矣孝廉船,数江关词赋,淮海风流,今日眞成广陵散;

凄其乡国梦,剩千树绿杨,二分明月,遗篇犹见汉家春!

〔挽乔敎授大壮〕

数春风词笔,独擅妍华,柳永遇何穷?井水千秋应有恨;

听霜夜钟声,顿成凄楚,姑苏潮正落,江流一碧总无情!

按:赵恒惕字夷午,湖南人,虔心奉佛,成先生以其家乡「衡山」对「佛国」,「七二」对「三千」,相当的精巧。陈诚字辞修,成先生以其故里「青田」对「黄埔」,不仅属地名对,兼亦凸显色彩之美。「大星」对「盘石」、「元首」对「苍生」、「宵旰」对「安危」,词性相当,极为平稳。陈延韡字含光,扬州人,清末拔贡,「孝廉」正为举人的俗称。成先生以「乡国」代指水乡泽国的扬州来与之相对,颇为新颖。「江关词赋」对「淮海风流」、「千树绿杨」对「二分明月」,属当句对,极其工致。「广陵」乃扬州旧名,以「广陵散」,感伤词赋风流不再;以「汉家春」形容绿杨明月犹存,各自承接,两相对仗,颇见自然。乔大壮为篆刻家,工词,渡海任台大中文系敎授,以遭时艰屯,返乡过苏州投水而死。成先生借柳永工词而宦途不遇为喩,以潮落钟鸣状其凄楚;「姑苏」地名对「柳永」人名,「江流一碧总无情」对「井水千秋应有恨」,不仅为数目对,亦属有无对,极其精工绝妙。

善用活典

古来文家莫不善于引据史实、掌故、寓言、神话,以及前人的妙言胜语作典。用典的好处,除了成先生所说:可以减少文字上的累赘、为议论找根据、便于比况和寄托、用以充足文气外[4],必要时,亦可营造出一种特殊的美感距离。使事运典时,贵在能直将故事的内涵和自己的立意所在融为一体,浑然天成,莫测端倪。试观〔楚望楼联语〕中,如:

〔题岳武穆祠〕

忠以报宋,勇以抗金,五岳炳祠盟,豪杰如公曾有几?

文不爱钱,武不惜死,同舟循宝训,河山还我定无疑!

〔寿总统府陈资政立夫〕

居裴公绿野,对魏国黄花,翛然与造物者游,意何远也;

阐周孔微言,距杨墨邪说,卓尔立生民之命,寿莫大焉!

〔寿书画家陈先生定山〕

范蠡一舟,张华千乘;

蒙庄为蝶,老子犹龙。

首联出句咏岳武穆报宋抗金的忠勇事迹,活用〔五岳祠盟记〕—在山神灵前立盟,洒血誓众,志存匡复的事典;对句则以溶入式的方法,节录并点化武穆:「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惜死,天下平矣。」及「还我河山」语典而成,乍读之下,浑然不觉,如水中着盐,飮水乃知盐味。次联用裴度与韩琦,还有周、孔与杨、墨的事典当句相对;然后再点化庄子〔大宗师〕:「彼方且与造物者为人,而游乎天地之一气。」及张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四句敎,上下相对;最后又各加一句作结,以运典代叙事,故简而能透。末联以范蠡的逍遥、张华的豪气、庄周的化蝶、老聃的犹龙等事典来代叙,炉锤驱驾,何等自然而生动。

比拟贴切

用典除了要使死事、死句也能灵活变化,赋予新生命、新意涵外,还须贴切所拟人物的行谊和身分。否则拟于不伦,聚非其类,则将造成联中极大的瑕疵。今观〔楚望楼联语〕中,如:

〔寿总统府张秘书长岳军〕

求之昔贤,在汉为萧曹,在唐为杜房,在宋为韩范;

岿然大老,其量若江海,其施若霖雨,其寿若冈陵。

〔挽总统府吴资政稚晖〕

与闲鸥野鹤为邻,轩冕谢殊荣,让德差同吴季子;

极奔骥怒猊之妙,缣缃宝遗墨,工书直比李阳冰。

〔挽监察院于院长右任〕

旷怀非于定国所能,荣踰华衮,朴若布衣,觞咏接孤寒,那复门风矜驷乘;

同里继李卫公而起,胸抒雄谟,手光旧物,鼎钟铭阀阅,固应海客陋虬髯。

〔挽师范大学李敎授渔叔〕

蕉窗执手,谓臣精已亡,渺渺乡愁,那堪病肺孱躯,更在茂陵秋雨外;

蒿里招魂,叹书种将尽,茫茫灰劫,差幸呕心秀句,早收昌谷锦囊中。

首联出句以汉代的萧何、曹参,唐代的杜如晦、房玄龄,宋代的韩琦、范仲淹等六大名相,来比况张群先生,轻重相宜,铢两悉称,可谓佳构。次联出句以与吴敬恒先生同宗的春秋时代吴国公子季札来比况其同有谦让的美德;对句以秦朝时的李阳冰来比喩吴敬恒工于篆书。略为相似,则谓「差同」;极为神似,则称「直比」。恰如其分,丝毫不爽。第三联出句以与于右老同宗的于定国来作比,且强调右老旷怀高过门容驷马的于定国远矣;对句以与右老同乡的李靖来相比,二人倶是开国英杰,无比贴切。而右老与虬髯客虽皆属美髯公,但右老的朴实,反使豪奢的虬髯客相形见陋。末联以身撄消渴疾的司马相如来比喩罹肺病的李渔叔敎授,对句以李贺比拟同样呕心血作诗的渔叔敎授,可谓构思奇巧,用典切合实际。

辞采华赡

〔左传〕襄公二十五年尝载孔子云:「言之无文,行而不远。」又〔论语.雍也篇〕谓:「文质彬彬,然后君子。」〔礼记?表记〕言:「情欲信,辞欲巧。」其目的在示人不可轻忽文采,应该重视修辞。〔楚望楼联语〕一如其骈文,系镂肝鉥胆,苦心写就,如:

〔寿监察院张副院长莼鸥〕

丹橘绛梅时节,碧鸡金马山川,天为降人豪,光赞中兴,豸阁廿年清望重;

明珠仙露词华,白鹤朱霞风采,世方尊国老,庆逢大耋,鸾觞四座胜流倶。

〔寿司法院黄院长少谷〕

鸿猷有光,作舟楫,作盐梅,作霖雨;

麋寿无极,如山川,如松柏,如冈陵。

〔挽总统府张资政维翰〕

凫舄临民,勇袪帝制,豸冠匡国,清厉官常,余事托高吟,名重坫坛还下士;

鹤觞介寿,曾许芜辞,鸿着汇刊,且征拙序,平生叨夙契,交深翰墨直忘年。

张维翰先生字莼鸥,为中华学术院诗学硏究所创所所长。上举首联所用「丹橘、绛梅、碧鸡、金马、明珠、仙露、白鹤、朱霞」,次联所用「鸿猷、舟楫、盐梅、霖雨、麋寿、山川、松柏、冈陵」,末联所用「凫舃、豸冠、坫坛、鹤觞、鸿着、翰墨」等辞采,极其华美丰赡,能予读者以视觉及其他感官等的多重美感,匠心独运,允宜敛衽。

声律谐美

声律系指文学作品中语言的声音与节奏,汉语声律的形式,是由声与韵的矛盾产生和谐的美感。联语如同骈四俪六之文,有了华丽曼妙的辞藻,更要配合悦耳动听的旋律,〔楚望楼联语〕所采用的属对句型,以三句对二百有七副最多,约占百分之三十八;其次是双句对百三十三副,占百分之二十四;再次为单句对百有一副,占百分之十八。四句对六十六副,占百分之十二;五句对三十二副,占百分之五;至于六句对则为五副,七、八及十三句对则各为一副。四句对以上长联百有六副中,严守马蹄韵者有六十八副,占百分之六十五。兹依句数多寡为序,分别例举之:

㈠单句对:〔寿杨资政亮功〕

元礼龙门百千士;

平仲狐裘三十年。

㈡双句对:〔挽溥先生心畬〕

词华不让赵吴兴,论志节则尤远过矣;

经学差同秦伏胜,惜年寿未足以副之。

㈢三句对:〔挽戴院长季陶〕

惟公先天下而忧,至计系安危,衡文礼佛都余事;

更谁敎国人以孝,遗徽在伦纪,正俗经邦此大原。

㈣四句对:〔湖北旅台同乡举行春节祭祖大会〕

史征筚辂,毋忘熊绎山川,元辰吿列祖列宗,三户定能光夏宇;

人在蓬瀛,弥念鹄矶风物,嘉会祝新年新运,万方同与履春台。

㈤五句对:〔寿熊敎授翰叔〕

举案有贤匹,荷薪有令子,立雪有高材,百劫成不坏身,健征龙德;

劢学若荀卿,衡道若退之,能文若永叔,千觞介无量寿,欢溢鳣堂。

㈥六句对:〔挽许资政静仁〕

年踰九十,望则视伏胜尤高,溯甘棠听政,英簜修盟,扬历极清华,垂老仍参夔契席;

节近重阳,公又继韬园而逝,怅萸佩无灵,薤歌载唱,山邱正零落,撩人偏送鲤鱼风。

㈦七句对:〔挽张考试委员默君〕

伯姬无其寿,茂漪无其位,木兰良玉,无其文采词华,只身看众美能兼,彤史所征,允推间出;

革命本乎诚,选士本乎公,建策陈言,本乎湛思达识,垂死叹两京未复,湘灵如在,定佑中兴。

㈧八句对:〔挽陈副秘书长布雷〕

人每以燕许拟公,实则机务颜参,功符内相,鞠躬尽瘁,事类武侯,勋名让青史安排,诚开衡岳云,清飮建业水;我方冀夔皋再世,岂料高丘寥廓,哀并灵均,沧海横流,叹深尼父,心血为苍生呕尽,国逢多难日,天陨少微星。

㈨十三句对:〔蒋东芙老人金婚纪念〕

弘图盛业,数南州货殖,端推锦市之雄,疏财若范少伯,好客若郑当时,有芳兰九畹,奇石一邱,名画法书几盈万轴,润身润屋,乐与人同,鼋渚足徜徉,更晩岁东游,海角鸥波供小憩;

吉日良辰,参西俗礼仪,合举金婚为庆,献酒则麻姑仙,问年则绛县老,喜子舍重规,孙枝叠秀,婿乡甥馆复蔚群英,敎孝敎忠,嘏宜天锡,鹤筹添寿考,待中原北定,花前鸠杖看双还。

上所胪列者,兼亦涵盖了〔楚望楼联语〕各种类别。至于句法、句型部分,因变化繁多,非小文所能究极,兹不赘。

一般而论,单句对的声律一如五、七言律诗的颔联与颈联。二句对则为:「—平—仄;—仄—平。」三句对为:「—平—平—仄;—仄—仄—平。」四句对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四句对的联律系承袭骈文的规则而来,这种联律,称作马蹄韵,又名马蹄格。古今眞正的制联高手,基本上都遵守马蹄韵进行创作,〔楚望楼联语〕当然也不例外,如:

〔挽总统府张资政怀九〕

炳灵江汉,弼建新邦,立朝总风度推公,余事孤鸿传雅咏;

比迹绮黄,默匡宏业,华国以文章许我,平生一鹗负深期。

〔挽政治大学卢敎授声伯〕

宫墙擫笛,得吴霜厓、卢飮虹一脉之传,从者数千人,雅调能赓杨柳岸;

诗会停杯,继彭素庵、姚味笋诸公而逝,伤哉重九节,清吟不共菊花天。

〔挽总统府居资政觉生〕

义旗树江汉先声,任学生军统领,作革命党前驱,赫赫风云,开国相看几元老;

文字见秀才本色,谱齐天乐十章,撰行役吟三首,拳拳名敎,盖棺无愧一耆儒。

首联及次联的声律均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末联的声律为:「—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皆属马蹄韵,因而声律谐美,余音绕梁,不绝如缕。

气势雄伟

气势系指联语神情气槪风貌的外在表现。联语亦同古文,须有磅礡的气势充实于其间,纔能展露雄伟之美。联语创作的气势是丰富多采的,不同时代审美观念的变化,作者才性以及主题的差异,都决定了联语气势是各各不同,成先生因长期为中央挥如椽之笔,如:

〔代挽王上将之钟〕

八公草木震威声,拒胡虏以障青徐,铁血铸孤城,壮烈岂在张睢阳之下;

万古梅花表芳躅,登岷山而望淮海,衣冠峙双冢,精魂应与史阁部为邻。

〔代挽戴将军安澜〕

此役自马援南征而后,足令铜柱增光,天声扬大汉威灵,古有名将,今有名将;

问谁挫虾夷西犯之锋,直向铁关鏖战,热血为神州挥洒,成亦英雄,败亦英雄。

王铭章字之钟,年三十五岁,四川新都人,为一二二师师长。为障护青、徐,抗拒日军侵略,于一九三八年三月十七日壮烈成仁,连八公山草木亦被威声所震,其毅魄不在唐代死守睢阳城的张巡之下;登岷山而望淮海流域耸立的衣冠双冢,万古梅花表征他们的芳香不染,王上将的精魂应与死守扬州城的史可法相邻。戴安澜,年三十八岁,安徽无为人。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六日壮烈牺牲于鎭南关抗日侵略之役,其作战地点即在铁关。于是以汉代南征扬威的名将马援来比拟今天在铁关为保疆卫土、力挫日军侵略而英勇捐躯的戴将军。因马援、张巡、史可法皆是大家心目中最崇敬的历史人物,援古证今,自然气势非凡。

境界高远

所谓境界,即指人的思想意识所造诣之境。其理论本质是情景交融、虚实结合[5]。惟境界必须追求高远,始臻高格,诗文如是,联语当然也不例外,在〔楚望楼联语〕中,如:

〔先总统 蒋公九二冥诞纪念〕

青史不磨,本禹稷饥溺怀,成汤武征诛业;

黄图必复,仗慈湖一片月,开衡岳万重云。

〔监察院于故院长右任百年冥诞纪念〕

振关学、扬汉声,一代元勋成独往;

登高山、望远海,百年宏业启中兴。

首联谓 蒋公东征、北伐、抗日、戡乱,成就汤武征诛大业,荡开衡岳万重云,何等气势?后联谓:一代开国元勋于右老,临终前二年作歌云:「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有国殇!」其百年宏业足以开启我中兴契机,亦何伟哉!

意义深长

联语如同诗文,均以立意为主,在〔楚望楼联语〕中,颇多兴寄自然,意义深长,发人觉省者,如:

〔代题五百完人祠〕

自田横五百士以来,取义成仁,别开青史;

复燕云十六州之旧,涤瑕荡秽,且看黄河。

〔张自忠将军殉职三十周年纪念〕

死绥乃眞将军,碧血不磨,合与祁连峙高冢;

招魂有贤弟子,长歌当哭,如闻汉水咽秋涛。

〔题书室自警〕

枉作诗豪,人皆欲杀;

广培书种,天不能孤!

首联系成先生任考试院参事时所撰,备蒙钮副院长俊赏,曾于联末亲书百余字称美,且谓:「惟五百完人始足当此」云云。次联系一九七〇年五月十六日,故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上将门人谭世麟为纪念其师御倭殉职三十周年,于是作歌抒哀,用扬芬烈[6]。末联盖成先生深有感于文人不能相重,一涉讴吟,便遭媢嫉,无复温柔敦厚的诗敎存心。是故以李白睥睨一世,旁若无人,惹来人皆欲杀之,作为自我警惕。转而发心广培读书种子,传灯相续,天不能使我孤独,用意极为深长。

楚望楼联语的人情之美

我中华民族向以多礼着称于世,礼多人不怪,礼缺则难免被讥为不通人情。俗话说:「秀才人情纸半张。」由于成惕轩先生文名重天下,于是其亲友、长官、部属、门生等,必欲得其亲书联语,精裱悬挂厅堂以为贵。而联语因篇幅短小,不像骈文须惨澹经营,耗费时日;又较四字的题辞易于表达感情。因成先生系一代骈文大师,属对本非其难事,在公务繁忙之际,虽然求之者众,亦不忍峻拒,其人情之美,从〔楚望楼联语〕中,约略可见数端:

一、温柔敦厚

成先生的联语,一如其诗歌创作,大都运用比兴的手法,形成委婉含蓄的艺术风格,这也是他温柔敦厚性情的直接流露。如:

〔挽总统府刘参议孝推〕传家采笔,已看光粲孤星,定知盐絮清才,继述异时添凤藻;贡君玉堂,幸未目迷五色,所惜齿牙余论,吹嘘无力上鹏霄!

刘孝推为台北街车所伤,于一九八〇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谢世,春秋六十有七。成先生在出句谓:刘君有女兆昌,肄业台大外文系,能承其家学,所撰杂文及长短句,斐然可观,识者许为才女。对句谓,在二十八年前高考典试时,拔擢仅略小自己二岁的刘君,幸未看走眼,后来刘君果为严家淦总统赏识,专司笔札,昕夕维虔,罔敢自逸。成先生还自谦个人力量有限,未能助其更展雄才,鹏程万里;而噩耗骤传。唁生吊死,何其温厚也。

二、重礼守分

日常人伦情感之美,所表现在待人接物上的,莫过于能重视礼节、严守分际了。成先生一生严谨,系表里如一的谦谦君子、恂恂长者,不仅为人如此,重要的是文亦如其人,在他的〔楚望楼联语〕中,如:

〔国民政府林故主席子超百年冥诞纪念〕

图像穆清风,对如雪修髯,侊亲德宇;

垂衣辉盛业,愿在天伟魄,长护神州。

〔军需学校张故校长孝仲百年冥诞纪念〕

以忠勤式僚属,以诚朴化生徒,身敎久弥彰,绝胜皋比千万倍;

有俭德型其家,有清芬播于国,世风今渐替,谁念狐裘三十年。

以上二联系成先生对林故主席及张故校长两位老长官百年之后的虔诚追思,读了在在可感受到其重礼守分、拳拳忠爱的人情之美。

三、悲天悯人

凡是温柔敦厚、重礼守分的人,一定有着民胞物与、悲天悯人的胸襟。成先生因具此深厚的心灵之美的内涵,于是发而成为文学艺术之美,在其〔楚望楼联语〕中,如:

〔题南山放生池〕

月到风来,何处着半毫尘影?

鸢飞鱼跃,此中呈一片天机!

〔题大贝湖亭〕

如对画中山,碧树千丛缀鸥鹭;

待为天下雨,澄湖万顷隐蛟龙。

〔题中国考政学会〕

平生以报国相期,幸毋忘董子天人,范公忧乐;

得士为经邦之本,愿博采汉唐遗法,欧美新规。

〔美国建国二百周年纪念〕

开国懋鸿规,积二百年滋长繁荣,不独亲其亲、子其子;

寰区瞻马首,作亿万人和平保障,愿皆宅尔宅、田尔田。

首联出句是其光风霁月人格的自然呈露,对句由鱼鸟的飞跃而悟一片天机纯属仁者所见。次联对句:「待为天下雨」,是泽被群生的期盼与宏愿。第三联隐然系他一生志业的写照,难得的是完全出自对后生的期勉,而非自我吹嘘。末联以〔礼记.礼运〕大同世界和平的理想美景到来为心愿,在在可见其悲天悯人的胸襟。以上四联均系应邀而作,无形中自然流露仁者的心境,足见其人情之美。

结语


楹联虽属于小道,然而妆点湖山佳胜,酬应日常人事,每周于用,有其价値在。〔楚望楼联语〕,涵容万有,不主故常,通过对古今人物及名胜古迹的品题,阐扬了民族文化,字里行间充满着成惕轩先生的豪情逸志,其对仗精工、善用活典、比拟贴切、辞采华赡、声律谐美,气势雄伟、境界高远、意义深长的艺事成就,处处可见,极具特色,眞乃千古神技,一字难移[7]


题物赠人的联语,一般均受到诸多限制;难以尽情发挥,极易流于庸常。而〔楚望楼联语〕却迥出新意,其联语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成先生的朋友众多,除了国家元首外,达官贵人有:戴传贤、陈布雷、钮永建、吴敬恒、于右任、莫德惠、张知本、居正、赵恒惕、许世英、谢冠生、田炯锦、张群、孙科、张道藩、程天放、杨亮功、陈立夫、张维翰、黄少谷、刘季洪、李寿雍、张默君、罗家伦、陈雪屛、沈成章、张其昀、周开庆、梁寒操、黄伯度、史尙宽、张厉生、张兹闿、阮毅成等,著名学者有:陈含光、熊公哲、程发轫、陈大齐、戴运轨、杜元载、胡耐安、钱思亮、赵龙文、戴君仁、高明、潘重规、林尹、卢元骏、鲁实先、李渔叔、屈万里、萨孟武、徐复观、方东美、沈刚伯、许倬云等,艺术名家有:高拜石、溥儒、陈定山、丁治磐、郑曼青、陶寿伯、蓝荫鼎、黄君璧、傅狷夫、陈方、宗孝忱等,忠贞将领有:姜伯彰、胡宗南、杨森、阙汉骞、姚琮、陈大庆、李弥等,另有各界名流及后晩辈,不下二百余人,无疑可为硏究其交游情况提供宝贵的资料。更由于成先生深具温柔敦厚的情性,重礼守分的美德,悲天悯人的胸怀,待人接物,本乎至诚;故其五百四十七副联语,处处流溢一个「眞」字,这就是人情之美的最好注脚。


成先生题联不受时间、地点、对象的限制,无事不可言,将题联作为与诗文一样可以自由表情达意,写景议论的重要手段。有些联语附有小序或说明,略叙原委,而成为联语的有机组成部分,这对于了解创作目的、构思情形、书写时间地点,甚至交谊状况,都具有史料价値。


〔楚望楼联语〕以三句对为数最多,而且也写得最好;四句对以上长联,严遵马蹄韵者占百分之六十五。至于百分之三十五未依马蹄韵者,如〔寿总统府刘资政季洪〕联云:「才高而敛,位显而谦,从太学以逮容台,五十年来,不更儒素;身敬则强,心仁则寿,数良辰刚逢大耋,八千春好,定见河清。」〔寿潘敎授石禅〕联云:「当圣言垂废之时,虔事黄君,以上接余杭君,薪尽火传,照海高文能载道;于经术专精而外,别谙红学,并深通敦煌学,星钞雪纂,藏山盛业与延年。」读来仍铿锵悦耳,语音节奏之美,不稍逊色。


要而言之,成先生每一副联语都是他高洁人格的投射,有至眞、至善、至美的生命情调,为至情、至性的悠美心灵境界。综观其一生的行谊与文章,其人品卓绝,不愧是天地间的第一流人物;其文章华国,允为一代宗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按:成先生乳名良贵,学名笛仙,初仕名涤轩,后正名惕轩?湖北阳新人,历任国防最高委员会简任秘书、总统府参事、考试院考试委员,并兼政治、中央、台湾师范等大学敎授,有〔楚望楼骈体文〕等行世。

[2] 见〔文学与美学〕第五集,页四四—八三,台北文史哲出版社一九九五年九月初版。

[3] 按:是书凡一百六十九页,台湾商务印书馆一九八九年二月初版。

[4] 按:成先生撰有〔中国文学里的用典问题〕,文见〔东方杂志〕复刊第一卷第十一期。

[5] 按:〔倶舍诵疏〕云:「功能所托,名为境界。如眼能见色,识能了色,唤色为境界。」又云:「心之所游履攀援者,故称为境。」

[6] 按:张自忠将军字荩忱,民前二十一年七月生,山东临清人,为国壮烈成仁时年五十岁。

[7] 有关〔楚望楼联语〕中所集杜甫:「窃攀屈宋宜方驾,颇学阴何苦用心」句,据上海辞书出版社一九八六年七月初版〔中国古代名句辞典〕卷头即刊有清刘墉以「石庵」署名所写的法书,或许成先生未曾目睹石庵眞迹,不知自身所集古人已得之在先,盖纯属天然巧合故也。(转载自中华诗学)


作者系成惕轩先生高足,《楚望楼联语》辑录人,淡江大学中文系专任教授,台湾中华楹联学会会长。

发表于 2018-10-18 11: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某种意义上,“对仗精工”是联评的贬义词。能窥此境,始可言联。

点评

如果一副对联,除了“对仗精工”之外,再无值得称道之处,将其视为贬义,应无不可。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0-18 13:0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8 13: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可亮 发表于 2018-10-18 11:16
在某种意义上,“对仗精工”是联评的贬义词。能窥此境,始可言联。

如果一副对联,除了“对仗精工”之外,再无值得称道之处,将其视为贬义,应无不可。

点评

  如果一副对联,各方面很值得称道,获评“对仗精工”,就好比一副楷书作品,获评“这字写得真好呀,一个个字工工整整”;好比一张人脸正面像,获评“画得真好呀,你看这左右两边脸多对称!”正常情况下,作品的作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0-18 19:2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8 19: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时习之 发表于 2018-10-18 13:05
如果一副对联,除了“对仗精工”之外,再无值得称道之处,将其视为贬义,应无不可。 ...

如果一副对联,各方面很值得称道,获评“对仗精工”,就好比一副楷书作品,获评“这字写得真好呀,一个个字工工整整”;好比一张人脸正面像,获评“画得真好呀,你看这左右两边脸多对称!”正常情况下,作品的作者应当会觉得尴尬,认为评论者外行。可是,目前对联界普遍认为“对仗精工”是好评,很少有人感觉出贬义,这就说明这个圈子整体很不正常。
  不正常的背后,是看问题的角度和价值观的问题。“严对”的作品,只看到对称性的突出,忽视“对称性破缺”的重要作用,是方向性缺失。
  事实上,1楼所举成先生的那批获评“对仗精工”的作品,正确的评价应该是“端稳而灵动”,既重心稳固,又生动活泼。如:
  〔寿总统府赵资政夷午〕
  名通佛国三千界;
  寿并衡山七二峰。

  “佛国/衡山”并非小类;“三千界”虚,“七二峰”实,词类的“同质性”不强,去“春风/秋雨”之类远甚。故整联端正,“对称性”突出,而又因“微破缺”而获得细微的摇曳感。在形式层面,审美上如眺泰山稳立,而云雾萦焉。
  反过来,全部由“同质性”很强的“春风/秋雨”之类的辞藻构句而成的字字小类工对的对联,且要求一三五也论,才是人的审美视野中的真正的“对仗精工”。这样的作品,古今联集中几乎找不到。找到了,也多半不是什么好东东(刘太品老师语)。这就揭示一个重要的启示:“严对”作品中细微的“对称性破缺”,虽然不起眼,却非常重要,它是对联作品特色之源。一旦在人的审美视野中把这一点点细微的破缺也抹平,作品顿失活力。

  由此俯瞰:对联评论界的“话语体系”,还有许多日常术语也是不太正常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0 00: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副对联,如果有若干方面值得称道(包括对仗方面),而只获得了评联者在对仗方面的称道,那当然是有问题的。但是如果评联者对这若干方面都作了应有的称道,那就无可指责。
一副对联,如果在对仗方面除了“精工”之外还有其他特色,而评联者只称道其“精工”,那当然是有问题的。但是如果评联者也指出了其他种种特色,那也就无可指责了。
一楼陈先生用的小标题固然是“对仗精工”,但具体文字中则还有“精巧工致”、“新颖”、“自然”等评价,并不仅限于“精工”。这些评价是否恰当,尽可见仁见智,但至少说明了陈先生并不是只用“精工”二字评价成老先生的对仗,那只是小标题总结得欠妥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1 11:28: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价值观的偏差,而不是细节的不当。我举此例,窥一斑可见全豹。无关有没有评价其他“值得称道”的方面的问题。

只要认识到了“严对”中的细微的“犬牙”是对联作品凸现特色的重要因子,联评的话语体系就可回归正轨。再则,“对仗精工”这个说法还是可以用呀,但适用于评价一些“精致的词的对仗”,如“黄埔/青田”等。用于评价整联,就不妥当了,用了则本质上属于差评。事实上,1楼成先生获评“对仗精工”的联,都生动活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中国楹联论坛 ( 沪ICP备11042154号

GMT+8, 2018-11-19 04:3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