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楹联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总共2299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342|回复: 3

从《楚望楼联语》看成惕轩先生的联艺特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9 21: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read_mode!
成惕轩先生是湖北阳新人,1911年生(或作1912年生),1949年随国民党政权去台湾,先后在总统府、考试院等部门任职,并在一些大学任教。成惕轩诗文俱佳,亦擅联语,毕生作联逾四十年,作品近两千副,其联集《楚望楼联语》收联五百多副,虽“特其四分之一焉耳”(成惕轩自序语),然在近现代联家中,已属蔚为大观之列。
成惕轩先生的门人台湾陈庆煌博士认为“在近代制联名家中,个人以为应推阳新成惕轩先生的《楚望楼联语》最具特色”。大陆中国楹联学会副会长刘太品先生认为“(成惕轩)其对联艺术成就在当代而言可以算得上‘登峰造极’”。在认真阅读过《楚望楼联语》之后,个人认为分处海峡两岸的两位先生的判断并非过誉。本文即拟从《楚望楼联语》来探讨成惕轩先生的联艺特色。
贴切的内容
内容贴切是对联创作时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方面。一副对联,如果既可以用于此,也可以用于彼,是决难成为一副佳作的。《楚望楼联语》中的对联,几乎都是在贴切上下了功夫的,可此可彼的联不过寥寥几副而已。下面不妨看几个例子:
丹橘绛梅时节,碧鸡金马山川,天为降人豪,光赞中兴,豸阁廿年清望重;
  明珠仙露词华,白鹤朱霞风采,世方尊国老,庆逢大耋,鸾觞四座胜流俱。
上联首句以“丹橘绛梅”切寿主出生时令,次句以“碧鸡金马”切寿主出生地,末句又以“豸阁”切寿主任职部门监察院,可谓确切不移。
于咏絮颂椒而外,弘衍心传,推船山一家言,说横渠四句教;
  当佩萸簪菊之先,乐介眉寿,分陶公九日酒,醉王母万年觞。
上联首句切寿主为有才的女子,末两句用张船山、张载两切张姓,下联首句与第三句切时,亦可谓确切不移。
浮海望齐烟,定知故宇萦怀,曲阜春风钟阜月;
  传经昌汉学,更有高文华国,灵均骚赋大均诗。
上联首句切死者身居海外(台湾),末句“曲阜”切死者的家乡山东,“钟阜”切死者曾长期生活和工作的地方南京,下联末句切死者能诗赋,且其中“灵均”、“大均”两切屈姓(屈原、屈大均),亦极为贴切。
以法去害群马,以言救在泽鸿,议席戎旃,各有千秋光楚乘;
或闲钓东海鳌,或健射北平虎,心从耳顺,定教一例到彭年。
在寿联中,除了较常见的贺夫妻双寿联和偶见的贺兄弟寿联外,贺两个关系并不密切的人的联是非常罕见的。而此联正是一副“寿何总监雪竹六十、孔参政雯掀七十”这样两个年龄不同,经历不同,职务也不同的人的联。在一副容量有限的对联中,如何平分秋色地分别切到两人,是极为考验作者功力的。成惕轩先生很好地解决了这一问题:上联首句切何的执法总监身份,次句切孔的国民参政员身份,三句“议席”、“戎旃”分切两人的身份(参政员、军人),末句“楚乘”又切两人同为湖北人;下联首句切孔,次句切何,三句“心从”、“耳顺”分切七十岁和六十岁,末句用“一例”又同祝两人长寿,既不厚此薄彼,更不顾此失彼。
以上例联,都是有联题的,我们可以从受联人的生平来了解联文的贴切。而在《楚望楼联语》中还有一部分联是由于成惕轩先生因年久不复记忆而笼统地题为“寿人”或“挽人”的。因为成惕轩先生写得贴切,我们可以反过来从联文推测出受联人的若干情况,如果是深知成先生作联时期台湾政界、军界、学界人物详情的人,甚至有可能考证出受联人是谁。请看例联:
钓鳌承百代高风,宜家学递传,一样青莲诗好;
称兕值重阳令节,喜宾筵同醉,四围黄菊香清。
从上联可知,寿主姓李,能诗;从下联可知,寿主生日在重阳节。
传世紫阳家学盛;
杖朝黄发岁华新。
从上联“紫阳家学”可知,寿主姓朱;从下联“杖朝”可知,寿主八十岁。
多样的风格
不同的联作者,其所创作的对联的风格往往有所不同。有的擅长使用诗词句式,有的擅长以骈文句式或古文句式入联;有的以豪放见长,有的以婉约见长;有的擅写长联,有的擅写短联。可说是百花齐放,各擅胜场。但作为真正的对联名家,往往兼擅各体,能根据不同的题材、不同的内容,量体裁衣地选择恰当的表达形式。成惕轩先生就是这样的名家,在《楚望楼联语》中,我们可以见到各种不同风格的对联:
在短联中,单句七言、两句五七言等诗词句式的联占有相当的比重。这类句式适应性广,无论典重、飘逸,豪放、婉约,皆可采用。下面举的例联就体现了不同的风格,有兴趣的读者不妨自行体会:
圆峤岁华添鹤算;
曲江风度重鸿枢。
倚天早识无双剑;
登岳还看未了青。
词分燕子笺中锦;
眉画鸥波馆外山。
合力济明时,梓舍才推三凤盛;
齐眉登大耋,华堂春占七鲲先。
清议动江城,无冕足当王者誉;
丹心照瀛海,盖棺不负党人身。
投老五湖舟,海上白鸥同浩荡;
招魂千嶂月,江干黄鹤傥归来。
另一种两句四四句式的短联也颇常见。这种句式的联较为典雅、庄重(故不太适合用于挽联,《楚望楼联语》中就没有一副挽联是采用四四句式的。)。如:
周岳生申,维嵩极峻;
商芝瑞汉,与国同庥。
祛蠹书丛,钓鳌海曲;
灵龟寿永,雏凤声清。
枉作诗豪,人皆欲杀;
广培书种,天不能孤。
三至四句中等长度的联,是《楚望楼联语》中最多见的联。其句式安排与文字风格也最为多姿多彩。下面还是来看例联:
民颂海东春,富寿有加,欣睹一夔臻上理;
道援天下溺,耄期无倦,行驱万马复中原。
全联都是诗词句式。
以浊醪浇块垒,以修竹写嵯峨,雅度去俗流远矣;
于帷幄运筹谋,于枢垣参密勿,旧勋俟惇史书之。
全联都是古文句式。
贡院树新规,事美传衣,和凝曾得多士;
儒林弘正学,望隆祭酒,荀况最为老师。
首句是诗词句式,后两句是骈文句式。
兼义理词章考据之长,纂述拟龙门,一例名山传世必;
  揽蓬莱方丈瀛洲之胜,啸歌在鸿庑,百年仙眷占春多。
首句是古文句式,后两句是诗词句式。
勤宣筚辂,上承楚国遗风,悬思梅落江城,定有穷黎知爱树;
采曜桑弧,生与田文同日,喜见榴开海屋,纷于大耋报添筹。
前两句是骈文句式,后两句是诗词句式。
不难看出,这些例联的文字风格也是各不相同的。
在《楚望楼联语》中,五句以上的长联虽然为数较少,但总体质量并不低。下面我们来具体分析几副有代表性的长联:
此役自马援南征而后,足令铜柱增光,天声扬大汉威灵,古有名将,今有名将;
问谁挫虾夷西犯之锋,直向铁关鏖战,热血为神州挥洒,成亦英雄,败亦英雄。
此联虽是挽联,但因所挽是抗日英雄戴安澜,故全联见雄壮而不见哀伤,处理得很恰当。尤其上联,前两句以东汉名将马援南征相比,第三句化用班固《封燕然山铭》文字,四五两句以“古有名将,今有名将”作结,前后呼应,一气呵成,气魄雄浑,极见功力。对仗方面“马”与“虾”的借对,“南征”与“西犯”,“铜柱”与“铁关”的工对,“古”与“今”和“成”与“败”的自对,也很见手段。此联唯一的瑕疵是“铁关”不合事实,但并不妨碍全联的艺术成就,或可以东坡《赤壁赋》例之。
汤旱仗无忧,嗷嗷鸿雁,托庇慈云,惊心生佛遽西归,八百孤寒,齐向翳桑哭宣子;
楚氛嗟渐恶,渺渺龙鸾,飞升净土,回首故山忍南望,二三耆旧,又凋硕果到中郎。
此联所挽的死者已不可考,但从上联我们可以看出死者热心慈善事业,从下联我们可以看出死者是成惕轩先生的湖北同乡故交,其贴切可知。对仗方面“鸿雁”与“龙鸾”,“慈云”与“净土”,“惊心”与“回首”,“西归”与“南望”,“八百孤寒”与“二三耆旧”,“翳桑”与“硕果”,“宣子”与“中郎”等处,或两字皆工,或其中一字工对,甚见手段。
人每以燕许拟公,实则机务频参,功符内相,鞠躬尽瘁,事类武侯,勋名让青史安排,诚开衡岳云,清饮建业水;
我方冀夔皋再世,岂料高丘寥廓,哀并灵均,沧海横流,叹深尼父,心血为苍生呕尽,国逢多难日,天陨少微星。
此联所挽者是陈布雷。一般人都认为陈布雷只是蒋介石的笔杆子,但成惕轩先生别出机杼,指出陈布雷还有更重要的事功,即鞠躬尽瘁地参与机要。这个应该是多数人所不曾道及的。从布局方面看,上联就其生前事业立论,以陆贽和诸葛亮相比,结尾两句突出其“诚”和“清”;下联从哀悼角度立论,以屈原、孔子相比。全联脉络清晰,条理分明。对仗方面也很有可观,比如“燕”与“夔”的动物字借对,“青”与“苍”的颜色字对,“云”、“水”、与“日”、“星”的自对和互对,“丘”与“海”的地理字自对等处均是。此联的瑕疵是推崇有逾分之感,但是考虑到成先生与陈布雷的关系,似也无可厚非。
弘图盛业,数南州货值,端推锦市之雄,疏财若范少伯,好客若郑当时,有芳兰九畹,奇石一邱,名画法书几盈万轴,润身润屋,乐与人同,鼋渚足徜徉,更晚岁东游,海角鸥波供小憩;
吉日良辰,参西俗礼仪,合举金婚为庆,献酒则麻姑仙,问年则绛县老,喜子舍重规,孙枝叠秀,婿乡甥馆复蔚群英,教孝教忠,嘏宜天锡,鹤筹添寿考,待中原北定,花前鸠杖看双还。
这副十三句,单边69字的长联是《楚望楼联语》中最长的一副。成惕轩先生写来十分得心应手。下面略作剖析:
全联分三个层次,首三句、中间七句和末三句各为一个层次。上联首三句写其事业,中七句写其“疏财”、“好客”和与人同乐。末三句写其夫妇前在太湖和今在台湾的生活;下联首三句写金婚,中七句写其夫妇自身高寿,子孙婿甥都有出息,源于夫妇教导有方,故应得上天赐福,末三句祝寿并预祝“中原北定”后夫妇双双回乡。可谓层次分明,脉络清晰。
文字方面用范蠡、郑当时、麻姑、绛县老人诸典入联;“芳兰九畹”化自屈原《离骚》,“中原北定”化自陆游《示儿》诗;“东南西北”的方位字对,“九”、“一”、“万”与“重”、“叠”、“群”的数目字对,“鼋”、“鸥”与“鹤”、“鸠”的动物字对都极为工巧。可谓文字典雅,对仗工稳。
全联声律方面几无缺陷,亦无一不规则重字,极见功力。
雅致的文字
除了少数白话联外,对联从总体上来说属于古典文学的范畴,因此应采用古诗文语言来写作。总体而言,大多数对联的文字是比较雅致的。当然,不同的作者由于其功力不同,所创作的对联的文字的雅致程度,也会有很大的差别。纵观《楚望楼联语》,绝大多数联作的文字甚为雅致,从中可见成惕轩先生的文字功力,非同一般。
成惕轩先生主要采用了两种方法,以使文字雅致。一是用典;二是引用或化用前人诗文入联(精巧的对仗也是使文字雅致的方法之一,因后文另有论述,此处不涉及)。
先来看用典的例联:
令德世增华,独能兼颍川政事,叔度风仪,梨洲史识;
大年天锡嘏,更谁似仙眷齐麋,佳儿展骥,快婿乘龙。
上联三个排比句各用一典,从三个不同的角度颂扬寿主,且均切黄姓,极见功力;下联“齐麋”、“展骥”、“乘龙”也是用典,虽然不及上联,但各用一个动物字自对,亦非寻常笔力所能到。
举案有贤匹,荷薪有令子,立雪有高材,百劫成不坏身,健征龙德;
劝学若荀卿,卫道若退之,能文若永叔,千觞介无量寿,欢溢鱣堂。
上联用“举案”、“荷薪”、“立雪”三典分别从妻、子和门生三方面称颂寿主;下联用三个古人从不同的角度比拟寿主。均是用典的典型手法。
清辞郢雪,妙笔江花,其人不可及也;
耆齿渭熊,佳儿池凤,盖天所以酬之。
上联用阳春白雪、妙笔生花两典称颂寿主文才;下联也用“渭熊”、“池凤”两典分别称许寿主本人高寿和儿子有出息,且“郢”、“渭”、“池”同为地理字,而“江”字也可以借地理字义相对,自对互对皆工,极见手段。
海上迓旌旗,听夹道欢声,曾来竹马;
江南念涂炭,知九原遗恨,不仅莼鲈。
上联用东汉郭伋“竹马”之典,称颂死者德政,兼切郭姓;下联用西晋张翰“莼鲈”之典,点出死者思乡之情。“竹马”与“莼鲈”植物字加动物字之对,亦复工巧之极。
负笈历两大洲,嗟壮志未酬,竟孤负书生燕颔,海客虬髯,将军猿臂;
结邻互十余载,溯前尘如梦,最难忘灯火秦淮,烟波湓浦,风雨巴山。
上联后三句用班超、虬髯客、李广之典,写得虎虎有生气,而“燕颔”、“虬髯”、“猿臂”三个动物字加形体字的自对也极见功力。下联以情胜,在文字方面则不免稍逊了。
再来看引用或化用前人诗文入联的联例:
鸿猷有光,作舟楫,作盐梅,作霖雨;
麋寿无极,如山川,如松柏,如冈陵。
上联三个排比句出自《尚书•说命》,其中第二句属化用,另两句是引用原文;下联三个排比句出自《诗经•天保》,其中第二句是引用原文,另两句属化用。全联显得典雅、庄重。
棣萼耀清班,伯氏吹埙,仲氏吹篪,各有鸿文动僚寀;
桑弧纪多寿,八十曰耋,九十曰耄,还添鹤算到期颐。
上联“伯氏吹埙,仲氏吹篪”引自《诗经•何人斯》,下联“八十曰耋”引自《诗经》毛传,“九十曰耄”引自《礼记•曲礼上》。用于贺两兄弟之寿,既贴切,又典雅。
治生踵陶令高风,五十亩种粳,五十亩种秫;
介寿借庄生吉话,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
上联“五十亩种粳,五十亩种秫”出自萧统《陶渊明传》(只是两句调整了前后位置);下联“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引自《庄子•逍遥游》。同是引用前人文字,此处却颇有飘逸潇洒之感。
汗马茂前勋,齿近百岁,心雄万夫,公真不愧杨家将;
只鸡招近局,春暖四筵,潭深千尺,我亦难忘稻子园。
上联“心雄万夫”引自李白《与韩荆州书》;下联“潭深千尺”化自李白诗句“桃花潭水深千尺”。亦使文字更显雅致。
逝矣孝廉船,数江关词赋,淮海风流,今日真成广陵散;
凄其乡国梦,剩千树绿杨,二分明月,遗篇犹见汉家春。
上联“江关词赋”化自杜甫《咏怀古迹》诗句“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淮海风流”化自宋人钟明《书义倡传后》诗句“风流学士淮海英”;下联“千树绿杨”化自清人陈沆《扬州城楼》诗句“曾是绿杨千树好”,“二分明月”化自唐人徐凝《忆扬州》诗句“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言简意赅地切合了死者的扬州人和“工词章”的身份。
祛蠹书丛,钓鳌海曲;
灵龟寿永,雏凤声清。
下联“灵龟寿永”化自曹操《龟虽寿》诗句,“雏凤声清”化自李商隐“雏凤清于老凤声”诗句。加上上联也用典,使得全联文字典雅庄重。
淑德曜高门,林下之风殊可敬;
清辉黯虚幌,天边有月不长圆。
如果不注意,就不一定能想到下联的“清辉”、“虚幌”和“月”是化自杜甫《月夜》诗,只是加入了“黯”和“不”,反用其意而已。可说是化句无痕。
工整的对仗
对仗是对联最主要的特征。写出对仗工整的对联,可以说是对联作者的共同追求。无论将《楚望楼联语》中的对联与前人、同时代人或后人的对联相比较,我们可以发现,就对仗的工整而言,《楚望楼联语》绝不逊色于任一时代的联界高手。
在这一方面,成惕轩先生主要采用了两种方法。
一是较多地使用小类工对。在对仗方面特别敏感的数目字、颜色字和方位字,《楚望楼联语》联语几乎没有不同类相对的,而对于动物字、植物字、形体字、天文字等,也常常做到同类相对,尤以动物字最为突出。下面看一些例子:
新年蓬海鹤添筹,杖国春长,上齐九老;
  明岁松江鲈作脍,还乡人健,重进千觞。
“年”与“岁”的时令字对,“蓬”与“松”的植物字对,“海”与“江”的地理字对,“鹤”与“鲈”的动物字对,“国”与“乡”地理字对,“九”与“千”的数目字对,均极为工整。
于咏絮颂椒而外,弘衍心传,推船山一家言,说横渠四句教;
  当佩萸簪菊之先,乐介眉寿,分陶公九日酒,醉王母万年觞。
“絮”、“椒”与“萸”、“菊”的植物字对,“心”与“眉”的形体字对,“一”、“四”与“九”、“万”的数目字对,“山”与“渠”的地理字自对,“公”与“母”的人伦字自对,“日”与“年”的时令字自对,是何等的工整。
威凤其德,良骥其才,宜斯人荷两纪非常之遇;
  归马于山,放牛于野,愿来者赓百年未竟之功。
四个动物字“凤”、“骥”、“马”、“牛”之对最是亮点,此外“德”与“才”的自对,“山”与“野”的自对以及“两纪”与“百年”的数目字加时令字之对也甚为工整。
嘉话十年前,正雁塔高题,雀屏新中;
春光三月好,有凤毛绕膝,鸿案齐眉。
四个典故各用一个动物字而且是同属飞禽的动物字“雁”、“雀”、“凤”、“鸿”之对,彰显了作者的非凡功力,此外“十年”与“三月”的数目字加时令字之对和“膝”与“眉”的形体字自对也极为工整。
二是适当地使用借对,更是工中见巧,灵动可喜。下面也看一些例子:
金鉴佐中兴,燕国文章为世重;
玉觞歌上寿,鹤楼风月待公还。
此联以“燕国”切姓,以“鹤楼”切地,而又巧借“燕”字的动物义对“鹤”,十分工巧。
清望豸冠尊,悬弧纪蓬岛春来,直跻一百廿岁;
  壮怀龙剑在,归棹指蒋山青处,再举五十二觞。
此联“蓬岛”与“蒋山”同为地名,且“岛”与“山”都是地理字,已经相当工整,而如果想到了“蒋”字也有植物义,作者有意借以对“蓬”,则一定会对如此工巧至极的借对拍案叫绝。
棠荫话鲲瀛,看比户熙春,遗爱犹存开府地;
  芜辞愧燕许,纪长桥跨海,不才曾是捉刀人。
此联首句借“芜”的植物义对“棠”,借“燕”的动物义对“鲲”,一句之中,两用借对,极为灵动。
鸠杖望如仙,耆齿已超唐白傅;
  龙门容续传,侠怀宁让鲁朱家。
此联的“唐白傅”与“鲁朱家”之对,因都是人名,已经较为工整,而“唐”、“鲁”二字分别借春秋国名成对,“白”、“朱”二字分别借颜色义成对,工巧之极。
儒效远征朱舜水;
词华富比白香山。
与上一联相似,次联也采用了“朱”与“白”的借对,再加上“水”与“山”的工对,亦是工巧之极。
历万海千桑之劫,寄百年一梦之身,晚赞中兴,蒲轮世重;
忘白衣苍狗于怀,习清磬红鱼于耳,上登极乐,桂宇秋澄。
下联“清”字借“青”字之音,以颜色义与“白”、“苍”、“红”形成工整的自对,以对应上联的四个数目字自对。
严谨的声律
对联是有声律要求的文体,但是从古代直到近现代,并没有成文的,系统的,几乎得到联界公认的声律规则出现。在成惕轩先生创作对联的上世纪四十至八十年代,也仍然是这样。不过就大多数对联名家而言,他们心中自有对联声律应该如何处理的一定之规。这个“一定之规”自然因人而异,有的严格一些,有的宽松一些,但大同小异则是无疑的。
我没有见到成惕轩先生关于对联声律应该如何安排的论述,但是从《楚望楼联语》所收的对联可以看出,成惕轩先生对对联声律安排是相当严谨的。即使以本世纪初出台的偏于过严的中国楹联学会的《联律通则》来衡量,其符合率也是较高的。
先看联末平仄安排。上联末字仄收,下联末字平收几乎是有对联以来绝大多数作者的共识。《楚望楼联语》所收的对联没有上联平收,下联仄收的;也没有上下联都是平收或仄收的。而从我们前文已经提及的一联可以知道,这样安排是成先生有意而为的。这一联是:
治生踵陶令高风,五十亩种粳,五十亩种秫;
介寿借庄生吉话,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
成先生把《陶渊明传》的原文“五十亩种秫,五十亩种粳”,调整为“五十亩种粳,五十亩种秫”,显然是因为“秫”字仄声,“粳”字平声,调整后才能保证上联末字仄收。
再看句脚平仄安排。上下联对应句句脚平仄相反,也是大多数作者在创作时所尽可能遵守的。在《楚望楼联语》中,不符合这样安排的情况极少。除了上引的“五十亩种粳,五十亩种秫”与“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因是引用古人成句的例联外,仅有两联而已(其中一联还是集宋词联)。我们也可以找到成先生因保证句脚平仄相反需要而调整的例子:
求之昔贤,在汉为萧曹,在唐为杜房,在宋为韩范;
岿然大老,其量若江海,其施若霖雨,其寿若冈陵。
唐朝名臣房玄龄、杜如晦,一般都合称房杜,这里调整为“杜房”,显然也是为了保证句脚为平的需要。
再看句中平仄。就五、七言近体诗式的联句而言,在《楚望楼联语》中无论是单句联还是多句联中的五、七言句,每一个单句的句中平仄几乎没有不符合近体诗的平仄格式的。上下联相对两句的句中平仄,除了极少数几联(如元礼龙门百千士;平仲狐裘三十年)相粘外,其余也都是相反的。
就四言、六言句的句中平仄而言,虽然一般认为本句二、四、六位平仄应交替,对句二、四、六位平仄应相反。但是在创作实践中符合率并不太高(总体而言符合率不过70%左右)。但《楚望楼联语》中的四、六言句(包括含领字的联句的四言部分),符合率明显大于这个比例。不符合的只是极少数,其中还包括由于引用前人成句入联(如“心雄万夫”)或自对的两个四言句有重言而难于兼顾句脚平仄和句中平仄(如“伯氏吹埙,仲氏吹篪”)的情况。
就古文句式而言,一般对句中平仄的安排都比较宽松。但在《楚望楼联语》中仍有相当一部分做到了本句节奏点平仄交替,对句节奏点平仄相反。如:
旷怀非于定国所能,荣逾华袞,朴若布衣,觞咏接孤寒,那复门风矜驷乘;
同里继李卫公而起,胸抒雄谟,手光旧物,鼎钟铭阀阅,固应海客陋虬髯。
此联首句系古文句式,但各节奏点平仄安排完全做到了本句交替,对句相反。
又如:
以浊醪浇块垒,以修竹写嵯峨,雅度去俗流远矣;
于帷幄运筹谋,于枢垣参密勿,旧勋俟惇史书之。
此联全联是古文句式,但也做到了各节奏点本句平仄交替,对句平仄相反。
最后来看一下多句联各句的句脚平仄安排。这个问题联界历来没有较为一致的认识,而且在本世纪以前有关的论述也甚少。大陆联界就此进行较为深入的讨论和提出种种“规则”,已是在成惕轩先生去世之后了。
但是在《楚望楼联语》中,成先生把多句联的句脚平仄安排得十分得心应手。仔细读来,其中有两点是很值得注意的。一是除了句脚重言之外,多句联最末两句的句脚平仄绝大多数是相反的(即上联两个句脚为平仄,下联两个句脚为仄平);二是当多句联中有两句是自对句时,除了句脚重言之外,其句脚平仄绝大多数也是相反的。
我们也能在《楚望楼联语》中找到第一种的例联,借以说明成先生的这类句脚平仄安排是有意为之的。请看:
鸿猷有光,作舟楫,作盐梅,作霖雨;
麋寿无极,如山川,如松柏,如冈陵。
上联的“作舟楫”和“作霖雨”引自《尚书•说命上》,而“作盐梅”化自《尚书•说命下》。由于上联联末必须用仄声,所以“作盐梅”不能放在最后。那么为什么不是放在最前而是插在了中间呢(在《尚书•说命上》中,“作舟楫”和“作霖雨”原本是相邻的)?显然是出于不希望末两句句脚同为仄声的考虑。为此成先生还把下联的“如松柏”也插在了“如山川”和“如冈陵”之间。
我们虽然找不到第二种的例联,但是纵观全书,几无例外,应该也足以表明成先生是有意为之的了。这两种句脚平仄安排对于保证联句颂读时的铿锵有力是有利的,成先生的这种有意为之,正说明了成先生对于多句联的句脚平仄安排是有深入而正确的认识的。
结语
上面我们从五个方面用例联说明了成惕轩先生的联艺特色。相信认真读过上文的读者已经注意到了,每一副例联并不是只体现了一种特色,而往往是多种特色在同一副对联中交叉地体现了出来。也就是说在对联创作中,成先生是综合地运用了若干种适当的艺术手段,以尽可能创作出一副具有较高艺术水准的对联。惟其如此,《楚望楼联语》中的大多数联作才能具有很高或较高的艺术水准。
行文至此,似有必要谈一下《楚望楼联语》的不足之处。我以为《楚望楼联语》的不足之处大致有以下三点:
一是就艺术层面而言,《楚望楼联语》的大多数作品的水平固然均属很高或较高,但是就思想层面的高度和新意而言,则《楚望楼联语》中堪称上乘者就少见了。不仅是寿联、挽联、贺联等应酬联如此,即使是题志联也不例外。
二是少部分作品受政治环境的影响,不免说了一些言不由衷的话。以《祝总统蒋公中正七旬晋二》一联中的“九域看贪狼尽扫”一句为例,此时蒋已经退居台湾多年,“九域”从何谈起?另外《楚望楼联语》涉及“反攻大陆”的作品不少,如果如陆游《示儿》诗那样处理,即相信“反攻大陆”会成功,但不确定何时成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成惕轩先生在一些联中就是这样处理的(如“八千春好,定见河清”、“收京期李郭”、“待中原北定,花前鸠杖看双还”等),但在另一些联中却明确地表示相信明年就会成功(如“来岁还汉家旧物”、“来岁对八公山色”、“明年当告九州同”等),这样就不免使人觉得有点言不由衷了。相信当成先生在八十年代中期结集的时候,再读这些几年十几前甚至二三十年前的“豪言壮语”时,自己也会哑然失笑的。
三是在部分应酬联中,未能免俗地作了一些过誉。由应酬联的特点所决定,多少有一点过誉是很难避免的,也无可厚非。但是聪明的作者还是会把握一定的度的。在一些联中,成先生的把握有时就有失当之处。如把孙科称为“是北斗以南一人”,称赞并不以诗文见长的立法委员杨一峰的著作“所诣在香山乐府、柳州游记之间”,用陆贽、诸葛亮、屈原、孔子来比拟陈布雷等,就未免有些过度了。
就成惕轩先生的联艺水平而言,同时代的台湾联界,无人能出其右,似已成为定论。由于上世纪四十年代末期至八十年代中期恰是大陆对联的低谷时期,我们虽然不敢断言大陆联家就联艺水平而言无人可与成先生分庭抗礼,但就流传的大量作品的总体水平而言,似很难找到可以与成先生分庭抗礼的人(同是出生于1911年的四川资中王体诚先生或可算一个)。因此,说成惕轩先生是同时代联家中少数几个顶尖高手之一,应该是完全没有问题的;甚至说他是同时代联家中的第一人,也未必可以算是过誉。
 楼主| 发表于 2018-9-19 21: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值此《楚望楼联语笺注》即将出版之际,把我去年写的也要收进书中的文字发在这里。权当帮忙造点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 10: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时先生,奉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9 09: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成惕轩先生腹笥之富,辞藻之丰,的确是同时代之冒尖者。然评价作品水平,不能比这个。凭任何体裁的作品,“识见”当为首要考察指标。尤其是在评所谓的第一人时,要重点考察有无雄句撑持,及所占比例。以此观之,同时代高成先生者多了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中国楹联论坛 ( 沪ICP备11042154号

GMT+8, 2018-12-19 11:2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