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楹联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总共2321条微博

动态微博

楼主: 时习之

读《湘绮楼联语》杂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5 00: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时习之 发表于 2018-5-4 21:26
程岏樵妻赵氏
      齐眉百岁屠苏酒;
      四德贤声宰相门。

光绪二十八年(壬寅)十二月二十四日日记:程岏樵妻五十满生,作联贺之:“齐眉百岁屠苏酒;四德三从宰相门。”

点评

如此则是夫妇二人合起来一百岁了。 谢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5 15:3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5 15:3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只绕梅花 发表于 2018-5-5 00:08
光绪二十八年(壬寅)十二月二十四日日记:程岏樵妻五十满生,作联贺之:“齐眉百岁屠苏酒;四德三从宰相 ...

如此则是夫妇二人合起来一百岁了。
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5 15:39: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剑小楼春 发表于 2018-5-4 23:11
齐眉--贤声
百岁--四德 ?

如果作交股对看,则齐眉--贤声未免太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5 15:4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只绕梅花 发表于 2018-5-5 00:00
日记作“弟兄”。

又翻书核对了一遍,书上是“兄弟”。当然从声律看,弟兄较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5 20: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龙书村
      南极一星躔寿岳;
      北来双鹤饮荣泉。
      龙书村的情况也查不到。
      上联的“南极一星”即民间俗称的老寿星,而“寿岳”即南岳衡山,这样祝寿的氛围就相当浓厚了。而从“寿岳”也可以推测这位龙书村与湖南有关系,或是湖南人,或是在湖南做官。
      下联的“荣泉”出自《汉书•礼乐志》所记载的《赤雁歌》:“食甘露,饮荣泉。”颜师古注曰:“荣泉,言泉有光华。”即清泉、美泉之意。由于龙书村的情况不详,下联特别是“北来双鹤”也就难以解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6 20:5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常霖生
      岳静湘清,桃源自乐;
      花黄酒绿,桂父延龄。
      常霖生的情况也是查不到。
      从上联看,此人与湖南有关,或者更进一步与桃源有关。
      从下联看,生日似在秋天。“桂父”是传说中的神仙,见汉刘向《列仙传•桂父》的记载:“桂父者,象林人也,色黑而时白时黄时赤。南海人见而尊事之。常服桂及葵。”
      对仗方面,首句的自对和次句的“桃源”与“桂父”之对甚好。

点评

常霖生,湖南衡阳人。(周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2 21:2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21: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许钧
      自言其家五世同堂,六十年中门内无哭声,求书一联颂之。
      五世繁昌承鞠跽;
      一家安乐住桃源。
      此联即事成文,无须多作解读。可惜许钧也是查不到任何资料。
      上联“鞠跽”即弯腰而跪。《史记•滑稽列传》中淳于髡说“若亲有严客,髡帣韝鞠跽,侍酒于前”,则也是晚辈侍长辈的礼节。
      .下联“桃源”或是指许的家乡。
      对仗方面,借“鞠”可通“菊”以对“桃”,极见匠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8 20: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徐菊人相国
      多士师为百僚长;
      廿年相及杖朝时。
      【注】民国三年(甲寅)九月十日日记云:“秘书议送徐相国寿对,请泳舟撰二联,嫌不切题,自作之,不可移一字,奇作也。”又云:“但不对耳。徐乃不受,此非我瞎巴结,亦袁世兄骂张凤翙之过。”
      徐世昌(1855—1939年),字卜五,号菊人,光绪十二年(1886)进士,清末官至军机大臣、体仁阁大学士。入民国后先后担任过国务卿和民国总统。
      民国三年甲寅是1914年,此时徐世昌六十岁,当年5月出任袁世凯政府的政事堂国务卿。这个职位相当于古代的宰相,为百官之首。上联即从这个角度立论,加以颂扬。
      “杖朝”指八十岁,典出《礼记•王制》:“五十杖于家,六十杖于乡,七十杖于国,八十杖于朝,九十者,天子欲有问焉,则就其室,以珍从。”下联祝徐世昌能做二十年宰相,这个马屁拍得也够大了。不过事实上徐在第二年袁世凯欲称帝时就不干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9 20: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黎总统宋卿
      与观音同日生,来救大千尘劫;
      应光黄异人出,能开五百昌期。
      黎元洪(1864年—1928年),字宋卿,湖北黄陂人,清末任陆军暂编第二十一混成协统领(相当于旅长),武昌起义后任湖北军政府都督,南京临时政府成立时任副总统,宣统退位南北统一后仍任副总统,袁世凯帝制失败去世后继任总统。
      黎元洪生于1864年10月19日,阴历为9月19日,正好是观音菩萨生日。上联即以此为切入点,组织成文。
      下联首句化用苏轼《方山子传》的“余闻光、黄间多异人”而成。黄陂在宋、元、明至清初均属黄州,王闿运就借此把黎元洪说成是“五百年必有名世者”的“异人”,这个想象力也是够丰富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0 20: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冯母百岁
      孙又生孙,共向萱闱瞻壸范;
      寿而益寿,重周花甲正笄年。
      上联写五世同堂,颂寿星的德行。“壸”古通“阃”,“壸范”即女性典范之意。
      下联祝“重周花甲”即再活二十年到一百二十岁。不过“笄年”一般是指十五岁,这里就有点算不清楚了。
      对仗方面,“萱闱”与“花甲”之对甚是工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1 20:52:37 | 显示全部楼层
      罗惺士子婚曾佑卿女
      彩绣承欢引雏凤;
      玉堂留砚有传人。
      罗惺士和曾佑卿的情况都查不到。
      上联只是一般语言,不能提供有关两亲家和新婚夫妇的进一步信息。下联的“玉堂留砚”则不同了,“玉堂”通常指翰林院,而“祖砚”通常与“父书”相对应。故我们不妨推测罗惺士之父是中过进士,点过翰林的。

点评

日记:“罗惺士请余及松翁为媒,主其子婚佑卿之女……因作一联贺罗。“云云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2 21:3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20:3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沈子粹嫁女
      眉弯翠黛梅梢月;
      箧有鸳鸯蜀锦云。
      在吴熙的《绮霞江馆联语》中,有一副挽“沈子粹璠”联,题下注说:“君为余四十余年老友,生平溺于长生之术,讫用无成,病革,作《别友诗》一章。”
      吴熙与王闿运完全是同时代人(吴生于1840年,只比王小七岁),且都是湖南人,因此这位沈子粹应该是同一人。但即使知道了沈子粹名璠,还是查不到更进一步的资料。
      下联或是化用刘禹锡诗“濯锦江边两岸花,春风吹浪正淘沙。女郎剪下鸳鸯锦,将向中流匹晚霞。”推测这位沈子粹有可能是四川人。

点评

徐实铨丈 丈讳芝由,举人,官湖北兴国州知州,有惠政,兴国人至今尸祝①之。归田后,主讲昭潭书院,士心翕服。“懒到不看山”五字,其退休时得意诗句也。 懒到不看山,悬车致政②,解组归田③,我曾一棹武昌游,父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2 21:0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21:3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景韩子婚
      绣藻新晖,吴歈送喜;
      玉梅初月,朝镜修容。
      刘树堂字景韩,云南保山人,官至浙江巡抚。
      “吴歈”指吴地的歌曲,出《楚辞》的“吴歈蔡讴,奏大吕些。”。上联用“吴歈”,则刘此时或正在浙江巡抚任上。
      下联“玉梅初月”当是切时。
      对仗方面,“绣藻”与“玉梅”之对甚巧,而“新晖”与“初月”之对甚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4 21:4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周绍颐新婚
      清泉香熟重阳酒;
      十月春催并蒂梅。
      周绍颐的情况也是查不到。
      此联算不得有多高妙,只是用“十月”切时,用“并蒂梅”关合结婚,用“重阳酒”应景而已。
      之所以“十月”而用“春”,则是因十月有小阳春之说。
      对仗方面,“重阳”与“并蒂”之对甚好,而以“清”对数目字“十”则未免太不讲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21:5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卷三  哀挽

      王春波  名与余同,宰清泉
      生同姓,籍同名,又鄂渚同游,官阁谈心移月影;
      病相缠,火相惊,更兵符相迫,清泉余响咽琴声。
      王开运,字春波,江西人,曾任清泉县(今湖南衡南县)令。王闿运原来也名王开运,因与他重名才改名闿运(当时王闿运归隐衡山石门,为了避免与当地的父母官重名,改名闿运)。
      此联写得有情有义。上联追忆两人的交往,既有“同游”,又曾“谈心”到深夜,显然交情不浅。下联写其临终前的困境,也颇感人。末句当是用了“宓子贱治单父,弹鸣琴,身不下堂,而单父治。”(《吕氏春秋》)之典以切其县令身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6 21: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常仪安
      仪安以咳疾属余求药,未送而闻其丧。今岁团练院司求衡州总办之人,余举仪安。保安,仪安所筑堡也。
      灵药乞来迟,遑知鹤咳秋寒,洒血未倾家国恨;
      保安团练在,当此猬毛盗起;上游真觉桂零空。
     【注】日记“遑”作“遥”。
      常仪安的情况查不到。
      上联以双方交往尤其是求药治病一事入联,就容易写出真情。
      下联的“桂零”当是指桂阳和零陵,就长沙而言,两地处于湘江上游。常仪安或与此二地有某种关系。
      对仗方面,“鹤咳”与“猬毛”之对甚是工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7 21:4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黄上达
      黄名上达,初至江南,有太子少保提督公负弩郊迎,盛具供账,黄于众中拊其背曰:“阿利,(阿读若“阿哥”。湘人平等相呼曰“阿利”,盖“儿那”声转也)好便宜黄马褂邪!好便宜宫保邪!”提督公惭愠谢去。予游江淮,黄摄宝应,访之不遇,自此遂不相闻,故下联云云。
      万骑肃军门,拊背嘕然,想见裼裘公子;
      斜阳依宝应,伤心行处,不逢飞舄王乔。
      黄上达,湖南长沙人,曾受业于左宗棠,同治三年任江苏宝应知县。
      在同治初,湖南人由于对太平军作战有功而升到提督、总兵的不少。比如同是长沙人且同姓黄的黄翼升在同治三年就是江南水师提督加一等轻车都尉世职。因此黄上达有一个官至“太子少保提督公”的亲族后辈或门生弟子是很有可能的。
      此联的特色在对仗方面,“拊背”与“伤心”,“裼裘”与“飞舄”之对均甚为工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22: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章凤渠
      城南旧友散如烟,惟与君廿载数相逢,最难忘夏口藏船,湘东酿酒;
      新岁遨头裁满月,惊此日重来成永诀,忍独看园中柚折,池上荷生。
      【注】“生”,日记作“枯”
      章凤渠的情况查不到。
      上联写两人的关系。王闿运早年曾在长沙城南书院就读,上联的“城南”当是指城南书院,则张凤渠应是王在城南书院的同学。后面的“夏口藏船,湘东酿酒”也是应该有本事的,如能查到具体细节,就好了。
      下联首句的“遨头”本是川人对太守的称呼,但这里应是指浣花节的宴游活动。“裁满月”而“重来成永诀”,突出了章死亡的突然性,因而也增加了悲剧性。
      作为挽联,末句的“荷生”似不如“荷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9 19:4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曾文正涤生
      平生以霍子孟、张叔大自期,异地不同功,戡定仅传方面略;
      经学在纪河间、阮仪征之上,致身何太早,龙蛇遗憾礼堂书。
      【注】“学”,日记作“术”。
      此联很有名,在流传中文字也有一些异同。解读上也有一些不同的见解。
      上联用西汉霍光(字子孟)和明张居正(字叔大)两位权倾一时的顾命大臣相比,看似对曾国藩评价甚高,但其实只是曾国藩的“自期”而已。而在事实上,这个“自期”是完全落了空的。在曾国藩事业的巅峰时期——同治初年,和霍光、张居正所处的时代一样,朝廷也出了个需要辅助的小皇帝同治。但是当时的政治体制是两宫皇太后垂帘听政,连领班军机大臣恭亲王也当不了霍光、张居正。只挂了个大学士的头衔,连军机处都没有进入过的曾国藩根本进不了朝廷的权力中心,只能当当两江总督、直隶总督这样的方面大员。这就是“戡定仅传方面略”。
      下联说曾国藩的“经学”水平超过纪昀(河间人)和阮元(仪征人),看似确确实实在夸曾国藩了,但是接下来又说他一辈子忙着做官,没有学术著作,因而留下遗憾。既然没有足于证明“经学”水平的学术著作,又怎么知道曾国藩超过了纪昀和阮元呢?这就从实质上把前面的夸赞一笔勾销了。
      写挽联总是要夸人,夸人总是要扬长避短,拉人作衬总是要拉有某些共同点的人,这些道理王闿运作为著名联家,不可能不知。因此,这副挽联这样写,无疑是王闿运有意为之。
      上联的“异地不同功”有版本作“异代不同时”,“异地”显然不如“异代”,而“同功”则似较“同时”为胜。

点评

另外传说曾国荃看见认为张居正霍光后代或自身下场不好,不吉利,给烧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21 18:4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0 21: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胡文忠咏之  林翼,益阳人
      死地能生,王师始变风云色;
      名臣不寿,江汉仍无砥柱人。
      胡林翼任署湖北巡抚期间在湖北与占优势的太平军反复苦战,最终抓住天京事变的良机,一举扭转局势,收复省城武昌。此后清军对太平军也逐步占据优势。上联所说大致就是这件事。
      但胡林翼在1861年即因病死于湖北巡抚任上,年仅五十岁。下联所说大致就是这件事。
      在此联中,王闿运对胡的评价应该说是恰如其分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1 18:4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时习之 发表于 2018-5-19 19:40
曾文正涤生
      平生以霍子孟、张叔大自期,异地不同功,戡定仅传方面略;
      经学在纪河间、阮 ...

另外传说曾国荃看见认为张居正霍光后代或自身下场不好,不吉利,给烧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1 22:39:11 | 显示全部楼层
      胡蓟门
      湘水古伤心,恨十载人来,拍岸惟奔千叠浪;
      遗书终不负,便万金家散,凿楹犹有十三经。
      胡蓟门的情况不大清楚。在网上可以看到钤有“胡蓟门藏书”的清代古籍,或者即是此人(与下联的内容也大致可以吻合)。
      上联写的是十年不见,今日重来,却已物是人非的悲情,营造的是“湘水无情吊岂知”的悲凉氛围。
      下联则在藏书上着笔,“凿楹”典出《晏子春秋》:“晏子病,将死,凿楹纳书焉,谓其妻曰:‘楹语也,子壮而示之。’”此指父亲死后遗留给儿子的藏书。因而也很适合挽联的语言环境。

点评

胡锡燕,字伯蓟,号蓟门。王之儿女亲家。胡系落水而死。故云也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30 23:2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2 21:5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步洲公  公,叔父也,代聂莲仙夫人作。
      玉堂雅步继家声,恨无缘祝草,有分裁花,度岭驰驱五千里,待得宦成名立,日望归来,又谁知寓馆空存,菟裘未卜;
      柳絮联吟原乐事,奈野藿长饥,蜀荼频寄,累兄营护十余年,自怜镜破珠沉,天生薄命,到此时梧桐半死,荆树仍摧。
  【注】上联“祝”,日记作“视”,下联“时”作“日”。
      聂有仪,女,字莲仙,衡山人,聂鏸敏之女,湘潭李之樾妻,王闿运的女弟子。
      从下联的“柳絮联吟”,“累兄营护”,“荆树仍摧”看,这位“步洲公”似是聂莲仙之兄,但王闿运又说“公,叔父也”,不知究竟是什么关系。
      上联的“祝草”当按日记作“视草”,此指进入翰林院。大约这位步洲公中进士后未能进入翰林院而只是做了知县(“裁花”用“河阳一县花”典),而且还远在“度岭驰驱五千里”之外。待到归来,养老的住宅(“菟裘”,典出《左传》),还没有解决,就去世了。写出了死者的郁郁不得志。
      下联从双方关系着手,写得很有真实感情。
      此联虽长,但脉络非常清晰,用典甚多而不觉其堆砌,对仗方面也颇有亮点,的是名家手笔。

点评

这副联是代挽聂亦峰的。聂莲仙是聂亦峰的妹妹,是王闿运妻子的从舅母。 同治十二年(癸酉)正月三日日记:与萧兄见聂莲仙夫人,李三丈之妻,亦峰之妹,梦缇从舅母也。见其挽联颇妥帖,又久欲见余,明日将行,故见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26 01:0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3 21:35:20 | 显示全部楼层
      袁幼安
      旌旗满眼更相逢,促别匆匆,方期同看琼花,官阁开尊重赠簠;
      湘皖讴思争述颂,横流浩浩,纵有一床牙笏,板舆还第怆居庐。
      【注】“促”,日记作“取”,“颂”,日记作“德”。
      袁学昌,号幼安,江苏武进人,光绪五年举人,曾任安徽全椒县知县,湖南提法使等职。
      上联写晤面后的“匆匆”分手,写重逢期望的再也不能实现。下联写政绩,写后辈的显贵(其子也是进士),但是人就这样死了。虽然仍是常见挽联的格局,但是组织得还是相当不错的,哀挽的氛围也完全烘托出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22:3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子春
      释褐领儒官,五马相催,虎口生还仍富贵;
      单衫最豪饮,六旬非老,鹤腰仙去太匆忙。
      杨子春的情况不详。从联中的“释褐领儒官”看,他科举得中后只做了个学官,因此大概是只中了举,并没有中进士(否则至少可以做知县)。“五马”一般指代知府,用在此处未知何所指,或者他后来又捐了官?
      此联的对仗颇有特点。“释褐”与“单衫”,“五马”与“六旬”之对是一字工,一字宽,显得灵动。而“虎口”与“鹤腰”之对两字皆工,又显得工稳。可说是各得其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5 22:42:51 | 显示全部楼层
      罗芸师
      请业事犹新,至今牛磨声中,仿佛青衿闻洛社;
      高才命不偶,从此羊湖川口,凄凉秋笛似山阳。
      【注】“社”,日记作“诵”。
      这位“罗芸师”应该是王闿运年轻时的老师,但具体情况查不到。下联的“羊湖”或是指益阳的鹅羊湖,则这位“罗芸师”很可能是益阳人。
      上联以我入联,回忆当年自己还是“青衿”时的“请业”之“事”,“至今”还记忆“犹新”,“ 仿佛”可“闻”。这样写就显得情真意切。
      下联则叹其“高才”而“命不偶”,再用山阳闻笛之典,落实到挽联上来。
      对仗方面,“牛磨声中”与“羊湖川口”之对是一亮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6 01:0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时习之 发表于 2018-5-22 21:54
步洲公  公,叔父也,代聂莲仙夫人作。
      玉堂雅步继家声,恨无缘祝草,有分裁花,度岭驰驱五千 ...

这副联是代挽聂亦峰的。聂莲仙是聂亦峰的妹妹,是王闿运妻子的从舅母。

同治十二年(癸酉)正月三日日记:与萧兄见聂莲仙夫人,李三丈之妻,亦峰之妹,梦缇从舅母也。见其挽联颇妥帖,又久欲见余,明日将行,故见之。……状如男子,殊不及亦峰。欲余代作挽兄联语,以其孤贫,不敢固辞。……半夜作亦峰挽联……

点评

谢谢提供资料,这样就清楚了。这个聂亦峰还是曾国藩的儿女亲家。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27 16:3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6 01:06:58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裁花”,日记中作“栽花”。

点评

栽花是对的,是我打错了。谢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27 16:3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7 16:3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只绕梅花 发表于 2018-5-26 01:05
这副联是代挽聂亦峰的。聂莲仙是聂亦峰的妹妹,是王闿运妻子的从舅母。

同治十二年(癸酉)正月三日日记 ...

谢谢提供资料,这样就清楚了。这个聂亦峰还是曾国藩的儿女亲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7 16:3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只绕梅花 发表于 2018-5-26 01:06
又,“裁花”,日记中作“栽花”。

栽花是对的,是我打错了。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7 16:35:04 | 显示全部楼层
      熊羽师
      同学公卿久寂寥,始知南岳传经,不羡浮云富贵;
      弟子渊骞散风雪,犹有西华作志,与闻夫子文章。
      这位“熊羽师”也应该是王闿运年轻时的老师,但具体情况也查不到。
      上联的角度较为特别,“熊羽师”自己不能成为“公卿”原本总不是好事,但后面用“不羡浮云富贵”一转,倒成了他的优点了。
      下联的“渊骞”指孔门七十二贤之首的颜渊和闵子骞。如此,则是把这位“熊羽师”直接比作孔圣人了。无论如何,总是太过誉了。次句的“西华”或是指孔门弟子公西华(亦作公西赤,字子华)。

点评

熊少牧生前著有《华山志》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30 23:05
熊羽师,熊少牧,字雨胪,长沙人。道光乙未京闱举人…著《读书延年堂集》(《清代诗文汇编》)王曾从之问业。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30 22:5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22:5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杨鲁师
      卅八年践历清华,荐左定东南,从容自享承平福;
      九十人半悲宿草,寻师到吴会,飘泊难供翣练仪。
      这位“杨鲁师”也应该是王闿运年轻时的老师,资料也是查不到,不过从联文中可以推测出一些来。他大约在翰林院之类的比较“清贵”的衙门供职多年(上联首句),推荐过左宗棠(上联次句),是江浙一带人(下联次句)。
      下联的“翣练仪”当是指丧仪,其中“翣”为饰棺之羽,“练”为周年祭吊时所用的白绢服饰。
      对仗方面,“华”与“草”的借对较有特色。

点评

光绪十五年九月十日日记云:“询知杨世兄字吉南,杨仲鲁师八月化去,当唁诔之。……” 可能是常熟杨泗孙(1823-1889),字钟鲁,号滨石。中过榜眼,当过翰林院编修。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2 14:5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21:0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唐艺渠
      中山甫捷谤书闻,一笑解兵符,转赢得十年林下乐,想从前鸡鸣夜炬,陈德晨炊,更洺沙画角春旗,都闲作分甘余话;
      湘上论兵楚材萃,群公避狂客,独我生三见手书来,忆与君销夏头陀,敲冰清苑,又游宴双蹲石鼓,尽他时泉路相期。
      【注】“画”,日记作“雪”,“生”作“出”,“苑”作“觉”,“石鼓”作“不□”,“相期”作“交期”。
      唐训方字义渠,湖南常宁县(今衡阳常宁市)人,湘军重要将领,道光二十年举人,大挑教谕。咸丰三年入曾国藩水师,后改入陆军,历任襄阳知府、湖北督粮道、湖北按察使、湖北布政使、安徽巡抚、湖北巡抚、直隶布政使等职。
      唐训方是在同治七年(1868)消灭西捻军后“请开缺省墓”并不再复出的(此前已经被弹劾降职),至光绪三年(1877)去世,正好十个年头。上联即以这些事实组织成文,用“转赢得”一转,把坏事写成好事,甚见手段。不过将唐比作赵国名将乐羊,则有些过誉了。
      下联写双方关系,可惜有些情况不大清楚,惟“双蹲”可知是指常宁双蹲书院,唐训方曾在此主讲;“石鼓”则是指衡阳石鼓书院,不知与唐训方有写什么关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0 21:0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黄翰卿  笏堂之父
      德文高世不知名,正仁里结邻,处士星潜南极曜;
      宦学传家欣有子,恨春晖同暮,东风草没旧茔青。
      黄翰卿与其子黄笏堂的情况都查不到。
      从联文看,似乎此人是王闿运的邻居,是读书人,没有做官,其子应该比他有出息些,而其妻死得更早一些。
      此联组织相关事迹成联,中规中矩,但也没什么亮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30 22:2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时习之 发表于 2018-4-9 21:45
安仁救婴堂
      捐资数千金,经理得宜,积成巨万,作联奉赞。
     保赤庆民康,水滴杨枝作甘露;

宜川:流经安仁县西部的宜阳河。(周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30 22:4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时习之 发表于 2018-5-2 20:20
陈澍甘
      五马一骢,兄弟衣绣;
      师鲸靖鳄,民物同春。

五马一骢,兄弟衣绣;
仄仄仄平 平仄通仄
师鲸靖鳄,民物同春。
平平仄仄 平仄平平 


五马一骢,弟兄衣绣;
仄仄仄平 仄平通仄
师鲸靖鳄,民物同春。
平平仄仄 平仄平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30 22:5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时习之 发表于 2018-5-27 16:35
熊羽师
      同学公卿久寂寥,始知南岳传经,不羡浮云富贵;
      弟子渊骞散风雪,犹有西华作志, ...

熊羽师,熊少牧,字雨胪,长沙人。道光乙未京闱举人…著《读书延年堂集》(《清代诗文汇编》)王曾从之问业。

点评

多谢补正资料。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31 09:3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30 23:05:05 | 显示全部楼层
时习之 发表于 2018-5-27 16:35
熊羽师
      同学公卿久寂寥,始知南岳传经,不羡浮云富贵;
      弟子渊骞散风雪,犹有西华作志, ...

熊少牧生前著有《华山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30 23:24:20 | 显示全部楼层
时习之 发表于 2018-5-21 22:39
胡蓟门
      湘水古伤心,恨十载人来,拍岸惟奔千叠浪;
      遗书终不负,便万金家散,凿楹犹有十 ...

胡锡燕,字伯蓟,号蓟门。王之儿女亲家。胡系落水而死。故云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09:37: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丁晖 发表于 2018-5-30 22:57
熊羽师,熊少牧,字雨胪,长沙人。道光乙未京闱举人…著《读书延年堂集》(《清代诗文汇编》)王曾从之问 ...

多谢补正资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22: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何郎
      何妻死于寇,其归葬即其父子敬所终之宅。余过嘉兴,彼方少而未见,敬翁留余一饭,故有此感。
      斜雪酒旗风,忆丁年旅泛鸳湖,官阁清吟曾一听;
      故乡寒食雨,又丙舍春飞燕子,江南旧恨莫重提。
      这位“何郎”与其父何子敬的情况都查不到。从注文看,应是浙江嘉兴人。
      上联的“鸳湖”即鸳鸯胡,嘉兴南湖的别称,以对“燕子”极为灵动。下联的“丙舍”指墓地上的房子,此指“其父子敬所终之宅”,以对“丁年”亦甚为工巧。
      此联运用的多个意象,均能恰到好处地营造挽联所须的氛围,甚见手段。

点评

据周注:“'何妻死于寇,其归葬即其父了敬所终之宅也。余过嘉兴,彼方少而未见,敬留余一饭,故有此感“‘云云。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2 07:4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 00: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生,生日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 18:4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生,生日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22:3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杨丽生
      孝养慰椿庭,方期两守夹河,同庆期颐还洗斝;
      能名传桂郡,独憾清湘载旐,更无廉石压归船。
      杨丽生的情况查不到。
      下联的“桂郡”当是指湖南桂阳(清代是直隶州),则这位杨丽生或是死在知州任上的。“廉石”用了三国陆绩的典:“盖当汉末,吴郡陆公绩仕于孙氏,为郁林太守。相传泛海归吴,舟轻恐覆,取巨石为装,盖其廉如此。”(见明吴宽《廉石记》)王闿运说杨丽生连“廉石”都没有,可见比陆绩还要清廉了。
      对仗方面,“椿庭”与“桂郡”之对甚是工巧,但“两守”与“清湘”则几不成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 07:4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时习之 发表于 2018-5-31 22:02
何郎
      何妻死于寇,其归葬即其父子敬所终之宅。余过嘉兴,彼方少而未见,敬翁留余一饭,故有此 ...

江南旧恨:或为何母为太平军所迫自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 08:35: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近字费解,或是所迫之笔误?

点评

老眼昏花,应为“迫”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2 10:4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 10:43: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山书隐 发表于 2018-6-2 08:35
近字费解,或是所迫之笔误?

老眼昏花,应为“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 14:5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时习之 发表于 2018-5-28 22:53
杨鲁师
      卅八年践历清华,荐左定东南,从容自享承平福;
      九十人半悲宿草,寻师到吴会,飘 ...

光绪十五年九月十日日记云:“询知杨世兄字吉南,杨仲鲁师八月化去,当唁诔之。……”
可能是常熟杨泗孙(1823-1889),字钟鲁,号滨石。中过榜眼,当过翰林院编修。

点评

查了一下,杨泗孙咸丰七年任湖南乡试主考官,而王闿运正是此年中举,两人的师生关系就是这样建立的。是他无疑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2 18:0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18: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只绕梅花 发表于 2018-6-2 14:58
光绪十五年九月十日日记云:“询知杨世兄字吉南,杨仲鲁师八月化去,当唁诔之。……”
可能是常熟杨泗孙 ...

查了一下,杨泗孙咸丰七年任湖南乡试主考官,而王闿运正是此年中举,两人的师生关系就是这样建立的。是他无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20:0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寿南
      乌衣游处最相亲,自壮年漂泊江湖,各有无穷家世感;
      素业凋零伤族从,况身后孤茕儿女,九泉难慰母兄心。
      郭寿南的情况也查不到。
      上联写双方的关系和死者生前两人“各有”的烦恼;下联写死者身后的萧条。悲凉之情溢于纸上。
      对仗方面,“乌衣”与“素业”之对甚好,但全联亦只有这一个对仗方面的亮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中国楹联论坛 ( 沪ICP备11042154号

GMT+8, 2020-7-14 01:2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