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楹联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总共2258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534|回复: 17

[月度佳作] 2017年3、4月爱联者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2 11: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read_mode!
“爱联者说”栏目继续试行新的运作方式,两月一期,由版主在月度佳作中选出10-15副联作发布,由作者本人自行评析,以期大家能更深刻地理解作品、体悟作法。如果作者本人在发布10日后未对联作进行评说,由推荐者说明推荐理由。更欢迎大家对所选作品说出你的看法来。以期从交流中共同提高。

杭州翠微亭 (毛竹) 推荐:轻雪
椽笔扫尘劳,揽翠微鹏举曾来,林樾怀人千载下;
梵钟脱物化,归碧落鹫鸣而去,云霞留我半山间。

无题之029(苏梦枕)推荐:轻雪
大抵似闲云,立人间喜嚼烟霞,懒闻世味,瘦骨轻于千岁鹤;
或能同杜牧,竟笔下郢歌不和,花月独容,诗肠流有一江春。

拟题冷香阁(边路)推荐:轻雪
何物得月分清绝、雪拥幽寒,奈天地多情,莫以藩篱拘束我;
此间宜高士长吟、美人倦倚,算江山一局,来归风雨笑谈中。

赠 黄瓜缨(紫雨云烟) 推荐:青山如是
脱貂换玉醑,自在由心,相邀黄月来瓜圃;
聊此解尘缨,歌吟任我,携得清风满袖襟。

读曼殊纵有欢肠已似冰有作(段姑娘) 推荐:金锐
有伤心欲雪,欢肠似冰,小桥樱雨一孤客;
到披发长歌,驻足狂笑,荒野杜鹃无量花。

君山(段姑娘)推荐:金锐
帝子降兮湖上,越沅芷澧兰,立八百里空青世界;
道仙宛在云间,湛湘烟楚雨,书七二峰飞白文章。

河(雪舞麝梦)推荐:一脉花香
九天水自昆仑出,吐纳百川,龙门径去饮沧海;
万仞山如尺牍看,苍茫千古,熊迹曾来牧野流。

君山(雪舞麝梦)推荐:一脉花香
我误入壶天云梦,看七二峰洞府宛然,遥向灵山呼道友;
谁分开沧海波澜,问八百里风烟何在,重来秋水辨鱼服。

赠中山书隐先生(华青璃)推荐:一脉花香
归园焚鹤诏,闭门饱蠹鱼。看莽莽孰能与酬,三百盏琼浆遥呼月;
敢期长者车?尽仰贤人墨。谅区区何以之寄,廿四番初雪复香梅。

西岭雪山(华青璃) 推荐:金锐
胜地隐蓬瀛,瑶草氤氲,无事来看卒岁雪;
虚窗忆吴蜀,玉杓流转,有亭犹诵古人诗。

超弟生日有贺(溪畔卧石)推荐:一脉花香
春情莫冷落,纵良夜伶仃,呼一月成三人饮;
浮世少思量,虽羁愁纷沓,怀五穷笑百障生。

龚自珍(边路)推荐:一脉花香
国家事岂止兵戈?侧耳有风雷,吟鞭自许催花影;
箫剑心不拘气格,从头看卷帙,清议谁能到病梅。

清明(一路风尘)推荐:一脉花香
春风芳草共含情,看杨柳絮同悲,思而涕泪,沾衣非是杏花雨;
青冢残碑相吊古,听断肠声未歇,祭以抒怀,举酒犹怜介子身。

柳絮(孤竹君)推荐:轻雪
拟看二月花,翻误一天雪,偶向莺燕楼台,为客多情添讽咏;
弗坠于风雨,即浮以江湖,试问蜉蝣世界,此身何处减飘零。

柳絮(细雨沾衣)推荐:轻雪
青君一席,南浦千丝,何处许多情,万缕烟生空聚散;
野径沾泥,高檐坠网,浮身无可寄,半庭风起各西东。

 楼主| 发表于 2017-5-12 11: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一楼。如果够勤快就汇总一下大家的说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2 11:4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2 17:3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评析能让我们这些初学者更深刻地理解作品、鉴赏作品和体悟创作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3 02: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超弟生日有贺(溪畔卧石)推荐:一脉花香
春情莫冷落,纵良夜伶仃,呼一月成三人饮;
浮世少思量,虽羁愁纷沓,怀五穷笑百障生。
------------------------------------------------------
蒙【一脉花香】青眼及众版主抬爱,不敢有违。在此谢过诸位了!
水平有限,评析也未必准确到位,还请观者多多指教!

------------------------------------------------------
人物背景介绍:超弟,80后,联海中人,标准北漂,单身独居。生日农历二月二十八,其时人在北京。此人心善,文富,亦多正气,有为者为之,不为者不为。实君子也。
用典有二:其一,呼一月成三人饮,化李白诗句:对影成三人。
                其二,怀五穷,【五穷】典出《全唐文》卷五百五十七〈韩愈十一·送穷文〉。“五穷”也叫“五鬼”。指“智穷、学穷、文穷、命穷、交穷”等五种穷鬼。遂三揖而送之。后常以“五穷”喻厄运。《前部摘自百度百科》
------------------------------------------------------
        当时写这联的时候,他在北京,我在西北,他那里已多春气,我这边犹起寒风,故多有怜悯之心。更何况他是一人在京,辛苦自不必说,那份寂寥,怕是难能消解。而我能做的也只是寄去一份远方的问候罢了。于是便有了上句,春情莫冷落,纵良夜伶仃,呼一月成三人影。
        和超弟于网上结识已有几年,对现实的种种际遇也略有耳闻。所以下句以劝解为主,开始起句,浮世少思量,虽羁愁纷沓。当今这个社会,很多人忙都忙不过来,还琢磨毛线,超弟亦在其中,而客居的日子,诸多不便,诸多无奈,怕也是无处消化了。对于结句的出现,我实话实话,上结的典故化用,造成了下结的对仗很难处理,这个五穷,也是我查典查到的,并不是当时脑子里已经存储的。但这个典,却很适用于超弟,也适用于这个联,所以就毫不犹豫的用上了。最后的百障,类似于客旅生涯,世间百味,委屈,苦涩,无奈甚至俯首,蒙羞等等。
------------------------------------------------------
         整联从起笔到结束,除五穷略有停滞,其余基本是一气呵成。这可能源自于对超弟的了解和有感而发的前提。若是给我一个不熟悉的人来写来贺,恐难以为之。再次感谢众版主给予这样一个机会,争取以后能再写出一个像样的联作为回报。也感谢能读完我这段话的朋友们,水平有限,联也未必尽入人意,评析或许还有点词不达意,多多包涵。
                                                                                                                                                                                                  -------【溪畔卧石】

点评

说得好啊,背景 典故都交待得清楚,令读者对联意的理解更清晰,也能更好体会其中妙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16 17:53
层主开了个好头。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13 14:33
背景把超弟夸天上去了 超弟赧颜了 直入人心的赠------像西北吹来一阵风,摇响了 北京漂泊人心房中久寂的风铃。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13 09:5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3 09:5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溪畔卧石 发表于 2017-5-13 02:02
超弟生日有贺(溪畔卧石)推荐:一脉花香
春情莫冷落,纵良夜伶仃,呼一月成三人饮;
浮世少思量,虽羁愁纷 ...

背景把超弟夸天上去了   超弟赧颜了     直入人心的赠------像西北吹来一阵风,摇响了 北京漂泊人心房中久寂的风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3 14:31: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曼殊纵有欢肠已似冰有作(段姑娘) 推荐:金锐
有伤心欲雪,欢肠似冰,小桥樱雨一孤客;
到披发长歌,驻足狂笑,荒野杜鹃无量花。

        段姑娘觉得自我解剖真是个难题,所以把这个难题扔给了阿楚:
        段姑娘一时意起曾创落花社赋诗。写诗少不了读诗,一天晚上,段姑娘便来到水流云。段姑娘一向喜欢素净的风格,而水流云网正是这样的网站,由此亦可一窥其主人无穷江月的风格。那天晚上的段姑娘嘴角虽然挂着浅笑,但心情无疑是黯然的。而不同之心情读的诗也不尽相同,譬如金庸江湖论酒,白酒配以犀角杯增其香,汾酒配以玉杯增其色,葡萄酒配以夜光杯增其壮,高梁美酒配以青铜酒爵增其古,上佳美酒配以大斗增其概,百草美酒配以古藤杯增其芬,梨花酒配以翡翠杯增其神,玉露酒配以琉璃杯增其佳。因此,此时的段姑娘并不想翻李供奉的飘逸洒脱,杜工部的神鬼莫测,彭泽令的恬淡宁静,纳兰容若的缠绵悱恻,高达夫的雄浑悲壮,她点开了苏曼殊的诗,那位“踏过樱花第几桥”的诗人。他父亲广东人,母亲日本人,曼殊是他的法号为人广识,原名苏戬杨戬的戬却少人注意。他在《过若松町有感示仲兄》写道:
契阔死生君莫问,行云流水一孤僧。
无端狂笑无端哭,纵有欢肠已似冰。
        段姑娘读第一句心中便叹息不已,待转“无端狂笑无端哭”句更已掩卷,到末句“纵有欢肠已似冰”居然生出一种“与我心有戚戚焉、幸亏还有曼殊的诗”之感,便提笔而挥“有伤心欲雪,欢肠似冰”,段姑娘素喜“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此时便不由自主接下去“有伤心欲雪,欢肠似冰,江湖夜雨一孤客”,一时意动,下联又该如何收尾呢,文为心声,转到自身的遭逢?段姑娘一向没有这样的习惯。或者因此段姑娘便说,她很欣赏那些在文字里肆意袒露的情怀,譬如主任师兄,譬如楚画颜白,譬如莫非清汤。林语堂曾经说过“智慧的价值就是教人笑自己”,或许段姑娘觉得还没有这样的智慧,又或许女子的天性本就是那般的宛转含蓄,段姑娘还是决定不转入自我的角度承接上联。她把思绪收起,把目光继续放到曼殊的诗里,少时,她的目光又为之停留,段姑娘又为曼殊另一首诗迷住了,那是曼殊的一首七绝《以诗并画留别汤国顿》:
海天龙战血玄黄,披发长歌览大荒。
易水萧萧人去也,一天明月白如霜。
        段姑娘并不在意汤国顿为何许人,她在意的是这首诗所带给她震撼的感觉,“披发长歌揽大荒”令她马上浮现出李学士“明朝散发弄扁舟”之句,而“大荒”在此处无疑比“扁舟”更冲撞读者的心灵,李学士“千金散尽还复来”,他的生涯纵说不上优裕,也是小资的,所以即使他情绪低落也是面对“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值万钱”生出“停杯投箸不能食”,及至上面的“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最少他还雇得或者买得起“扁舟”。曼殊虽然出生富商之家,身世极其坎坷,遭遇曲折,他踏过的“小桥”,揽过的“大荒”都是身外之物,无须一钱购得,却更让人感受到颠沛流离中的凄楚。段姑娘读到此处,便提笔续上下联:
有伤心欲雪,欢肠似冰,江湖夜雨一孤客;
到披发长歌,驻足狂笑,荒野鹃啼十万花。
为了协调平仄大荒化作荒野,段姑娘看末结对仗稍宽,荒野托江湖稍嫌吃力,又嫌十万未免用烂,便略微修改:
有伤心欲雪,欢肠似冰,小桥樱雨一孤客;
到披发长歌,驻足狂笑,荒野杜鹃无量花。
        此时荒野稳稳托住小桥,又自然出现心肠发足之人身对,以及樱杜之植物对,段姑娘此联并没有刻意而为,结果自成工对,比起以前有的联煞费苦心地追求对仗,倒是有所意外。
        曼殊有一双很冷的眼,却有一颗很热的心,文人中的僧人,僧人中的文人,他走完35年孤独红尘后留下八个字“一切有情,都无挂牵。”此是后话。再回到此联,曼殊当时的心境无疑是凄苦的、流浪的、无依的、却又是倔强的、骄傲的、任性的,而对此有所触动的段姑娘心中冷暖如何,也只有她本人才最清楚了。总的来说,这个联的手法是剪裁诗句,借人抒情。至于段姑娘本是打算读个诗写诗,却写成了一个联,此处便无须考究了。

点评

前面是化用,个人感收句苍茫无限,令人怅惘不已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16 18:0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3 14:3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溪畔卧石 发表于 2017-5-13 02:02
超弟生日有贺(溪畔卧石)推荐:一脉花香
春情莫冷落,纵良夜伶仃,呼一月成三人饮;
浮世少思量,虽羁愁纷 ...

层主开了个好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3 16: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溪畔卧石 发表于 2017-5-13 02:02
超弟生日有贺(溪畔卧石)推荐:一脉花香
春情莫冷落,纵良夜伶仃,呼一月成三人饮;
浮世少思量,虽羁愁纷 ...

你很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6 17:5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溪畔卧石 发表于 2017-5-13 02:02
超弟生日有贺(溪畔卧石)推荐:一脉花香
春情莫冷落,纵良夜伶仃,呼一月成三人饮;
浮世少思量,虽羁愁纷 ...

说得好啊,背景 典故都交待得清楚,令读者对联意的理解更清晰,也能更好体会其中妙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6 18:0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段姑娘 发表于 2017-5-13 14:31
读曼殊纵有欢肠已似冰有作(段姑娘) 推荐:金锐
有伤心欲雪,欢肠似冰,小桥樱雨一孤客;
到披发长歌,驻 ...

前面是化用,个人感收句苍茫无限,令人怅惘不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7 01: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拟题冷香阁(边路)推荐:轻雪
何物得月分清绝、雪拥幽寒,奈天地多情,莫以藩篱拘束我;
此间宜高士长吟、美人倦倚,算江山一局,来归风雨笑谈中。

上起通过“清绝”“幽寒”衬出梅花,切入“冷香”,再以“月”(在天)“雪”(在地)来总括“天地多情”,道出无论是“分”或“拥”,都是在设置“藩篱”试图“拘束我”。以这样的主线来牵引出“冷香”(梅花)的高格。
下起从“此间”来构筑“阁”的轮廓,再以“高士”“美人”来营造“阁”的氛围(宏观上“阁”是供文人骚客远眺吟啸的高台,微观上“阁”是古时女子的闺房),这样既能彰显出这个场所的丰满形象,也能提升其风雅格调。接着抛开一笔,极目远方,以惯看“江山一局”的胸襟,来稀释“长吟”的慨叹和“倦倚”的凄婉,有道是: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之所以用“风雨”,既有祝愿大家都能谈笑风生的需要,也有对“最难风雨故人来”的期许。



龚自珍(边路)推荐:一脉花香
国家事岂止兵戈?侧耳有风雷,吟鞭自许催花影;
箫剑心不拘气格,从头看卷帙,清议谁能到病梅。

刻画龚自珍的形象,我这次选择“以彼道还施彼身”的形式——就是通过他自己笔下的意象摄取一些,回赠给他。“风雷”“吟鞭”“花影”“箫剑”“不拘”“清议”“病梅”,这些意象,都是我从龚自珍的诗文中提炼出来的。然后把上下联布局一下:上联树立他的斗士形象,下联凸显他的文学气骨。最后编织一些词句来维系成一条贯穿主题的主线,尽可能做到自然畅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7 08:3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众位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7 22: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没说的的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8 09: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杭州翠微亭 (毛竹) 推荐:轻雪
椽笔扫尘劳,揽翠微鹏举曾来,林樾怀人千载下;
梵钟脱物化,归碧落鹫鸣而去,云霞留我半山间。

翠微亭位于杭州飞来峰(又名灵鹫峰)半山腰,岳飞曾在游览池州翠微亭时写下《池州翠微亭》,韩世忠夫妇为纪念岳飞而建此亭,并将此亭也命名为翠微亭。
《池州翠微亭》 岳飞
经年尘土满征衣,特特寻芳上翠微。
好水好山看不足,马蹄催趁月明归。

上联椽笔即指此诗,岳飞字鹏举,此亭为纪念他而修建,当年游览自然不是此处,说“鹏举曾来”不过附会罢了。
飞来峰又名灵鹫峰,其上灵隐寺属佛教名蓝之一,下联由此发生。
钟声自然只是钟声,这里发挥想象,灵鹫远去,钟声仿佛回归为鹫鸣一并而去,
而人(或者说亭子)亦欲同往,却被云霞所阻,此处刚好切合了亭子半山的位置。

此联翠微、碧落,鹏举、鹫鸣等处的对仗亦是一亮点,将无关的意象通过工对联系起来,这也是写联的一些小技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9 09:4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柳絮(细雨沾衣)推荐:轻雪
青君一席,南浦千丝,何处许多情,万缕烟生空聚散;
野径沾泥,高檐坠网,浮身无可寄,半庭风起各西东。

大抵咏物,总归是要有所寄托,或喻人或喻己,而我本人并无薛蘅芜的才识,能将柳絮别翻一格,发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之豪气,故而只能从比较熟悉的意象寻找一点来生发。古人咏絮者甚多,甚至以咏絮才来形容女子,而我认为,柳絮终归是个飘泊虚无的东西,因此我赋予其的是一种飘零无寄、身不由己的形象。我辈俗人,几人能完全将命运握于掌中,由此生发,借以寻找我与读者的共鸣。
上联拟从大处着笔,意在铺垫,下联从柳絮之遇,无非是俯身泥径,高挂蛛网,意象终归是凄凉零落的,用于带出后面的浮身无可寄之慨,一程风起,飘飘而去,而前路若何,也似我们的人生一般,茫然不可测。如果我对柳絮的一点点感慨,能通过文字传达给读者,这便是我的幸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2 15:31: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河(雪舞麝梦)推荐:一脉花香
九天水自昆仑出,吐纳百川,龙门径去饮沧海;
万仞山如尺牍看,苍茫千古,熊迹曾来牧野流。

君山(雪舞麝梦)推荐:一脉花香
我误入壶天云梦,看七二峰洞府宛然,遥向灵山呼道友;
谁分开沧海波澜,问八百里风烟何在,重来秋水辨鱼服。

这两个虽然题材不同,实则差不多,都是作狂妄语。
写景类若要狂妄,那么不妨用俯瞰的视角,千山万壑尽在我脚下的感觉。
写人类若要狂妄,不妨把自己代入到此人的至交好友,至少也要与此人地位平等。
咏物类就把自己当做那个物件,寄托些高大上的精神。

君山联最初的思路是:俯瞰洞庭湖为镜子,君山是妃子画眉毛用的青螺,下联再写写龙女,翻资料的时候发现这个思路古人已经用过了。于是就把自己代入到与洞庭神仙平等的地位,去遥呼道友。下联还是写龙女传说,既然跟神仙地位平等,那跟龙女自然也平等,再写得视野大一点,,沧海,八百里,就能在视觉上唬人了。

河联编了半天,河不像山之类还能有个风骨,所以最后写的其实是黄河,上联是黄河行进路线,下联大禹治黄河的典故,还是从大处入手,空间上吞纳百川,时间上苍茫千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6 21:4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各位心得,受益了。还有没说的呢,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中国楹联论坛 ( 沪ICP备11042154号

GMT+8, 2017-6-27 20:1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